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五十八章陌上花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53 2020-03-25 11:37:43

  黑影闪过

  影卫单膝跪地“主子”

  “去寺庙求福时,务必保护好灵灵”

  影卫眼中滑过一丝讶然,但依旧诚恳地说道“属下的职责是保护世子的安全”

  冷桦危险地眯起了眼“既然父上大人把你们派给了本世子,就要懂得谁是你们现在的主子”

  “诺”

  影卫消失在了视线中。

  冷桦手指一下又一下地敲着桌子,芳姨娘咱们的账该清算了。

  “王爷,如今城中妙龄少女接连遭罪,人心惶惶,皇兄为此甚是担忧,如今轻语公主与桦儿情投意合,桦儿理应携带公主殿下去庙里求福”芳姨娘轻轻捶打着王爷的后背。

  这话乍一听颇为合理,但细想也是有些许破绽的,可惜王爷此刻已沉醉在温柔乡里,自然是不在意的“好,就依你”

  芳姨娘柔柔地捶着后背,面上一派笑意,冷桦安心去死吧。

  芳姨娘过了一会儿回到了屋里,心腹丫鬟正在替她奉茶,“主子,这灵丫头也跟着去了”

  芳姨娘无所谓地说道“本来这次冷桦此去,必死去无疑,那丫头知道我太多秘密,留在府中也是要杀了的,不过她竟然跟去了,那就和冷桦死在一处吧”

  “也圆了这些年府中的盛传的流言,世子更是喜爱灵丫头。”

  “生不能在一起,死后可以做一对儿苦命的鸳鸯”

  “我真是个仁慈的主子”芳姨娘哈哈哈地大笑着

  “灵姐,你这是怎么了”小兰正在厨房里捡菜,看到一向沉稳的灵灵慌慌张张地在厨房里翻找着什么。

  “世子和轻语公主要去庙里求福,命我赶快拿一些吃食,我在找可有容易保存的干粮。”

  这王府一向规矩繁多,不到饭点,厨房是绝不会做饭的,一来可以保证饭菜的新鲜,二来也是为了保证大人的安全,倘若有谁在饭菜里面下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很容易被查出。

  小兰支支吾吾地说道“未曾听前院传来要提前做饭的消息,所以……”

  灵灵拍了拍小兰的肩膀,“那意思是什么干粮也没有了”在干粮二字上加了极重的口音,仿佛在强调什么

  小兰一拍脑袋,说道“今早还剩下十来个馒头,不过不新鲜了”说着又懊恼地捶着脑袋。

  灵灵见目的达成了,安慰道“你把那十几个馒头都给我打包起来,至于是否新鲜,就看主子的意思吧”

  “这~”

  “莫非你想挨打”

  小兰禀着或许还能侥幸逃脱责罚,立马麻溜地将那十来个馒头打包好了。

  临走时,小兰又惴惴不安地拉着灵灵的衣摆“灵姐,你可要帮帮我啊”小兰说得甚是委屈。

  这小兰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女孩子,被爹妈卖到王府里做事,一向兢兢业业,最为敬重芳姨娘脸前的大红人,灵灵安抚性地拍了拍小兰的手。

  王府门口停着十几辆马车,最前面的一辆最大,从外观看倒也是极普通的,但作为公主世子的马车,想必里面是极尽奢华。

  轻语公主轻撩帘子,看着王府门前的一众人,“走吧”

  冷桦正在马车里看书,闻言温和地笑道“还有一人未来,再等等”

  轻语有点吃味地说道“可是以前那个小乞丐”

  冷桦不咸不淡地说道“嗯”

  轻语百无聊赖地点点头“那就再等等吧”

  灵灵背着包袱,一路快步跑了出来,“世子安好,公主安好”

  “好了,就差你一人了”轻语公主不耐烦地说道,灵灵从公主撩起的帘子里看到了正在安静看书的世子,淡淡的光晕洒在长而浓密的睫毛上甚是好看。

  “诺”

  灵灵快步上了后面的马车,几个丫鬟正拥挤的挤在一处,见还有人上来,其中一个不悦地说道“本来就够挤了,怎么还有一人”

  灵灵不作理会地上了马车,坐在角落里,闭着眼。以她这么多年对芳姨娘的了解,这次外出芳姨娘必定会痛下杀手,毕竟府中不好下手,她一定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灵灵忽地睁开了眼。

  放在灵灵包袱上的手,尴尬地停在了那儿,“我就是看你睡着了,怕你睡得不舒服,想把这包袱往别处挪。”

  灵灵紧紧了包袱,她撩起帘子看了眼外面,原来已走到了清竹林。

  一小厮忽地在马车外面说道“灵姑娘,世子请您一叙”

  灵灵心里一紧,但面上仍旧镇定地说道“诺”

  同一辆马车的几位丫鬟立刻叽叽喳喳了起来。

  “她怎么那么好命,竞能去世子的马车”

  “看来她不必像我们一样挤了”

  “靠着一张脸,狐媚主上”

  酸溜溜地说着贬低的话,内心却是羡慕嫉妒恨。

  灵灵心中冷嘲着,自己过去是当轻语公主的替死鬼,果真是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丫鬟。

  灵灵上了世子的马车,轻语公主已不见了,大概是被藏在了后面的某辆马车里。

  冷桦还在悠闲地看着书,灵灵上来也未曾抬眼。

  “主子,奴婢的命就那么贱吗”

  冷桦抬起头来,看着懊恼地灵灵就像在看一个无缘无故耍脾气的小孩“听话,保你一命”

  “把这面纱戴上”

  果然,即便已到了这个时期,他还在冠冕堂皇地说着大道理。

  灵灵不再言语了,她心中就不应该有些许期盼,这么多年的演戏,她差点当真了。

  马车不知何时已走到了一片开阔之地,四周荒无人烟,哒哒的马蹄声整齐划一地响在耳边,侍卫们威风凛凛地坐在马上,灵灵也正在暗自思索自己该如何逃命

  忽地破空之箭向着马车方向袭来,冷桦一把将灵灵压在了身下。

  后面的马车也乱成了一团,侍卫们正和蒙面的黑衣人扭打成一团,显然会武功的一群黑衣人占了上风。

  冷桦怀里抱着灵灵一路杀,黑衣人见公主就在冷桦的怀里,渐渐地周围的黑衣人变多了。

  冷桦武功虽高,但面对众多人的袭击,本身就自顾不暇,还要护着怀里的灵灵,身上的伤口多了许多,灵灵脸上渐了许多血,裙摆上的血迹斑驳错杂,她错愕地睁大了眼,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

  后面侍女们哭天喊地的叫声像是为这场厮杀呐喊,血流了一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