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五十二章陌上花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139 2020-03-21 11:01:21

  冬去春来,转眼间五年光阴已过去。嗷嗷待哺的狗娃子在五位爹爹悉心照顾下,已长成了一个上能爬树下能摸鱼的小女孩。

  “狗娃子”老大冲她招了招手。

  此时正在树前挖坑的狗娃子,连忙小跑着过去了,脆生生地喊道“大爹爹”脸上洋溢着春风般的笑容,让人一看心中欢喜。

  果然老大素来冷漠的脸上也染上了一层笑意“狗娃子,今天你要正式出师了,一会儿和三爹爹一起出去乞讨。”

  言落,老大伸手从狗娃子乱糟糟的鸡窝头里摘了几片树叶。

  狗娃子懵懂地听着,明亮的大眼睛里俱是好奇,她从小只被允许在破庙里玩,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去,小脸上是压抑不住地兴奋。

  沾满泥土的小手一把抱住了大爹爹,开心地喊道“谢谢大爹爹”

  “狗娃子,三爹爹有事嘱咐你”老三椅在门框上,脸上也挂着灿烂的笑容。

  狗娃子小短腿迈过门槛,费力地朝着破庙内走过去。

  老三欣慰地拍了拍狗娃子的脑袋,回忆般地说道“想当初,我也是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你养大……”

  “三爹爹”狗娃子打断了老三神圣的事迹,语气中带着小孩独有的撒娇。

  “好了,我们家狗娃子长大了,懂得撒娇了”

  老三突然收起了嘻嘻哈哈,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狗娃子,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要将那些事不放在心上,世人皆苦,你以后要多笑,给别人带去欢乐,别人才会觉得开心,才会多给你几个赏钱”

  狗娃子两排细白的小乳牙向两边各露一线,脸颊上立刻露出两个小小的漩涡,明亮的大眼睛弯成了月亮状,两条小细眉明媚的扬起,好似所有的烦心事都被统统地赶走了

  “三爹爹,这样行吗”

  老三笑呵呵道“狗娃子,走吧”

  狗娃子小手牵着三爹爹的大手,一路蹦蹦跳跳,哼着小曲,不像是去乞讨反而是准备春游。

  集市上很是热闹,人来人往,然而所有人再见到他们二人时,俱是让开了些许好似怕沾染到什么晦气。一大一小两人脸上都挂着大大的笑容,好似混不在意地走到了以往乞讨的地点。

  老三冲狗娃子点了点头。

  狗娃子立马会意,走到了场中央。不合身的破烂衣服像破布般随意地挂在身上,乱糟糟的鸡窝头,脏兮兮的小脸蛋上是让人看了心中欢喜的笑容,即使是冷心肠的人看了也要动容几分。

  妇人们纷纷围了过来,狗娃子这一招大杀器让她们动了恻隐之心。

  狗娃子奶声奶气地背着

  弟子规,圣人训。

  首孝悌,次谨信。

  泛爱众,而亲仁。

  有余力,则学文。

  父母呼,应勿缓。

  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

  父母责,须顺承。

  ……

  “真可怜,小小年纪就成了这种人”

  “唉,也难为这孩子还能背诵弟子规,我那孩儿现在还认不了几个字”

  “真可怜”

  周围的妇人纷纷奉献了自己的力量,碗里装了不少铜钱。

  “表哥,前面好生热闹”一个穿着华丽锦裳的小女孩拉了拉表哥的衣裳。

  正在店铺前看着剑的小男孩回过头来,蹙着眉看着前方黑压压的人头,明明七八岁的年纪却一副老成的样子,他看着轻语跃跃欲试神色,早已明白她心中所想,无非就是想去蹭热闹。

  “轻语,别闹了”

  “表哥”轻语拉着衣袖撒着娇。

  冷桦无奈朝隐在暗处的影卫点了点头。

  此时狗娃子的背诵已接近尾声,人群渐渐散开了。

  轻语好奇地走了过去,正准备拿碗的狗娃子,眼前冷不丁地出现了一双她从未见过的好看鞋子。

  狗娃子直起腰,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真是无一处不精致,狗娃子愣住了。

  轻语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孩像一个泥猴子,她回头正要叫表哥一起来看这个新鲜的玩意儿时,却见表哥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个泥猴子看。

  轻语心中顿时有了一股怒火,她正要推这个泥猴子时。

  “轻语,脏”冷桦快步走了过去将轻语和狗娃子拉开了几步距离。

  狗娃子撇了撇嘴,拿着破碗正待离开时,轻语又出声喊住了她“喂,泥猴子”

  狗娃子继续向前走。

  轻语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未受过如此侮辱更何况是来自下等人的蔑视,刚才看热闹的好奇心已被熊熊怒火取代,她恨不得将这个泥猴子烧死,什么玩意儿,自己可是皇朝最尊贵的公主殿下,她正要发怒时。

  一把冷箭措不及防地钉在了狗娃子脚的旁边,还差几寸狗娃子怕是整个脚都要废了。

  “听不懂人话是吗!”嚣张的男孩音冷冷地从背后传来。

  轻语眼中俱是得意之色,她等着看这个小杂种跪地求饶,然后自己在表哥面前上演一出悲天悯人的戏码,这种事她向来做得孰能生巧,毕竟皇宫中天天上演这种戏。

  不过,表哥刚刚替自己出头,害得自己不能亲自教训这个泥猴子,她心中颇有些不爽。

  狗娃子脚步一顿,冷箭在阳光下闪着白光,她虽是第一次出来但也明白自己恐怕是摊上了大事。

  狗娃子看向了远处三爹爹,此时的老三好梦正酣,懒洋洋地在墙头睡着,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好不惬意快活。

  狗娃子小脸苦巴巴地皱着,一双小腿僵直地不敢动弹,小脑瓜飞快地运转着,三爹爹临出门时说得话此时惊雷般在脑海中炸开,世人皆苦,唯有一笑解愁。

  狗娃子转身时,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明亮的眼中是不谙世事的懵懂和一丝欢乐。

  轻语怔住了,这和她想得不太一样,以往每次这种时刻,那些嫔妃们都是哭丧着脸,让人看了心烦,怎得这泥猴子笑得如此开心,那张布满污泥的脸看着也顺眼了许多。不过,她刚刚冒犯了自己的尊严,不可饶恕,她已经想好了待会儿让自己的影卫小小惩戒一番即可。

  冷烨皱着眉“笑得真难看”

  狗娃子心里咯噔一下,小脸上虽笑的明媚,心中却是万马奔腾,噔噔的心跳声如闷雷响在耳边,委屈地说道“我叫狗娃子,不叫泥猴子”

  轻语率先噗嗤笑了出来。

  冷桦好看的眉眼依旧皱着,老成地说道“那也要惩戒”

  狗娃子都快被吓哭了,眼前这个小男孩长着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她着实讨厌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