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六十四章回神

每天都奔跑在作死的路上 爱吃蔬菜dj 2054 2020-03-29 22:29:55

  玄灵自迷蒙中睁开了双眼,不辨情绪地说道“这是石中世界,花朝国不过是圣石构造出来的一个假像罢了。”

  冷桦抱着玄灵,“大祭司就是被封印的老魔尊,如今,上官婉和大祭司相互勾搭,想必登上皇位的条件就是你的命”

  “我一直以来都好奇,为何在盛蕾城,我的灵力会被封印,盛蕾城的人会被做成活魁,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玄灵感到一丝疲惫和倦怠“雷妄故意引我亲自去盛蕾城,不过是因为那里的人早已变成了活魁,老魔尊带着圣石在那里等我自投罗网,本来受圣石的影响,我的灵力尽失恐怕难逃一劫”玄灵定定地看着冷桦“是你救了我”

  “如今,你打算怎么办”

  “司徒勒死了,云晕死了,风格也死了,你能进石中世界,是因为你是魔尊的血肉,那我呢”最后的问句,她说得极轻,好似在自言自语的问着自己的心。

  冷桦听着玄灵答非所问,他心中莫名地感到害怕,好似玄灵会走掉,他紧紧地抱着玄灵“别担心,一切有我”

  玄灵安抚性地拍了拍冷桦的后背,“我们都会没事的”

  “去找上官婉吧”

  冷桦抱着她飞檐走壁,几个闪身间便来到了,天后的寝宫外。

  哀声一片,真心哭地又有几人。

  上官婉趴在床榻紧紧地握着天后的手,哽咽地说道“母后,孩儿一定会做稳这江山,好好照顾灵儿。”

  众大臣面上哀伤,心里却都在打着主意,如今并未见立后诏书,这皇位,谁来做,他们怎么站对,成了他们目前最担忧的事了。

  大祭司冲旁边的一个大臣使了个眼色,那人立马会意,连滚带爬地跑到了上官婉的旁边,“殿下,我等一定会尽全力辅佐。”

  大祭司也适时地补充到“殿下乃顺应天命”。

  其余大臣,你看我,我看你,正要开口说时。

  玄灵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那一刻殿中肃穆的可怕,无一人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玄灵,仿佛那一刻她的出现是众望所归。带着面具的大祭司,背后的脸恶毒的扭曲着,手指捏的嘎吱作响。

  玄灵的目光透着坚韧,说话铿锵有力,“我身后乃是巫族,尔等想必也知道巫族的术法吧”

  冷桦如闲庭散步地走着“我,背后的黑域势力,也是听殿下'指挥”,冷桦充满爱意的眼睛看着玄灵,单膝跪地,似在宣誓。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可了不得,单说巫族的势力便神秘的可怕,再加上黑域的势力,情势急速弯转。

  上官婉危险地眯着眼,“看来阿灵誓要与姐姐为敌了。”

  大祭司不露声色地后退了几步。

  文琅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上官灵,你太过份了”

  玄灵笑了笑“你不配”

  “你”文琅气得眼睛都红了。

  “大臣们,你们可还有异议,想必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怎么做了吧”

  大祭司冷哼一声,“上官灵,你以为这样,你就能得逞了吗,你太天真了”锁

  随着话落,一批活死人歪歪斜斜地在门外抓挠着。

  玄灵神色变了几分,大臣们听着门外哼哼的声音,个个蜷缩在地。

  门外张牙舞爪的人被皎洁的明月倒映在窗纸上,似有似无的阴风刮的的人毛骨悚然。

  “大祭司,我们拥戴你当皇帝,放过我吧”

  其余人也附和着,个个涕泗横流。

  “我要你们的命做什么,从始至终,我不过是只要一人性命”大祭司看向了玄灵。

  “殿下”众大臣向着玄灵苦苦哀求着,轻飘飘的二字所有的意思都包含在内了。

  花朝国的殿下要保护她的子民,哪怕是舍身。

  玄灵闭了闭眼,复又睁开“我曾经做过的蠢事,再也不会做了”

  众人面如死灰。

  大祭司“上官灵认命吧”

  “哈哈哈”玄灵放肆地笑着,“我从不认命,我的命我做主”

  玄灵“时间估计是到了”

  大祭司“什么”

  文琅笑着说道“近些年多谢大祭司的栽培之恩,才让我学到控制活魁之术”

  “你竞是假意入魔”

  “妹妹,这些年受苦了”上官婉向着玄灵走了过去。

  那夜上官婉和玄灵的计划就是当年的请君入瓮,来一场姐妹反目。

  玄灵“你的活傀乃是花朝国大害,若不尽数铲陈,必会危害花朝国根基,而巫族的势力,我根本就没有,巫族早已隐居不问世事,怕是入口都难以找到”

  “你们竞骗我”

  玄灵“若不如此,如何让你将那群人呼出来,你输在狂妄自大”

  门外的抓挠声已停止,众大臣都庆幸的松了一口气。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杀了我,我实话告诉你,这是圣石的世界,你的那些属下并没有死,他们和你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但倘若我死了,你的那些属下就会为我陪葬,还有我的好儿子,冷桦为了恢复魔力已向这个圣石献祭了生命,那可是在燃烧着命魂帮你,一旦我死了,他也会跟着魂飞魄散,你舍得吗,舍的吗”

  玄灵沉下了眼。

  上官婉和文琅走了过来“圣女,不要管我们了”

  已恢复记忆的云晕和司徒勒抱着必死的决心说道。

  “你们是什么时候恢复得”

  云晕“红莲手串散发光芒的时候”

  “原来竞也是今夜”玄灵看向了云晕“那风格呢”

  云晕“风格,风格,他,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成了巫族族长,但现如今已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

  玄灵明白他死了。

  大祭司看到他们一个个都不怕死地说着,他慌了,“玄灵,这可是你们巫族的至宝圣石,关乎着你们圣域的存亡,你真的要毁了它吗?”

  玄灵抬起眼看着他“这已经不是圣石了,它已被你同化成了魔石”

  风格之所以死了就是为了镇压它,巫族的使命世代镇压魔石,他到死都在想着自己的安危,,玄灵的眼眶湿润了。

  “这一切过错,就让我来纠正吧”

  “玄灵”冷桦嘶吼着

  司徒勒和云晕泣不成声

  他们此刻被定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玄灵奔向了死亡。

  大祭司身体化为了碎块,玄灵消失了,而他们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