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五十章陌上花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31 2020-03-20 12:38:19

  帝京十年,冬

  薄雾般的寒气在天地间蜉蝣,泌凉无比,昨夜刚下的霜雪仿佛给这大地披上了一层银装。

  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个个拉紧了衣领,试图将冷到料峭的寒气阻挡在外,鼻尖下的白烟缓缓的飘起,好似冬天烟囱上升起的烟雾,模糊了人影。脚上的鞋袜俱是湿透了。

  “这天可真冷”蹲在墙角,蜷缩着身体,不停的挫着手,试图暖和点身子,脚前破烂的碗里,一个铜钱都没有。反倒是那碗冷得似要冻掉指头。

  另一个乞丐闭着眼,脏污的脸蛋冻得通红,若不是鼻尖似有似无的白烟,恐怕不知情的人都要以为这人死了。

  天寒地冻,死几个乞丐很正常,皇家是从来不放在心上的,恐怕皇家人还巴不得多死几个臭虫。

  冬夜来的格外早,几个乞丐互相搀扶着哆哆嗦嗦地向着容身之所——破庙前行。这世间大概只有佛是最怜悯的,最一视同仁的,给了这些脏兮兮的人庇护之所。

  断断续续地婴儿啼哭声好似猫头鹰在枝头蹦跳,在这寂静无比的冬夜格外的清晰瘆人。

  这几个乞丐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不解,几人紧了紧身上本就破烂不堪露着大洞的衣服,加快了步伐。

  老旧的木门在凛冽的寒风摧残下,痛苦不堪地哼哼着,糊着纸的窗刺啦刺啦作响,似怨鬼地呼唤。

  婴儿吮吸着指头,大而明亮的眼睛紧盯着乐呵呵的老人,刚刚被喂了稀饭的婴儿打了个小嗝,小肚子一抽一抽的,甚是可爱。

  几个乞丐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他们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顿时脸上画了一大大的拳印。

  “老五”这一声喝厉,打碎了美好的画面,婴儿开始啼哭,响亮的声音似要震碎屋顶。

  这小小的声音似魔音穿耳,折磨着众人的耳蜗。

  “狗娃子,不哭了”老五上下颠倒着婴儿,轻轻摇晃。可惜婴儿越哭越响亮,漂亮的小脸蛋皱成一团,泪珠子大颗大颗地往下滴。

  几个大老粗顿时头疼得要命,刚刚厉声呵斥的老大走到了老五旁边,凶巴巴地盯着婴儿。

  那婴儿一见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的老大,顿时破涕为笑,咯咯地伸着两只小手要抱抱。

  其余几人眼色示意老大抱着小婴儿,毕竟他们都不想在忍受这魔音了。

  老大面色不善地抱起了婴儿,将自己本就破烂的衣服大部分都裹在了婴儿身上,他可不想让婴儿冻哭了,自己的耳膜受累。

  老大压低声音道“我们连自己都要养不活了,你还捡一个赔钱货,你疯了!”

  老五低头看着小婴儿,一手拨弄着婴儿的小爪子,逗着她,“我今早去捡柴火时在后山发现了她,她身上裹着的衣物很是华贵,我把那些衣物卖了,换了些米,还剩一点钱,全当养着她了”

  其余几人一听都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都齐刷刷地看向了老大。

  老大烦躁地摆了摆手“那就养着吧”

  老五笑嘻嘻看着婴儿“狗娃子,老大同意了”

  婴儿也笑呵呵地舞着双手。

  “不过,我不会白养着她,等到长到五岁时就跟着我们一起出去,干活养家”

  “好好好”老五双手举起表示赞同,他知道老大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在他们五人中最是好说话。

  “老五,她叫什么名字”老三一双眼滴溜溜地转,脸上也是一派欢喜。

  老五皱着眉,他是个粗人,这附庸风雅之事,他是万万做不来的,沉思着道“狗娃子”

  “噗”老三憋不住地笑了出来,周围的几人也是强忍着。

  “老五,我见一些千金大小姐都是叫什么凤歌,羽熙等等,你怎能起这名字,也太不符合……”

  老三一时顿住了,不知该如何称呼这捡来的婴儿“嗯……嗯……她昂贵的身份了吧”

  老五一时脸色通红,他们五人中只有老三上过几年私塾,顿时明白过来,老三是故意的,老五恼怒地看着老三“那你起”

  老三在空地中来回走了几步,身后的破烂衣服在漏风的窗纸下微微飘动,颇有几分飘逸的感觉,他略微沉吟,“不如就叫”

  “小姐的命,丫鬟的身,我看就叫狗娃子吧,贱命,好养活”老大冷冷地看着他们之间的闹剧。

  老三吐了吐舌头,老大都发话了,他自然是不敢在叫嚣着取名字了。老三乐呵呵地道“狗娃子”

  婴儿应景的在老大的怀中咯咯地笑着。

  “老大,她很喜欢呢”老三一脸兴奋的叫嚷着,似发现了新大陆,不停地叫着狗娃子,狗娃子,狗娃子。

  婴儿也在老大的怀里不停地闹腾着。

  老大看着一老一少在他面前晃,厉声道“今早外面是不够冷吗,还有闲情在这蹦哒,还不快去盛饭”

  “得勒”老三一溜烟地跑去了大锅旁给众人盛饭。

  老大的周围终于清净了几分,他眼光柔和地看向了怀中婴儿。

  婴儿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白嫩的脸上还残存着一些稀饭的汤汁,老大正要伸手替她抹去时,忽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才替婴儿抹去了汤汁“狗娃子”这一声饱含着无限的柔情。

  外面呼啸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卷起飘飞的雪花,纷纷扬扬地满天飞舞,似一只只银蝶,美得令人失魂落魄。

  破庙内众人吃了晚饭,早早地睡了,身上盖着的棉被也打了好几个补丁,呼噜声一下有一下的响起,以往寂静漫长的黑夜,如今也是格外的平和宁静。

  狗娃子身上的棉被尽管破烂不堪但盖的层数最多,此时吮着指头香甜地睡着,小嘴巴不时地砸着似在回味着什么,浓密的睫羽盖住了活灵活现的大眼睛。

  高位上的弥勒佛笑呵呵地看着芸芸众生。

  “阿嚏”老三打了个喷嚏,裹了裹身上的棉被,“好冷啊”。

  清晨总是格外的冷,太阳似被蒙了一层纱,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就连洒在身上的热源,也低了几度。

  老三拱了拱被子“真不想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