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的暖暖小太阳

第3章

我的暖暖小太阳 萧夜阑 3168 2020-01-13 12:43:57

  沈暖瑟瑟发抖,不知所措,想躲在队伍中间。

  与其相反的许珺默就想好好研究研究里面的摆设。

  闫安满满的不乐意显现在脸上,自己好歹也是男生,怎么能让女生打尾。

  故而构成:姜忱,沈暖,许珺默,闫安,的队伍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开了牢房式的大门,排成一列缓缓进入。

  沈暖左顾右盼,生怕突然出现什么东西。

  里面的走廊又矮又窄,窄到如果是胖一点的人进去只怕是得贴着走了。

  不知道设计师的想法,可能是为了让他们不好逃跑?

  索幸四人的身材都非常标准,尤其是沈暖简直可以说是瘦弱了。

  姜忱闫安因为身高,略有憋屈,有苦说不出。

  工作人员打开一扇小门,移开步伐让四人进去。

  “他们不会攻击我们吧?”

  等了半晌也没有人回答她,沈暖缓缓转身,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早已离去。

  房檐上摄像头上红晕的灯光一闪一闪。

  里面貌似是一间病房,最独特的竟然还是上下床,床上全挂着白布条。

  是不是有“鬼”藏在上面的床往下抓人,沈暖怕床底下会伸出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儿躲。

  里面放了床比刚刚还要窄,昏暗的甚至除了白色的被单什么也看不见。

  走了约莫十来步发现有一扇门,姜忱推或者拉都不能将其打开。

  最后面的闫安递上一盏发着红光的蜡烛灯,“那扇门估计是工作人员使用的,对咱们来说就是个假门,咱们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门吧。”

  许珺默看见闫安给姜忱递的灯,“嘿,你哪来的灯?不是说不让带么,你藏的?这灯还蛮有创意……”

  闫安很平常的说,“刚刚床底下伸出来一只手,然后递给我一盏灯,我就收下了。”

  ???还有这种操作的撒?

  姜忱发现右边还有一条路,但是那条道的病床缓缓爬下来一个化着浓妆的“鬼”,一瘸一拐的向四人走去。

  沈暖看见那条路边上好像还有一扇门,可是又有鬼挡着,拉着姜忱的衣服不知所措。

  姜忱自然感觉到沈暖在拽自己的衣服,一向淡然的他他唇角微微勾起,荡起好看的弧度,腾出一只手向后握住了沈暖的手。

  沈暖猛然一惊,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姜忱轻抚,“乖,抓紧了。”

  沈暖:“……!”

  沈暖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被姜忱握住的那只手心烫烫的,溢出了小汗珠,心里小鹿乱撞。

  “砰砰砰”

  这下倒是真没有闲心去想那只鬼了。

  姜忱知道沈暖没有再挣扎,心里很是高兴,嘴角的弧度不断放大。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亲近一个女生,也是第一次产生了想要不断靠近人的感觉。

  他神色漠然地和“鬼”交流,“请问门在哪里?”鬼又重新坐回病床上,指了指身后的门,然后为他们让开了路。

  沈暖想也没想到里面NPC这么好心,还能告诉玩家信息?看来也不是很难嘛。

  接下来就让沈暖知道到底难不难了……

  姜忱拉着沈暖的手朝门走去,后面的许珺默没有注意他们俩,反而闫安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闫安小声唠叨:“……狗男人”

  路过鬼旁边时,沈暖的手微微发抖。

  姜忱松开沈暖的手,转而把胳膊从她腰后半搂住她。

  沈暖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姜忱搂在怀里了,但她没有反感他的行为。

  她的脸靠近他的心脏,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声,不知是她自己的还是身旁这位温润如玉的少年的心跳。

  满嘴•NPC•狗粮:“……”啧。

  他把手伸向了在沈暖后面的许珺默,然后很成功的抓住了许珺默的胳膊,发出“咦啊啊啊”的惨叫声。

  许珺默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一凉,然后被那只鬼拖向病床。

  许珺默:“……what happened?”

  许珺默挣扎了半天也没有挣扎开,眼看就要被抓走了,后面的闫安默默抓住那只手,然后说:“我们有护身符。”

  这时许珺默才想起来说“咒语”这件事情,猛然说了好几遍“我有护身符,我有护身符……”

  鬼看了一眼许珺默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手,许珺默还和鬼对视了一眼,她深深感觉到鬼鄙夷的目光。

  许珺默:“……”我不服。

  姜忱打开门以后,松开了搂在沈暖腰上的手,重新牵起她娇软的手,她心里一阵暖流经过。

  四人又进入了另一间房间,这间房间里比刚刚安静了许多,刚刚那间房间还有嚎啕和哀怨呻吟的声音,这里却静悄悄的,门关上以后更是连隔壁房间的声音也听不见了,不得不说鬼屋的隔音还真是好。

  沈暖被姜忱拉着一只手,强行让自己镇定,表现出不是很害怕的样子。

  他们四人把这间房找了个遍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NPC了,沈暖松了一口气。

  这时闫安戳了戳沈暖后背,“沈暖?你有没有看见许珺默?”

  沈暖向后回头发现后面除了闫安一个人也没有,刚松的一口气突然被提起来,心里上上下下翻滚折腾,手脚颤抖,慌作一团。

  姜忱感觉到沈暖突然紧张起来的样子也回头看,发现许珺默真的不见了……

  “默默呢?”沈暖声音微微颤抖,姜沐礼紧紧抓住沈暖的手,生怕沈暖等会也不见了。

  “刚刚好像还在,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闫安眉头紧蹙,问“她什么什么没音的?”

  沈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刚珺默还问我有没有看到NPC,我还说没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姜忱很淡定的问,“闫安,许珺默刚刚就在你前面你多会发现她不见了?”

  闫安尽量回忆,“我刚刚在撩那扇帘子,转头就看许珺默不见了。”

  按理说如果被NPC抓走的话,许珺默应该会挣扎或者大喊,但是突然不见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况且里面那么狭窄,四人就算排成一列也很紧密,不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

  姜忱按照闫安说的又撩开了那扇帘子,又怕沈暖突然不见,始终紧握着沈暖的手,空气逐渐凝固。

  姜忱撩开帘子后发现除了一个浴盆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个假娃娃。

  闫安:“她该不会变成娃娃了吧?”

  姜忱无语:“想象力真丰富。”

  刚想问闫安除了这还有没有其他线索,发现闫安也不见了。

  ……

  “该死”姜忱小声咒骂。

  “那个,工作人员不是说有护身符不会被抓么?怎么他们两个都不见了?会不会一会儿我也被抓走……”沈暖越说声音越颤抖,好像快哭出来了。

  姜忱又抓紧沈暖的手,“不会的,有我在。”说完宠溺地又摸了摸沈暖的头。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继续走还是找到他们再走?”沈暖向姜忱靠近,另一只手也挽住姜忱的胳膊。

  姜忱沉默了片刻,沈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走吧,说不准他们在前面,工作人员总归不会让他们出事的。”

  姜忱心中有盘算,总得先护好沈暖,可别吓着小姑娘。

  他们继续往前走,始终没有发现门。姜忱手里还拿着刚刚闫安递过来的小电灯,虽然不怎么明亮,但总比没有的好。

  “你看那,那有个小洞口。”沈暖指向角落里的一个洞,上面还写着大大的“奠”,不写这个字还好,沈暖看见这个字更害怕了,像是要爬棺材一样。

  姜忱用小手电照亮了那里,他慢慢蹲下,发现那边好像是个通道。

  “走。”姜忱向里面爬去,沈暖感觉后面没人但背后一凉,只想快点出去。

  幸亏通道里没有鬼,不然这么窄小,沈暖更不想过去了。

  他们从洞口出去以后发现有一个楼梯,楼梯又陡又窄,姜忱让沈暖先下去,因为楼梯附近是不会设有NPC,他很放心。

  沈暖慢慢爬上楼梯,像是一个阁楼的设计,上了所谓是“阁楼”,推开门以后里面比刚刚的房间都要大一点,通道也宽敞了不少。

  正中央放着一张病床,床上站着和躺着两个鬼。其中一个鬼爬下来就要拽走沈暖,沈暖大叫地往前跑,边跑边喊“我有护身符我有护身符啊啊”

  姜忱拉住沈暖的手往回拽以防她也跑不见了,牵着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突然躺着的那只鬼缓缓伸过来一只手,沈暖看到他没有吓她,玩心大发把手伸了过去。

  姜忱感觉到沈暖停下来不走了,发现沈暖正伸向鬼的手时,心里的醋坛子打翻,空气中弥漫着酸味。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心里很别扭。

  一双眸子漆黑,周围低气压让人难以适应,唯独沈暖毫无察觉。

  无缘无故•鬼•被警告,宝宝憋屈宝宝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