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五十三章陌上花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20 2020-03-21 21:53:31

  轻语见那泥猴子似要哭了,她脸上神色一转,柔柔地说道“表哥算了”

  狗娃子见那小女孩一改嚣张跋扈的神色,反而变得善解人意,她虽想不通为何,但她也是心思剔透之人,立马说道“仙女姐姐,神仙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人都是爱听好话的,轻语周边奉承的人太多,说得马屁话也太多,乍一听这别开生面的话,立马笑颜如花地说道“狗娃子,你可以下去了”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命令的味道。

  狗娃子立马麻溜的滚了。

  “表哥,我看她着实讨喜,不如把她养在宫中陪我玩”

  冷桦不悦地说道“她不过是连奴隶都不如的人,实在不配做你的玩伴”

  轻语状似苦恼地皱着眉,“我真得想让她陪我玩。”

  冷桦冷着一张脸往前走,轻语眼珠子滴溜溜转,在后面欢快地说道“表哥不如把她接到你的府中,这样我就可以常去找她玩了”

  “不行”

  轻语眼眶立马变红了,泪珠子似要掉下来,带着哭腔说道“表哥,你从前可是什么都应我,如今这是怎么了”

  冷桦回过头来无奈地说道“她真得是太下贱了”

  “表哥~”那一声尾音拖得老长。

  “行了”

  轻语立马欢欢喜喜地跑过来“那表哥我先回宫了,日后再去府中找你。”

  轻语欢快地在众人的簇拥中走了,“表哥,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轻语暗暗地捏紧了拳头,小脸上是明媚的欢喜。

  冷桦盯着轻语的背影,还未长开得少年面貌上俱是阴沉。

  此刻的狗娃子正蹦蹦跳跳地拉着三爹爹手哼着小曲,手中的衣带子甩的虎虎生威,恍然不知自己的命运在那两个小孩的谈论中决定了。

  忽地,她眼前一亮,小跑着过去,仰着头望着那一串串饱满的红果子,那小商贩见是个小乞丐,立马厌烦地说道“走走走”

  老三见狗娃子忽然跑开,一路寻找才发现狗娃子正在冰糖葫芦下面站着,小商贩见赶不走小乞丐,便一路转换位置,狗娃子锲而不舍地跟在后面。

  老三忙跑过去“狗娃子,不要乱跑,万一被拐走了,你让爹爹怎么办”

  狗娃子看着冰糖葫芦,低低地说道“三爹爹,狗娃子以后不会乱跑了”

  小商贩见又来了个大乞丐,直骂自己今天晦气,恶意地说道“哟,还以为自己多金贵呢,恐怕牙婆子还害怕拐卖了乞丐忍一身骚”

  这种恶言恶语老三听得多了,自然是不放在心上的,他担心狗娃子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便宽慰道“狗娃子,三爹爹给你去别处买糖葫芦吃”

  小商贩阴阳怪气地说道“糖葫芦可是十个铜板一串呢,我看你们连一个铜子都没有,少丢人现眼了”

  老三并未领会,正准备抱着狗娃子去别处买时,狗娃子仰着头,扑闪着大眼睛,脆生生地说道“那它甜吗”

  小商贩轻蔑地看了她一眼,鼻孔天,唾沫星子横飞“废话,当然甜了,我这糖葫芦可是十里八村最为出名的甜,每每哄抢一空,岂是你这种人能肖想的”

  “可是现在已经日落黄昏了,你的糖葫芦还有很多没卖,可见它并不甜,既如此,没钱的我们也照样看不上你那不甜的糖葫芦”

  “你~,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娃娃,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小商贩刚刚夸下海口,此刻被揭穿恼羞成怒,抄起摊子上的藤条作势就要打下去。

  老三一把抄起狗娃子,撒开脚丫子跑了。

  “你们这群不要脸的臭虫”小商贩骂骂咧咧地声音渐渐模糊了。

  老三将狗娃子放在了地上,笑着弯下腰“我的狗娃子,这次做得不错,三爹爹带你去买糖葫芦吃”,顺便刮了一下狗娃子的鼻子。

  狗娃子拉着老三的衣袖说道:“三爹爹,我们回去吧,我听好多小孩说糖葫芦吃多了会牙疼”

  三爹爹摸了摸狗娃子乱糟糟的头发:“狗娃子,这次咱们赚了钱,你是功臣,要嘉奖”

  “三爹爹,我怕疼”狗娃子笑着说道“我们快回去吧,要不然其它爹爹该担心了”

  老三眼中隐隐有泪水,他背过身子蹲下说道“狗娃子,快上来”

  “好勒”

  狗娃子笑嘻嘻地趴在老三的背上,小手紧抱着老三的脖子,不一会儿便呼呼地睡着了。

  回到宫中的轻语将众丫鬟遣散了出去,独留陪自己出宫的嬷嬷在身侧。

  “嬷嬷,我从未见表哥如此细致地看一个人”

  “奴婢观世子殿下的表情不似作伪,想来是真的讨厌那人”

  小小年纪的轻语生于皇宫大院中早已见识了各色各样的人,也习惯了戴着面具示人,此刻摘下面具的她没有小孩子的天真烂漫,反而是阴森森地勾着嘴角,“但愿如此,否则,定要扒了那泥猴子的皮”

  “你下去吧”

  “诺”

  “表哥,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就像魔咒般在轻语的脑海中回响,伴着她沉沉地入梦了。

  夜风携带着缕缕寒意袭来,走在山间小路的老三加紧了步伐,他怕狗娃子着凉。

  老大正在破庙里闭目养神,老二懒散地躺在破旧的蒲团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老四、老五正在做饭。

  弥勒福笑呵呵地看着众人,尽管供桌早已破烂不堪,但上面却不见一丝灰尘,反而摆着一些贡品,旁边还摆着狗娃子采摘的鲜花。

  吱呀

  众人都看向了门口,耐不住寂寞的老二正要开口时,忽见老三食指放在唇角做了个噤声,指了指身后睡得正酣的狗娃子。

  众人了然地闭嘴了。

  老三轻手轻脚地将狗娃子放在了蒲团上,替她掖了掖好几层破布。

  五个人方才小声地吃着饭,完毕后,老三将今早得来的二十个铜钱交给了管钱的老五。

  众人草草地洗漱完便睡了。

  世子府

  冷桦站在窗前看着皎洁的明月,今天的小乞丐,让他很是熟悉就好像刻在了心上。

  超出掌控的事情,让他烦躁地皱着眉。

  良久,方才熄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