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四十八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70 2020-03-17 10:15:48

  火凛勉强睁开了一条缝,似远似近地看着逐渐清晰的带着笑意的脸庞。

  “师姐”虚弱的声音,无甚力气的看向了火絮

  “你终于醒了,我都快担心死了”言落,似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红晕。

  火凛头痛欲裂,倒也没注意到火絮的不自然,他想要坐起来,手上却绵软无力。

  火絮见状忙把他扶了起来,“那天你急火攻心,所以晕倒了,爷爷替你输了灵息才勉强稳定下来,只是你体内的灵息为何掺杂着冰灵息”火絮不解地眨了眨眼看向了火凛。

  火凛垂下了眼眸,长而卷曲的睫毛在鼻梁上投射下密密的阴影,无甚血色的脸上,苍白更甚“被师傅救回来之前,曾蒙那位救过”

  火絮听到那位二字时,略带着的笑意也被冲散了似回忆般地说道“她是圣域千年以来最具天赋之人,也是最有可能得道之人,只可惜”火絮的声音渐渐小了。

  “只可惜什么”火凛问得极其艰难,这几个字似从胸腔里蹦出来。

  火絮看着火凛苍白的脸色,想着那位既是他的救命恩人,若是知道她的死讯,恐怕心神激荡之下,伤势更重了。勉强扯了个笑“只可惜,她太强了,我等望尘莫及”

  火凛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对着师姐笑了笑,少年眼中俱是真心诚意的笑,丝毫没有灰心丧气,“师姐,我们一定可以成为像她一样的人”

  火絮被我们二字羞红了脸,像绚丽的朝霞,灿烂美丽。

  火凛看着一向大大咧咧的师姐,不解地说道“师姐,你脸怎么这么红,莫不是生病了”

  火凛担心自己把病气过给了火絮,故而又往后挪了几寸。

  火絮抬头瞥了他一眼后,又飞快地低下了头,忙着站起身,含含糊糊地说道“我去看药好了没”

  火凛想着师姐今天好奇怪,那一场异样的大雪此刻也被抛在了脑后,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放松。

  忽地空气中灵力波动,火掌教出现在了房中。

  火凛忙掀开被子,就要起身拜见,一阵柔和的灵力托起了他的双手“不必了”

  “如今你已是吾火教弟子,根骨绝佳,天赋异凛,修习万不可急功近利”

  “弟子明白”

  “吾以替你清除了体内作乱的冰灵息,你好生休息吧”火掌教说完便消失了。

  火凛闭着眼眸感受体内灵息的走向,果然俱是纯正的火灵息,没有丝毫冰灵息的存在了。

  火凛落寞地躺在床上,想着与玄灵以往的回忆,甜蜜中带点忧伤,他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此生定要和她站在比肩的位置。

  魔域

  魔尊身上的威压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手中的信件几乎被揉烂。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一声比一声高,身上的戾气越发的重了,如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子压在了众人身上,稍有不慎,便葬身石下。

  魔尊的怒火仿佛一点就炸,大殿之上深渊般的寂静,无一人敢言语。

  魔尊眼中暴怒的风雨正在凝聚“尔等下去”

  “诺”众人如释重负地依次退了下去。

  魔尊转身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只见周围黑漆乌黑,台中央放着一块石头,散发着隐隐红光,石头中似有一个影子在愤怒地挣扎,却被石头内的结界挡了回去。

  魔尊晦暗不明地看着石中影子,而那影子赫然就是魔尊的样子。

  几百年前,魔尊率军攻打圣域,企图收复仙界,进而攻占人间。

  仙门道家节节败退,圣域也死伤惨重,鲜血将圣雪染成了一片血红,万里冰封的圣域就如炼狱般,到处都是鲜艳的红色,就连碧蓝的天空也夹杂着一抹惊心的绯红。

  魔尊站在圣域的高空俯视着血流成河的大地。

  玄空子焦躁不安地在圣殿中来回渡步。

  七大长老站在殿中静候待命,白袍上俱是一片血迹。

  “如今,只能借助圣石的力量”玄空子缓慢的声音在大殿的上空回响着。

  圣石,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万万不愿拿出的。圣域的圣雪全靠圣石维护,一旦圣石离开了圣域,圣雪将会迅速消失,这里将会被黄沙掩埋,成为一座死城。

  七大长老各个面露苦色,不拼是死,拼也是死,进退维难。

  玄空子明白他们的担忧“如今,若不借助圣石的力量,圣域难保,人间浩荡,吾打算把战死的弟子化为圣雪守护圣域”

  七大长老俱是一惊“化为圣雪意味着生生世世不得轮回超生”可他们明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魔尊看着即将收复的圣域桀桀桀的笑着,玄空子手中的圣石大放光彩,魔尊感到体内灵力在飞快地流失,他暗叹不好,想要抽身离去,可惜玄空子早已看出了他的打算,左手在胸前飞快的画着复杂的图形,魔尊被挡在结界内。

  “玄空老儿,我不会放过你的”

  玄空子继续催动着手中的圣石,额头上也留下了细密的汗珠。玄空子手中的圣石其实并不完整,圣石在几千年光阴中已生了灵智,投胎成人。

  玄灵便是圣石的另一部分。

  在地上斩杀魔兽的玄灵,看着高空中师傅愈见不支的体力,她咬牙将身前的魔兽逼退,跃上了高空。

  “你来做什么”

  玄灵一把将圣石抢了过来,催动灵力,玄空子艰难的喘着粗气。

  玄灵看了一眼玄空子,便将他送到了圣殿。

  “玄灵,你给我收手”玄空子向来无波无澜的眼中染上了惊俱害怕。

  玄灵冲玄空子笑了笑,就像儿时那般没心没肺地笑着,无忧无虑。玄空子是她此生唯一的亲人。

  手中的圣石似要吸干她的生命力,魔尊的身影也渐渐模糊,玄灵灵力不支,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一些渐撒在了圣石上,圣石顿时大放光彩,魔兽俱被耀阳的光芒化为了灰烬,底下的众弟子,纷纷停了手中的兵器,看着高空的一幕。

  玄灵像一抹流星从高空中翩翩落下,随即化为幻影,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了下来,厚厚的雪花掩盖了血迹,似乎圣域还是冰雪的世界,圣洁得让人膜拜。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圣域的上方哀声回荡。

  ……

  魔尊捏紧了手指,当年他拼死逃出了一魂,而其余的则被封印在石中,若要解除封印,必需要玄灵的鲜血,如今玄灵身死,他怎能甘心,身上的戾气向周围四散,砰砰砰的的石屑声从四周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