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六十二章缓缓归已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216 2020-03-29 15:56:03

  圣殿的气氛一时僵硬着,火凛因功法的缘故,大言不惭的说着大话,“放眼仙魔二界,谁敢与圣女匹敌”

  七大长老则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本来以玄灵的修为和灵力,他根本不用担心,可是,当年封印魔尊的圣石被带带回了魔域,玄灵是圣石的一部分,若是被有心之人发现,她的灵力不仅会被封,更有可能陨落。

  风格见长老的脸色不好看,悄悄用灵力提醒了下火凛,示意他别再说了。

  “好了”

  大长老打断了火凛滔滔不绝的言辞,“如今,圣女身陷困境,尔等谁愿前往”

  司徒勒:“我愿”

  云晕:“我愿”

  风格:“我愿”

  火凛:“我愿”

  这四人不约而同的向前一步禀明决心。

  三长老未免人数太多打草惊蛇,他清了清嗓子,“你们都是圣域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也是圣域未来的希望,此去,乃是生死之战,你们同样关乎着圣域的安危,此去人数定为三人,分别为司徒勒,云晕,风格,可有异议”

  火凛不服气地说道“我也要去”

  三长老:“你忘了火掌教临终前的嘱托了吗,你去了魔域万一有个好歹,如何向他老人家交代,你对得起火絮吗!”一连串的质问将火凛问懵了,一个是他此生誓要守护之人,一个是他师傅临终之托。

  火凛最终后退了一步。

  “既如此,你们即可前往魔域”

  三人俱化作流光消散了

  “尔等退下”

  “圣雪光辉,生生不息”

  三长老疲惫地坐在椅子上,扭头看着还在向远方眺望的大长老“你会怪我把你的宝贝孙子派出去执行这生死任务吗?”

  “当年,我为了让他渡过死劫,硬是将他的情丝和云晕的连接在一起,结果害得他不人不鬼,躺在床上久久不愿醒来。如今,我只希望他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追求幸福”

  三长老看着圣殿上空飘飞的白云“我们都老了”

  魔域

  大床之上的女子悠悠醒转,长睫颤巍巍地睁开,身上还残存着大战之后的无力感。

  “姑娘,你醒了”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侍女高兴地说道。

  “这是哪”

  那侍女将玄灵扶了起来,在她身后放了个枕头。

  “这是魔尊的寝宫”

  “什么”玄灵大惊失色,她正要运起灵力之时,却发现灵力又再次阻塞了。

  “我还从未见过像姑娘一般好看的女子,就连魔域的第一美人都不及姑娘好看呢”那侍女可爱地眨巴着眼睛。

  玄灵正要询问有关信息时,却见那侍女一拍脑袋,“姑娘醒来,魔尊定会高兴”,说完便欢欢喜喜地跑了。

  玄灵勉强下了地,身上的衣服早已换成了白色的寝衣,不知自己这一睡,睡了多久,她四处打量着屋子,大的惊人,奢华得令人惊讶。

  “你醒了,怎么不好好待在床上休息”低沉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参见魔尊”的敬畏

  玄灵扭头看去,“原来,你竞是魔尊,我还以为你是魔域的二殿下”

  “你们仙界向来瞧不起魔域的污秽,自然是不愿意多打听魔域的消息,你如今不知道,也是应当的”

  “你”玄灵不再理会

  这厮竟然得寸进尺,一个闪身将她拦腰抱起,玄灵怒目而视,可惜美人的愤怒不仅没有起到威慑反而在旁人看来竞有种欲拒还迎的意味。

  周围的侍女默契地关上了门。

  玄灵以往仗着自己灵力高深,对待轻薄之人向来是不留情面的冰锥,如今灵力被封,她就是拔了刺的花露出了令人想要采摘的芬芳。

  “灵力亏损巨大,自然是要好好休息的”

  玄灵再一次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你并未封我灵力”

  “上次你我大战,你强行提升灵力,导致如今灵力亏损,修养一阵就好了”

  玄灵心中暗自窃喜,看来在盛蕾城时,自己的灵力才会被封。不过为何自己的灵力会被封印,她可不相信是因为剑亡的缘故,毕竟剑亡的主人就在这儿,修炼这魔尊的级别,想来早已人剑和一了。

  冷桦在玄灵的额头轻吻了一下“你休息好了,可以随处逛逛,这里的风景很美的,我去筹备咱们的婚礼”

  最后一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自己可是圣女,怎可嫁于魔尊,冰雪般的脸上出现了裂痕。

  冷桦看着她吓傻了的模样,宠溺地摸了摸头,便消失在了原地。

  圣域的长老恐怕还不知道自己身陷于此,看来只有尽快恢复法力,才能逃脱。

  轻语正在魔域的大街上随处转着,瞅着好玩的东西便抢过来,那小商贩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哭说不出,毕竟谁敢和魔域大小姐抢东西。

  “喂,你们听说了吗,咱们魔尊要举行婚礼了,好像是和圣域的人”

  “这个我知道,是圣域的圣女,我路过城墙时看到了粘贴的告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

  司徒勒等人眼中神色沉了几分,默默地离开了。

  轻语皱了皱眉,下一瞬也消失在了原地。

  玄灵正望着窗外发呆,房间忽然出现了一人。

  “果真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轻语轻佻地说道。

  玄灵柳眉微蹙了几分,淡淡地说道“你是谁”

  “原来是个冰美人”轻语忽地闪身到了玄灵的旁边。

  玄灵不适地往后挪了挪。

  “我听说魔尊要娶你”

  玄灵听了心中就厌烦,脸上也不自觉地带了烦躁的表情。

  轻语好像见到了新鲜事,魔尊长得帅,身份高贵,这天下的魔女哪个不想嫁给他,这人偏偏还一副厌烦的表情。她一下子来了劲儿“你叫什么名字”

  玄灵想了想:“单名一个灵”

  “灵”轻语喃喃地重复着,神色变得落寞了几分,似想起了什么。

  玄灵见她表情变得奇怪了许多,“可有何问题”

  轻语定定地看了她几眼,转身拉着她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两人身在冰窖里,没有灵力的玄灵浑身打着抖。

  “莫非你是凡人”轻语的语气中含着一丝惊讶和不易察觉得兴奋。

  玄灵没有言语,只是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她,莫非这人想把她冻死在这儿。

  “太好了”轻语欢快地喊着,她在玄灵身上施了个小法术,顿时周遭的寒冷被驱散了。

  她拉着玄灵走到了一处冰棺前,冰棺里的女子静静地沉睡着。

  玄灵莫名地感到哀伤。

  “她是表哥此生挚爱之人”

  玄灵看着轻语悲伤的表情,“她为何在这儿”

  轻语的指尖留恋地在冰棺上滑动,将自己和表哥以及这位女子在凡间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玄灵在听到冷桦亲自将女子杀死时,她心很疼,她颤抖地问道“为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