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五十九章陌上花开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54 2020-03-27 17:29:06

  和冷桦僵持的黑衣头子,忽地高喊一声'“所有人格杀勿论”

  灵灵透过冷桦怀抱的间隙看到了刚刚和自己还同乘一辆马车的几位侍女倒在了血泊之中,双眼死不瞑目地瞪着,脖子上的血涓涓地流着,杀人凶手还在放肆地杀着。

  灵灵抬头看着一向玩世不恭地冷桦此刻紧抿薄唇,神情严肃,额头上的细汗有几滴落在了她的睫毛上,微微的喘息声一下一下地响在了她的心房。

  “禀主子,有一女子高声称自己才是轻语公主”

  “哦”黑衣头子冷笑地看着包围圈中不住喘息的世子,他挥了挥手,周围的属下迅速退了下去。

  他像一个胜利的王者般走了过来,“谁是真正的轻语公主”

  “表哥”被押解过来的轻语害怕般地叫着,大大的眼中满是惊慌失措,一直生活在安逸环境中的她,突逢变故,此刻犹如受惊的小鹿般急需寻找温暖,此刻的冷桦是她的救世主,只要冷桦的一句话,她就安全了。

  自从轻语公主出现,冷桦的心一直咚咚咚地跳着,灵灵靠在冷桦的怀中,那是离心极近的位置,可惜终归不是为自己而跳动。

  所有人都在看着冷桦,等着他的决定。

  冷桦温柔地看着灵灵,那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好像自己是她至死不渝的爱人,他在灵灵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

  灵灵心里很疼,好像有刀子在割着自己,每次,每次,只要轻语公主有了危险,他总会这么看着自己,她小声地说了句,我想活着,可是他只给了自己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灵灵闭着的眼睁开了,她从冷桦温暖却又寒人心的怀中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死亡。

  “表哥”轻语一把挣脱了周围人的钳制,她从未见过表哥如此模样。

  “我不是让你走吗”冷桦猩红的双眼令奔过来的轻语顿住了脚步。

  “我,我,我担心你”轻语双眼也红红地似要哭出来。

  “呐,既然人都齐了,不相甘的人就”黑衣头子做了个杀的动作。

  灵灵想自己这一生无父无母,小时被人欺负,长大被人欺骗,还真是人心凉薄。

  灵灵绝望地闭上了眼,唯愿来世不爱不恨。

  长刀在眼前划过一道冷光,“灵灵”,冷桦背在后面的手忽地伸出,“叮”火光碰撞,长刀滑落。

  “还真是不听话”黑衣头子状似不经意地说道。

  “冷桦,我可是为你好,这女子留不得,不管是日后还是将来都会阻你道路”

  冷桦冷冷地看着他“你不是芳姨娘的人,你到底是谁”,冷桦清楚自己侍卫的实力,不可能如此不堪一击,还有轻语也不对劲,她虽讨厌灵灵,但绝对不会这么没脑子跑回来。

  灵灵大脑飞快地转着,她朝四周看了眼,都是开阔之地,唯有东边有竹林,如果摆脱了这四个看管自己的人,她一鼓作气地跑,大概也需要半盏的茶的功夫。

  “那个凡人派来的杀手,我已经解决了,如今,我是为取她的命”黑衣人手指了指灵灵。

  “表哥,等你恢复记忆一切都变好了”轻语轻声安慰着。

  冷桦看着这两个都说是为自己的好的人,眼里情绪不明,“我不需要”

  黑衣人:“啊,还是你没失忆的时候懂事”

  “可惜,如今还不能恢复你的记忆,否则就要引来了那个人”

  冷桦:“别动她”

  “这可由不得你”,黑衣人正要杀了灵灵时,忽地一阵狂风刮来,他的面色慎重了许多,这气息,看来是魔尊的随侍来了,魔尊怕也离这不远了。

  当初冷桦为了找到死后投胎转世的玄灵,也入了轮回。而这黑衣人就是冷桦的表哥,在冷桦入了轮回后,他找到了轻语,说服她也入了轮回。

  但凡魔族入了人间,自身的魔力都会削减到十分之一,这是天道的束缚,这也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冷桦和轻语转世的原因。

  他让轻语恢复了记忆,却迟迟不给冷桦恢复记忆就是担心魔尊会寻着味过来。如今这走狗过来了,看来自己的担心成真了。

  随侍乘着黑雾缓缓下落,“魔尊需要那位姑娘,大人不会阻拦吧”

  黑衣人笑了笑,“你说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随侍说完就动起了手,冷桦想要跑过去护着灵灵,却被黑衣人魔力定在了原地,黑衣人和轻语互相看了眼,轻语便立马和随侍动气了手。

  冷桦愤怒地看着黑衣人,黑衣人手中魔力运转,冷桦头痛欲裂的抱着脑袋,黑眸渐渐转换了颜色,隐隐有暗红在流转。

  看管灵灵的四人也加入了战局,灵灵不动声色的向着竹林方向狂奔。

  这随侍本该魔力并不强横,不知用了什么秘法,气势大涨,黑衣人和轻语的联手逐渐被压制,魔尊的气息越来越近了,随侍桀桀桀地笑着“我这秘法可是魔尊亲自传授的,用城中数名少女的鲜血,就过九九八十一天的炼制所成的血丸,不仅可以提高实力还可用来追踪玄灵的下落,你们就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黑衣人和轻语被震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手中的攻势愈发慢了。

  他着急地冲冷桦喊道“还不快杀了她,你想让我们的努力前功尽弃吗!”

  冷桦抬起头,他笑了,他一切都想起来了,自己入凡尘就是为了阻止魔尊得到玄灵的血,可是,他真的下得去手吗!

  黑衣人和轻语的情势也不妙,“快动手啊”

  灵灵面带微笑,近了,近了,她看到了生的希望,再差几步就到了。

  一把长剑透心而过,这剑正是当初自己五岁时和冷桦第一见面时看到的剑。

  为什么黑衣人来袭,你哪怕伤痕累累也要保护我,如今却要亲自杀了我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灵灵带着无望的恨意闭上了双眼,像一只惨白的蝴蝶落入了冷桦的怀中,这怀抱不再温暖,冰凉得可怕。

  黑衣人见玄灵死了,立马松了口气,魔力逼退了随侍,带着冷桦和轻语消失了。

  就在他们前脚刚走,魔尊后脚携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到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