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5章 他受伤了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269 2020-01-20 22:12:00

  韩易安算是妥协,这是迟早的事,就像一年前南清答应陶冉重拾舞蹈梦想时一样。韩易安那时坚决持反对票,南清大醉一场后他妥协。

  韩易安下车,南清跟着他,到了韩易安的公寓。南清直接躺在沙发上嘴里还嚷着渴。

  韩易安的公寓很大,他是打算以后定居在南州市的,所以买了房子。

  公寓三室一厅,厨房卫生间阳台样样俱全。南清不是第一次来,也就不觉得稀罕。

  韩易安倒了杯温水递给她,她接下一饮而净。她是真的渴,训练累了一天,结束还要跟他打心理战,真累。

  韩易安坐在旁边沙发上,接过水杯:“南清,如果可以我永远都不希望你继续跳舞,我尊重你的意见,但我不会支持你,永远。”

  南清看了她一眼,走到酒柜前拿起一瓶红酒,两个杯子。

  他立刻皱眉,又来这一招?

  南清笑笑:“心情好所以才喝,不喝醉。”他这个人平时通情达理,遇到他不愿的事,枪指着他头,他也能不点头。这次难得能“心甘情愿”同意。

  他抢过来给她倒了一点,剩下的藏在身后:“这点是免费的,再喝要收钱,你买不起。”

  “……”

  南清抿了一口,“嗯”了声,一脸满足。韩易安珍藏的这些红酒都是他从国外高价收购的,口感纯正。

  品味红酒,就应该是这样一点,一点,入口,入喉,入心。

  她喜欢喝红酒,也可以说她喜欢喝韩易安珍藏的红酒,每一款都符合她的口味。

  她又抿了一小口,缓缓说道:“韩大叔,以后等我有钱了,我就买个大房子收藏红酒,不喝你的,小气。”

  韩易安被她逗笑,打趣她:“等你有钱,红酒都下架了。”

  “切,看不起我”

  她慢悠悠起来边走边说:“你收藏那么多酒,你也不喝,不是浪费钱吗!”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走到他背后准备拿酒,“要不然我替你分担”

  他早已看透,抢先一步拿走,还得意摇摇手:“我乐意收藏,就不劳烦你分担了。”

  她“切”了一声,转瞬双手合十“就一点,一点点。”

  “不”

  “韩~大~叔~~”

  “……”

  韩易安开车送南清到小区门口,已是晚上九点半。

  夏季的晚风轻轻吹过,保安室门口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天上星星好似繁星颗颗镶嵌在天幕下,一闪一闪。

  南清拎着手里“打劫”来的红酒,往家里走。走出电梯看见门口蹲了个人,吓了南清一跳。

  她看清来人颤了一瞬,上次跟踪,这次直接堵门口。

  有钱人都有这个癖好。

  秦司淮站起来,柔声细语:“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才来找你的”

  南清懵,打电话?什么时候?她猛然想起好像是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过。

  她挠挠头:“我忘记回了,你找我有事,哦,东西好了?”那么快吗?

  秦司淮摇摇头,眼里有些怅然若失:“还没好”

  她心直口快:“没好你来干吗!”顿了一瞬,“我的意思是,你来这里找我是有事吗?”

  他嘴角轻颤,是似紧张,抬起手掌心向上。

  她一惊,抓住他的手,他的手心一道醒目伤口:“你受伤了,怎么不去医院。”

  “我不想去。”

  南清急了:“什么叫不想去,你现在赶紧去。”

  “我不想去。”

  南清这才看到地上的血迹,有些已经干涸,证明他在这里时间不短。

  “你什么时候来的?不去医院来这里干嘛,我又不是医生”她有些生气,无语。

  秦司淮一直低着头紧紧盯着她,也不说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一座帅气的雕像。

  不想去医院,也不想说话是吧!

  南清有一种想法,不管他,丢他一个人在这里,任他自生自灭。

  她这么想也这么做了,绕过他径直走向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关门,动作利落干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