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1章 是她(求收藏)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3015 2020-01-18 15:50:00

  六月底,南州市刚入初夏。

  太阳光透过玻璃打在卧室墙上,折射在南清脸上,大床上的南清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吵醒了正睡得香甜的人。

  “喂。”

  嗓音懒懒散散。

  “我的姐姐,你不会还没起床吧!”

  南清一听,一下从床上做起来,看了眼闹钟时间,又躺回去。

  “这才几点,你不是下午两点到吗?”

  电话那边的人咬牙说道:“才几点?现在距离我两点还有一个半小时不到,如果我下飞机没看到你,我可能会杀了你。”

  说完不等南清回答就挂段电话。

  十分钟后南清慢悠悠睁开眼睛,又看了一遍闹钟,确定现在才八点十分,又盯了一会发现秒针不动,又看了眼手机十二点五十五。

  闹钟没电了!

  啊~~~

  林边边等下可能真的会杀了她的。

  南清起床洗漱,换好衣服速度出门。从她家到机场不堵车要一个小时左右,一上车她就催促司机开快点。

  打车到机场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刚下车走到大厅林边边电话正好打进来。

  “你在哪呢?我在机场大厅怎么没有看到你。”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南清左顾右盼的找着人。

  林边边委屈说:“别找了,我在机场警卫室呢?快来救我!我被人欺负了。”

  南清一愣:“怎么了,你等我我马上到。”你还能让人欺负了?

  “好。”

  南清到地方就看到林边边像个大爷似的坐在凳子上,哪有一分受委屈的样子。

  旁边凳子上坐了两个人,看穿着打扮像是富家太太和千金。只不过现在这千金的形象一言难尽啊!

  她走到林边边面前把她的腿从另一个凳子上拿下来:“怎么回事?”

  林边边站起来挽着她的手,抬头压低声音:“你的东西我没保护好,碎了,对不起。”手指了指桌子

  南清看了眼桌子上杯子的碎片,许久没说话。

  继而移开视线,看了眼凳子上坐着的两人,对林边边说:“所以呢?你为什么在这?这又是什么情况?”

  林边边一听她说那两人就急了:“我不小心撞到她们,然后她们就故意拌倒我,我和东西都摔了,你看我手都破了。”

  她知道卖惨比求饶更能获取南清的同情心,毕竟杯子对南清来说意义非凡呢!

  她本就是下飞机走的急,一不留神就撞到人,道完歉就想离开,结果那两人依依不饶,还故意暗中使坏。

  她一时冲动就动手,那两个娇滴滴的富家太太千金哪里是她的对手。

  南清声线清冷,带着温怒:“你是不是动手了!你能不能一天不给我惹麻烦。”

  明明是疑问却带着确定的口吻。

  “嗯。”林边边小声呢喃,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南清白了一眼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她走到坐在凳子上两人面前,富家太太正在打电话,带着哭腔述说着委屈:“不用助理来,你要是当我是你妈,你就亲自来,你要是不认你就别来了。”

  富家千金整理着仪容,换了一副面孔,尽显秀外慧中,与刚刚截然不同。

  南清就站在她面前等她挂断电话,态度诚恳,笑脸相对。

  五分钟后富家太太挂断电话,看了眼面前站着笑的南清轻嗤出声:“怎么?你也要动手吗?”

  南清笑着摇摇头:“今天不好意思,我这朋友容易冲动,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的互不追究彼此责任,你看如何?”

  她不知她不知道惹了什么号大人物,但是看对方的穿着打扮和刚刚的一通电话似乎不是她们惹得起的。

  富家太太:“你还想追究我责任?可笑,她现在动手打人了,等着坐牢吧。”

  “……”这点小事要坐牢,欺负我不懂法是吗?

  “现在知道害怕了,她不是挺厉害的吗!不过我不打算放过你们。你不认识我,但你一定知道我儿子,你们就乖乖等着吧!”

  林边边一听这话,从凳子上一下坐起来就要冲过来,被南清瞥了一眼,乖乖坐回去。

  南清笑笑,太阳穴抽的难受:“姐姐,”没办法只能开启拍马屁模式,“这丫头平时野惯了,您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您不是也没损失什么吗,不然我替她给您道个歉。”

  富家太太思考一瞬,傲气抬头:“道歉可以,但是,”她指着林边边“我要她给我的儿媳妇下跪道歉,我不能让我的儿媳妇白白受委屈吧!”

  南清一直挂在脸上的笑脸顷刻间消失不见,踹了一脚旁边的椅子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了,留下一脸懵的富家二人组。

  “那看来没必要道歉了。”

  她已经什么都不计较了,重要的杯子都碎了,她也拉下脸面说好话,就看来的人到底是多大的人物。

  南清轻轻踢了一脚林边边:“老实点,别再给我惹事,我去给你买药。还有你最好联系你家贺队长,”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这俩人身份不一般,搞不好你真进去。”

  她看人的眼光不错,从两人丝毫不畏惧的神色中能看出有一定地位,贺宇航也不一定能搞定。

  “不能让我家队长知道,他会杀了我的。”

  “跟我有关?”

  走之前还怕她再次挑衅,又深深地警告她一次。

  南清走出机场大厅打开手机定位附近药店,一抬头看到一辆玛莎拉蒂刚停下来,忍不住多看几眼。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对这个车型莫名心动,挺符合她的气质的。

  秦司淮从车上下来,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在看向时已不见踪迹。

  “秦总。”助理白羽看着走神的秦大总裁。

  “都联系好了吗?”

  白羽颤道:“今天以后她们会消失在南州市。”

  “嗯。”

  “机场负责人刚去看望了夫人,她没受伤。”

  “嗯。”

  南清回来时,小小的警卫室挤满了人,南清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只听到传出一道阴冷的声音:“你和你的朋友我以后不想在南州市看到,你们可以选择自己消失,或者我帮你们。”

  南清听后僵硬了一瞬。

  她拨开人群挤进去,看到林边边这回像是受到惊吓似的坐在呆坐在凳子上。

  林边边看着她痞痞一笑:“我没事。”

  她转身看了一眼刚刚说话的人,他站在门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纽扣扣到锁骨处搭配黑色西装外套,黑色西装裤包裹着他笔直修长的大腿,完全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这人她认识,在手机上刷到过。叫秦司淮,二十五岁,年纪轻轻担任铭盛的总裁。为人冷漠,残忍,心狠手辣,人人敬而远之,在商场上杀伐果断。

  南清只觉得能说出刚刚那话的人并不会让她有什么好感,说话的语气也不友好。

  “你打算怎么帮我们消失,杀人灭口吗?”

  警卫室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只能供着的人,谁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除非活腻了。

  秦司淮现在只想自己立刻消失,看着她满脸的怒意,心狠狠地震了一下,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他怎么能对她说了那么重的话,她对他的印象现在肯定很差。

  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挽回他在她心目中的印象。

  他一直不说话,南清也有点抓不准,一时竟有点尴尬。

  秦司淮看到地上的药,弯腰捡起拿在手里拍了拍灰,放在南清手里。

  这动作南清一懵,其他人皆是一懵。

  他的嗓音轻柔不似之前清冷:“对不起,我为我刚才的话道歉,也替她们向你们道歉。”

  态度转变这么快吗?

  南清这会还有点懵,不紧不慢的说:“……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的都不用替她们道歉,双方都有错,”她们不应该故意使坏暗中绊人,林边边不应该动手打人:“不过你可以管管你的妻子,以后有不满的地方,可以说出来,不要暗中使坏。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什么妻子?他看向坐着的两人。

  “需要我安排人送你们回去吗?”

  南清细细打量着对面的人,摇摇头转身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碎片,带着林边边走出警卫室。

  秦司淮给了白羽一个眼神,白羽秒懂,一想到他要真的让南清消失在南州市,现在可能已经躺着了,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身冷汗,急忙遣散一屋子的警察。

  旁边一直坐着的两人脸色气成了猪肝色,紫黑。

  江韵拉起余青娜推到秦司淮面前:“你怎么放过她们了,娜娜都被她们欺负了。”刚刚要不是娜娜一直拉着她,她早就让警察先抓走一个。

  余青娜铁青的脸色红润起来。

  秦司淮没看余青娜:“妈,她是我很重要的,”犹豫一瞬“朋友,我不会动她,谁都不行。”

  最后一句显然是说给余青娜听的,她在江韵面前不管多么温润贤良,他知道她的本性。

  江韵急道:“你妈现在被别人欺负了,你不管还帮着外人说话,你……”

  秦司淮打断她的话:“白羽送夫人回去,余小姐自便。”

  “夫人,请。”

  余青娜紧紧盯着秦司淮的背影,双手紧紧握拳,他从没有正眼瞧过她,如若不是江韵他可能都不记得她是谁。

  她是余家的掌上明珠,只要她想要的,就不会得不到,包括他秦司淮。

嚼碎月光

作者解疑:本书短篇,正文25万字左右。双洁,暖甜文,本文不拖泥带水,节奏比较快,后面收费,请谨慎入坑。   喜欢就后面见,不喜欢下本书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