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五十五章陌上花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200 2020-03-22 22:29:19

  冷桦:“你这是怎么了”

  狗娃子身上笼罩着恶梦般的恐惧,不停地打着哆嗦,明明是和煦的暖风吹在身上却冷得冻人。

  臭乞丐,无爹娘,泥里打滚,土里爬,像什么

  像臭虫,像臭虫……

  嘻嘻闹闹的童言稚语仿佛就在耳边回荡,小孩子们把狗娃子围成一圈,拍手称快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不想玩了,不玩了”狗娃子将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试图将自己保护起来。

  冷桦莫名地感到心痛,他将缩成一团的狗娃子抱了起来,温柔地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声细语的哄着“别怕了,坏孩子已被赶走了”

  埋在冷桦怀里的狗娃子,闷声地说着“爹爹”

  冷桦额头闪过一排黑线,他也才是七岁的年纪,不过看着狗娃子此刻脆弱的神色,他还是耐心的哄着“下来吧”

  狗娃子从他怀里抬起了头,湿漉漉的眼睛中满是冷桦温柔的神情,她忽然觉得这个小男孩也不似初见时候那么讨人厌了。

  狗娃子跳了下来,但看到那些侍女向她围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你们过来一人把她领下去洗漱即可”

  “诺”

  狗娃子怯怯地看了眼冷桦,但见冷桦神色里俱是不容拒绝的意味,她一步三回头地跟着丫鬟下去了。

  影卫:“主子为何对那小孩如此之好”,本来他是没有资格过问主子的事情,但他的任务是保护主子的安全,主子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孩如此之好,令他不得不询问,必要时斩草除根。

  冷桦看着单膝跪地的影卫,不悦地反问道“你觉得我对她好”

  影卫心中诧异,就连轻语公主都未曾得到主子这般神色温柔地对待,那还不叫好吗,更何况还是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小乞丐,但他明白此话绝不能说出口,因此中规中矩地说道“属下逾越了”

  “你下去吧”

  果然,以往属下逾越犯矩,主子绝不会这般轻易饶恕,看来他得多留意一番,影卫带着这种心思退了下去。

  冷桦回到了书房看书,看似专心致志,其实心絮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

  狗娃子不安地坐在木桶里,丫鬟们正在努力为她清洗,桶水变得乌黑一片,有一个丫鬟正在清理她背后打结的头发,狗娃子吃痛地抱住了脑袋,低呼着痛。

  “不过是乞丐的命,以为攀了高枝,让咱伺候了就成主子了,真是可笑”那丫鬟丝毫不理会狗娃子,手上的颈道丝毫不减,反而扯得更厉害了,狗娃子觉得自己的小脑袋都要被扯下来了,两只小手紧紧地抱着脑袋。

  桶水换了一遍又一遍,不知是第几遍水才变得清澈,上面撒了些许花瓣,若是以往她必然会抓着玩弄一番,然而此刻她只想好好地护着脑袋,她怕脑袋和自己分开了,几位爹爹认不出自己。

  这一趟洗漱好久才结束,狗娃子觉得自己好似脱了几层皮,任由丫鬟们摆弄着。

  其中一个丫鬟领着狗娃子去见主子,穿过层层小路,终于看见了书房的影子。

  那是一个很别致的小院,院中种了竹子,层层叠叠似绿色的大海,微风吹来,带着隐隐约约的花香沁人心脾,偶有一两只蝴蝶在花丛中戏耍。

  “主子”

  “进”

  狗娃子被领了进去,丫鬟也随后退下去了,屋中只剩下了狗娃子和冷桦。

  狗娃子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明亮的眼睛盛满了星星点点的笑意,整个屋子都好似亮堂了许多。

  冷桦本以为狗娃子会哭着求他,放她回家,未曾想见到如此暖人心的笑容,本以准备好的措辞深深咽了回去。

  狗娃子边笑边心想,看来三爹爹说得对了,逢人多笑笑,心情自然爽。果然讨人厌的小男孩脸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臭了。

  只是这小男孩怎么还不说话,她笑得脸都快僵了,狗娃子在心中忍不住腹诽,就在她快坚持不住时,讨人厌的小鬼终于说话了。

  “以后你就留在府里做我的贴身丫鬟”冷桦大发慈悲地说道。

  这算什么恩典,自己只想回破庙里当个开心快乐的小乞丐,狗娃子的不愉写在了脸上。

  “怎么,你不想”,在冷桦看来,脱离了乞丐的身份,这是自己赐与她无上的荣誉,她竟然还不知足。

  “神仙哥哥,狗娃子只想和爹爹待一块儿”

  冷桦气得将手里的书砸在了狗娃子的脚边,这令狗娃子又想到了初见时脚边的冷箭,她不免又瑟缩地退了几步。

  “你可知为何村里的小孩皆不与你来往,甚至随意辱骂你”

  狗娃子摇了摇头,在她看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理由。

  冷桦嗤笑道“因为乞丐是不配拥有身份的人”

  狗娃子愣怔了,她小小的脑袋想不通冷桦的大道理,但每次出去别人必是带着轻蔑的语气,她想冷桦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乞丐是天生不被人喜欢的。

  冷桦见狗娃子失落地垂着脑袋,有史以来第一次担心自己是否说得太重了,他沉吟了片刻道“你若想回破庙,也可,但若是你的爹爹们不要你,你怎么办”

  狗娃子立马抬起头神色坚定道“不可能”

  是吗,那就让我来摧毁你心中坚不可摧的信念吧,冷桦低声叫道“影卫”

  一抹影子迅速出现了。

  破庙

  狗娃子欢快地喊着“大爹爹,二爹爹,三爹爹,四爹爹,五爹爹,狗娃子回来了”

  可惜没有一位爹爹回应。

  狗娃子不安地走进破庙里,明明什么都没变,却再也找不到当初温馨的感觉了。

  供桌上摆着一串糖葫芦。

  狗娃子努力忍住眼中的泪水,将那串糖葫芦拿了起来。

  冷桦:“他们没有等你,已经走了”

  狗娃子安静地吃着手里的糖葫芦

  “别吃,脏”

  “几位爹爹或许是觉得狗娃子是累赘,所以三爹爹特意买了一串糖葫芦当作告别”狗娃子一口一口咬着糖葫芦,明明是甜滋滋却苦到了心里。

  此时的她还不明白权利压死人,一味地以为是自己出了问题,几位爹爹不要自己了。

  冷桦神色复杂地看着狗娃子咬着脏了的糖葫芦

  “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那跟我回府吧”

  狗娃子静静地躺在客房中盖着从未盖过的棉被,入梦了。眼角缓缓地留下了一行清泪,她尝到被人抛弃的滋味原来竞是这么难受,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心上啃咬。

  这一夜注定难熬

  冷桦在寝室里也睡着了。

  狗娃子,别怪我这么狠心,轻语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此事因我而起,我理应护你周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