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四十九章前世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53 2020-03-18 18:47:18

  冷桦在府中饮茶,悠闲地逗着水里的鱼儿,微微上勾的唇角,显示着主人此刻颇好的心情。向来沉稳的魔界二殿下,心中正隐隐期待着玄灵的到来。

  “木管家,布置的怎么样了”

  木管家腰牌闪烁了几分,深知是主人召唤,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活计,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禀主子,一切准备就绪”

  “不错”

  冷桦眯着眼享受着午后的温暖,心中的急切,似要飞出来。

  “好了,下去吧”

  “诺”

  忽然空气中灵力微动,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紫色的衣袍华贵而精美,微挑的桃花眼似是无情又多情,长腿一迈,优雅地坐在了椅子上。

  冷桦眼未睁,凭着灵息便已知晓了来人,他一手扶额“表哥,可有何事”

  紫衣人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看着茶叶在水中打旋就是不说话。

  冷桦也并未多言,他这个表弟虽长得风流倜傥却是闷性子,若他不愿多言,就算打死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紫衣人盯着茶叶,良久没有多言,他在心中斟酌着该怎样开口,才不至于伤人心,虽然这本就是伤人心之言。

  “那位陨落了”

  仿佛平地一声炸雷,空间都好似扭曲了。

  冷桦猝然睁开了双眼,本该含着笑意的眼中满是凝结的冰霜,戾气在周围弥漫,心中咆哮着要杀人,宣泄怒气。

  “谁干得”这话冷静至极,但紫衣人知道冷桦越是愤怒表面就越是冷静。

  紫人复而又看向了茶叶,最终化为了一声长叹“你知道的”

  这话就像点燃了炸弹,午后的温馨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滚滚黑云在府中上空积聚。

  紫衣人抬手灵力挥向了冷桦,试图强迫他镇定。

  然而此刻的冷桦就似疯了般不管不顾地输送着灵力,黑云厚重的似有好几层,重重地压在府中,黑云边缘偶有一两道闪电窜着,雷暴在酝酿。

  府中下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爆裂的雷霆之怒,颤抖的身子在片刻之后,眼中充斥着疯狂之色,这是对强者的疯狂崇拜。

  紫衣人见自己无法干预,大吼着“你疯了吗!竞如此不要命了”

  冷桦终于将雷暴引来了,苍白的脸色带着虚弱,但语气却凌厉的似凛冽的刀锋“这群假仁假义的仙门道家,若不是他们逼迫,玄灵怎会陨落”

  紫衣人听到玄灵二字,原先焦急惊怒表情也染上了哀伤“那你也不必如此”

  “玄灵陨落,魔尊必回找到她的转世”

  冷桦的话语止住了,紫衣人明白,魔尊找到玄灵必会亲自将她捉到圣石前取血,解封印。

  仙魔人三界必将再次万劫不复。

  冷桦将嘴角的一抹血迹淡淡地抹去,迎接着雷暴的到来。

  “我会去禀报魔尊,说你雷劫到来,重伤,闭关修养”紫衣人看着雷光之下的冷桦,不再出手阻止了。

  “轰隆”

  携带着雷霆之怒的雷暴打入了大地,裂开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大地在雷电的暴怒下发出了闷哼声,府里众人俱是不稳地颤了颤。

  紫衣人看着在雷暴中盛开到极致的冷桦,忽然想到了姑姑。

  姑姑是鸟族最尊贵的公主却爱上了这世上最无心的王。

  万里红妆,百天宴席,众人皆道情深意重。可是表像下却是黑暗扭曲的爱情。

  姑姑举全族之力嫁给了她的爱人,魔王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收复了鸟族,扩张疆土,百年后姑姑诞下了冷桦。

  冷桦自一出生便荣获尊宠,而姑姑却在冷桦诞下不久后郁郁而终。魔王怜惜冷桦自幼丧母,更是对他有求必应。

  鸟族在百年的时间里早已对魔王俯首称臣,高声赞美姑姑嫁了个好夫婿,只是命太薄了,无福消受。

  紫衣人想到这儿忽然想笑,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滑落,魔王早已对鸟族的领土垂涎欲滴,姑姑与魔王的爱情不过是一场阴谋。

  他记忆中的姑姑明明是一位极爱笑的女子,明媚的笑容似能融化初雪,却在嫁给魔王后,渐渐笑容消失了,脸上更多的是哀愁。

  姑姑死后魔王虽不再娶,并下令“冷桦是他的下一任继承人”但他明白这一切不过是魔尊为了能更好的统领妖中之王——鸟族。

  鸟族虽大部分人表示臣服,但少部分人仍是继续听冷桦的命令,而这些人也是鸟族屹立妖界不倒的重要因素。

  魔尊暂时不动冷桦,目的就是为了收服那些人或是赶尽杀绝。

  “姐姐,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去了人间,遇上了一个满口谎话的骗子”桦夫人开始剧烈的咳嗽,似要把心肝肺都咳出来,鲜血一缕一缕地被咳了出来,苍白的脸色似染上了胭脂。

  “姐姐,表弟还小,你一定要撑住,我去叫鸟医”

  桦夫人拉住了他的手“没用了,我已把鸟灵珠给了桦儿,我想,他既然要控住鸟族,就不会轻易动桦儿的性命了”说完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此刻站在府中的紫衣人捏紧了拳头,姐姐被人骗了心,他绝不允许姐姐之子再被人骗了。

  在他看来这世上的爱情俱是不可信,都是骗子。

  紫衣人手中灵力闪烁,被雷暴劈的焦黑的冷桦在灵力的滋养下,渐渐恢复了原貌,消失在了原地。

  紫衣人整了整衣袍,俊美的脸上换上了阴郁哀伤,众人见此俱是纷纷上前安慰。

  魔尊端坐高位之上,冷桦府中的异样,他早已知晓,见紫衣人脸上的哀伤不似作假,关切地说道“桦儿伤势怎样”

  “表弟伤势颇重,需静养一阵子”

  魔尊听闻后,沉默了一阵,脸上的担心关切满满当当“愿夫人在天之灵保佑桦儿”

  低下众人又在纷纷感叹魔尊与桦夫人伉俪情深。

  紫衣人心中腹诽,惺惺作态,姐姐若是真得在天有灵,恐怕第一个灭的就是魔尊。

  紫衣人越看魔尊,越是恶心的想吐,这世上怎会有这般不要脸的人,姐姐明明是他害死的,还一副烂好心的模样。

  他觉得自己待不下去了,“臣告退”

  魔尊神色哀伤地挥了挥手。

  紫衣人差点把今早吃得饭菜吐出来,他赶忙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正在原地阿谀奉承的众人,一个个诉说着魔尊与夫人感人的故事。

  紫衣人退出去的时候,还在想明明是冷桦受伤了,他们不歌颂父子情深反而说起了姐姐和魔王的伉俪情深,果真为了收复鸟族,无所不用其极,真是收买妖心的好手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