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三十九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268 2020-03-09 16:53:45

  尸首消散成了点点灵光,向着茫茫雪原飘去,女子悲戚地抬手在空中抓着灵光,手中的灵光犹如细沙从指缝间流了出去。

  女子声嘶力竭地喊着“不要走,不要,不要”,雨水打湿了发丝,濡湿的贴在头皮上,像湿淋淋的海草,一缕又一缕,悲戚的神色让日光都不忍地躲到了云头里,天地间唯有雨声和哭泣声交织在一起似一曲悲壮的乐谱。

  灵光最终涅灭于天地间,女子无力地跪坐于地掩面哭泣。

  玄灵抬手想要抚摸她的发丝,给予她一点温暖,女子却忽然抬头重重地挥开了,女子眼底的眸光似凿碎的冰块,清凉无比。

  “你为什么不救他”

  “已死之人,何来救”玄灵的语气依旧淡漠掩盖了内心深处的悲伤。

  女子看着无悲无喜的玄灵,心中蛰伏的野兽猛然苏醒,她歇斯底里地朝玄灵大吼,显然已经忘记了尊卑法度“可以救得,可以救得,是你们这些高高在的人满口仁义道德,实在是虚——伪——至——极”最后的尾音拉的极长,似在泣血的诉说着扭曲的事实。

  玄灵眼尾余光忽地瞥见身后的一角白衣。原本想安慰女子的手,灵光乍现,玄灵声音陡然一寒“胡言乱语,藐视尊卑”

  女子被灵力震得撞在了树上,重重地吐出了大口鲜血,愤恨的眼神不甘的闭上了。

  穿着白衣的人见此情景,手中的灵力忽的消失了,他抱拳作揖“师傅有请”

  玄灵嗯了一声,转身正欲前往,见白衣人正向那女子走去,玄灵心头一跳“你为何不走”

  “这人胆大妄为,竟敢出言不逊污蔑师姐,定要好好教训一番”白衣男子不善的目光盯着昏迷不醒的女子。

  “让她待在那里,大雨冲洗她那卑劣不堪的心”

  白衣男子的脸上露出不愉的神色,惩罚竞如此之轻。

  玄灵顿了顿“告诉清理的人,将这雨水多延迟几个时辰”

  白衣男子脸上的不愉瞬间收了起来,喜笑颜开地走了“他定要让雨水下个一天一夜”

  玄灵见他走了,便也转身消失在原地,武场中雨水哗啦啦的下着,女子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师傅”玄灵跪在地上。

  玄空子威严的声音自里间传来“莫要自毁仙途”

  玄灵闻言瞳孔微微收紧,声音带着不自觉的颤抖“弟子谨遵教诲”

  “玄灵你是我此生最得意的弟子,我希望你不乱于心,不困于情方能立于不败之地。至于……”

  “玄灵知晓如何处置”

  “好了,下去吧”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欣慰。

  玄灵自此安心修炼,至于每十年的比赛,她再未参加,有人说她是为了赎罪,更多的人则是认为玄灵被那事恶心到了,在他们心里,玄灵应当是皑皑如皎洁清雪,似盛开在雪原上的冰莲,神圣而不可玷污,怎能被鲜血浸染

  孰是孰非,早已说不清了。

  回忆戛然而止,玄灵薄唇吐出几个字“节哀”

  云晕嘴角在笑,眼中的泪珠却在打转“我与云尘从小就是乞儿,孤苦无依,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圣域,我知他崇拜你,为你丢了性命是他的抉择,我不怨可是你呢,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嘛,对他竞无一丝一毫的停留,一挥衣袖不染纤尘走了,我怎能不恨”最后的一句话似咬着血肉。

  玄灵眼帘微阖,教人看不清眼中的喜怒,幽幽地说道“凡尘俗世不过是累人的枷锁,何必贪恋”

  云晕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的脸色又恢复了自然,整了整衣襟,转身说道“我在那场大雨中发了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我就发誓既然老天让我活了过来,必然不会辜负这老天的美意”

  玄灵沉默不语地看着已陷入恨意沼泽的云晕,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懊悔。

  “云晕”这时有人走了过来,低沉醇厚的声音似百年老酒醉人心尖。

  “司徒哥哥”云晕的声音甜美可爱,丝毫不见刚才的咬牙切齿。

  竞是司徒勒

  玄灵此刻被定在原地,动也无法动弹。司徒勒和玄灵从小不对付,此刻遇见他简直是冤家路窄。

  果不其然,司徒勒见玄灵此番狼狈之状,笑得愈加开心,“没想到啊,你也有虎落平阳的时刻”

  “司徒哥哥,你找我什么事啊”

  “如今,对圣女之位虎视眈眈之人颇多,我怕你一时得意忘形,耽误了修炼”言罢,折扇在云晕的头顶轻敲了几下。

  “知道了”云晕嘟着嘴,迈着莲花步,三步一回头走了。

  如今只剩下了玄灵和司徒勒。

  玄灵颇为无奈地想着“送走一尊大神,又请来一尊大佛”只是面上的表情却无丝毫变化。

  司徒勒眯着一双狐狸眼,上下打量着玄灵“这会你可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面对这个从小和自己比到大,一路比一路输之人,玄灵的语气也不再疏离“不过是趁人之危,也只有你会这么想——自己终于赢了”

  司徒勒的脸色瞬间铁青。

  玄灵似乎还嫌此刻不够热闹,继续火上浇油“我记得你小时候只要输了就会哭鼻子,那叫一个凄惨,边哭边说,玄灵你在众女修面前落了我的面子,我以后就讨不到媳妇了,呜呜呜,我讨厌你”

  果然司徒勒的脸色已经黑得可以和夜色媲美了。

  司徒勒扬手将玄灵身上的定身术解开了。

  “你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手下败将”

  玄灵在定身术解开的刹那,身子不稳地晃了晃,她本就病体刚愈,此前被云晕定了好长时间,猝不及防的被解开,她一手扶住了旁边的树。

  “喂,你怎得如此虚弱”司徒勒皱着眉,他一向很讨厌玄灵,自然不太关注玄灵的消息,只知道玄灵圣女位置不保,他还在心里偷偷高兴呢。

  玄灵没有言语,扶着树微微喘着气,平息着喉中的腥涩。

  “我可告诉你,我如今的女神是云晕,我俩的关系好着呢,你若是敢在我女神面前打败我,我就……”司徒勒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话,毕竟自己从小到大都是被玄灵揍着长大的。他有时候会想自己是不是有受虐体质,为何每次输了,还会兴高采烈地找她,最后他将原因归结于自己是男人要找回面子。

  “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还有我女神不喜欢你,你莫要在她面前出现,我不喜欢她不开心”

  玄灵努力压抑住喉间的腥涩,淡淡地说道“如今,她是圣女的大热之选,必然有很多人爱慕她,她此刻修炼,你就不怕别的男子对她殷勤”

  “我女神才不会那么傻,看上那些爱慕虚荣的家伙”司徒勒嘴上这么说,心却早已跑向了九霄云外,连和玄灵比试的心情也没有了,便消失在了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