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的暖暖小太阳

第7章

我的暖暖小太阳 萧夜阑 2100 2020-02-23 21:50:45

  国庆假期很快一闪而过。

  清晨的风微凉,吹过面颊,深呼吸一口都是满满小清新。

  许珺默一大早就在沈暖家楼下等着了,这点让沈暖大吃一惊。

  往常许珺默早上不和她一起走,因为她都是卡着点去学校。

  “暖!”许珺默朝沈暖招了招手,跑过去挽住她的胳膊。

  沈暖:“吃饭了吗?”

  沈暖身高160cm,许珺默身高165cm,虽然只差5cm,但这5cm足以让沈暖望而生畏。

  “没呢,包里装着点吃的。”许珺默拍了拍鼓鼓囊囊的书包。

  沈暖悠然一笑,果然是个吃货。

  两人漫步到学校。

  走廊上几乎站满了人,天杀的国庆完了第一天就要考试,现在都堆在走廊里“认真看书”。

  与其说是在看书,不如说是在闲聊而已,嘈杂的环境下没几个人能静下心看书。

  “叮铃铃!!!”

  开考铃声很快就响起,不是正规考试,学校也不会像中高考一样要求提前多长时间就得坐在考场座位上。

  考试铃声响起以后陆陆续续才赶回考场。虽是月考,锦阳严格惯了,迟到的基本都得问个半天才放进去。

  第一门考语文,考试时间为两个小时。

  考试持续一半,外面传来手机铃声。

  监考老师正双手抱胸站在讲台上观察有没有作弊,交头接耳的人。听到外面的手机铃声也没有太注意,以为是某位老师在打电话。

  铃声响了半天依旧没有人去关掉,监考老师微微蹙眉,向站在后排的老师使了个眼色然后出去了。

  陆陆续续堆了三四位老师,在门外桌子上的书包里听到了手机铃声。

  锦阳明面上不允许携带手机,实际上基本没几个人遵守规则,只要不影响学习老师大多是不会管的。

  对于学校的规章制度,例如不允许烫发染发,携带手机,头发过长,或者谈恋爱等等,说是发现会怎么怎么样,实则没有人专门检查。

  谁知道偏偏考试的时候传来手机铃声,因为安静,不至于全校,起码整层楼都听到了。如果不处理,恐怕会有更多学生不遵守学校规章制度。

  手机是隔壁考场学生的,监考老师叫学生出来关掉手机以后就带到了政教处。

  路过时,沈暖看到是位女同学,吊儿郎当的样子满不在乎,双手插在兜里,衣服拉链大大敞开。

  沈暖心想,恐怕这也不是个怕老师的主儿。

  这场考试结束,沈暖也没有看到那位女同学回来。

  后来听许珺默说那个女生叫俞奚,从小就开始学散打,校外打架是常事,记过处分一大堆,就连隔壁职高小混子也不敢来挑事。

  老师说教时总是笑嘻嘻的承认错误,下次却又照犯不误。

  至于怎么考来锦阳的,听说是她父亲又给学校投资了多少多少钱,学校每届都有那么几个“特招生”,也见怪不怪了。

  高一还没有文理分科,要考的科目说实在还真不少。

  一直考到晚上最后一节晚自习。老师在讲台上絮絮叨叨说着下周的秋季运动会,沈暖座位靠窗。

  窗户正是打开的,沈暖听不清老师在说什么,思绪飘到了窗外的樱花树上。

  一般学校会香樟树,松树,梧桐,柳树,枫树之类的,偏偏市一中效仿W大,种植樱花树。

  四月中旬开花,花期在一个月左右。刚来市一中的沈暖还没有见到樱花盛开的情景,但听说盛开时节花繁艳丽,满树烂漫,如云似霞。

  T市在北方,樱花树在干旱寒冷的北方很难存货,在学校悉心培养下才度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寒冬。

  班主任讲了约莫二三十分钟,刚好到了晚自习下课时间,学生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走出教室。

  锦阳住校跑校生刚好各占一半,但依然防不过学校食堂的人山人海,谁叫学生人数多呢。

  沈暖背着书包一个人走在街上,许珺默提前和她说今天有事不能和她一块走了。

  晚上一个女生独自走还是有些害怕的,沈暖边走边考虑要不要打辆出租车回家,家离得不是很远,最终还是放弃这个想法了。

  走到半路,沈暖一直感觉有人在自己身后跟着,这两天学校领导通知学校周边有色不轨之徒,让女生回家时注意安全,能家长接的尽量家长接送。

  沈暖不能断定,也不能否认后面那个人是不是。她不敢回头,只能左顾右盼看看周围有没有自己班的同学。

  心跳的有些快,手心里微微出汗。她把手慢慢放进衣服口袋,摸到了一把小刀,前两天上美工课随手放到衣兜里的。

  开始懊悔起刚刚怎么没拉个同学一块走,唉,谁叫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噔噔噔”沈暖听到身后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忍不住加快脚步,又不敢跑,真要是跑自己肯定没有他跑得快。

  ……

  突然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沈暖的心猛然揪起,她转身在那人手上划了一道就跑。

  “嘶,下手真狠。”

  沈暖听着声音有些熟悉,慢下脚步回头一看,一个穿着同款校服的男生正捂着胳膊。

  ???

  那不正是姜忱吗?!

  沈暖骤然一愣,她眨巴眨巴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沈暖咬咬唇,过去拉了拉姜忱的衣角,“那个……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姜忱紧紧捂着手腕,没有碰到伤口,以防感染。紧着眉头像是在控诉沈暖的恶行一样,喊“疼”,他眼眸中泛着水光,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

  沈暖急了,“你没事吧?要不要带你去医院?”

  姜忱看沈暖真着急了,低首浅笑开玩笑似的说,“没事,你给我吹吹就不疼了。”

  ?!!!

  沈暖恼羞,看到姜忱右手上一道不长不短的划痕,掏出一张纸擦了擦边缘的血迹。心里有点愧疚,抬起姜忱的手轻轻吹气。

  美工刀划出来的伤口不深,但沈暖刚刚也算用了全力。

  沈暖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皮肤更加白皙,明眸润唇离他的手很近,吹得他手背上痒痒的,小小的手绵绵的轻轻握住姜忱的手背上,好像柔软无骨。

  姜忱本只想逗逗小姑娘,没想到还真的当真了,好像也不错。

  他不自在地咳了咳,转过脸去,耳角微微泛红,就连脸上也爬上了一丝可疑的红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