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8章 草莓糖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557 2020-01-22 23:33:00

  秦司淮看她漫无目的地翻着手机,先开口:“你在干嘛?”

  “……”

  南清放下手机:“你帮勾源找的工作。”

  还很好的人?她怎么不信他是好人。

  “嗯”

  好吧!

  酒吧人声鼎沸,秦司淮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颗草莓糖递给南清,南清犹豫了一下才接下来,拿在手里。

  他还随身携带糖,堂堂秦大总裁喜欢吃糖?

  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剥开放进嘴里。细长的手指捏着糖纸,冲她点头,示意她吃糖。

  南清这才剥开放进嘴里,甜,甜在心里的甜。

  两人嘴里都含着糖,不说话,竟也不觉得尴尬。

  秦司淮咬碎糖咽下去,喉结轻滚:“清清,不要防着我,我永远不会对你做什么。”

  南清脑子瞬间爆炸,心跳漏了一拍。他和那天晚上一样神情,一样的语气说着相似的话。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他离开时,眼里的黯然销魂和沙哑的嗓音,说着:“清清,不要讨厌我,我永远不会对你做什么。”

  南清深呼吸一下:“秦司淮,我们以前见过或者认识吗?”她觉得他很奇怪,对她的态度和说的话好像是认识很久的好朋友。

  她记忆力就算是再差,要真是认识很久的朋友,怎么也不至于忘得一干二净。

  秦司淮双手把玩着糖纸,,眼神深透且温柔,像是突然决定似的毅然抬起头望着她。

  “我们……”

  “清清”林边边突然出现打断他的话,颤颤巍巍的坐到南清旁边,远离秦司淮。

  南清忽略秦司淮:“来了,贺宇航没来?”

  林边边偷看了眼秦司淮欲言又止,小声说:“他临时出警,不来了。”

  她的眼神南清尽收眼底:“哦。”平时胆大包天的人,竟有点怵他。

  林边边一来,两人聊得火热完全忽略秦司淮。秦司淮倒也无所谓,静静聆听,不插话。

  酒吧人来人往,声音嘈杂。不时有人瞄向角落里的俊男靓女。皆被一记阴冷的眼神吓得收回目光。

  勾源拿着红酒过来,笑嘻嘻的:“清姐,酒来了,这是?”望着林边边。

  南清倒了杯细细品尝:“林边边,我朋友。”又向她介绍了勾源。

  林边边:“你好啊!小弟弟。”肩膀撞了下南清,猥琐一笑:“藏的小鲜肉啊。”

  秦司淮脸一黑。

  南清踢了她一脚:“滚远点。”

  勾源也不是脸皮薄的人,一开口惊了一桌人:“那清姐可要等我成年了?”

  南清:“……”

  秦司淮脸更黑了。

  结束后南清陪林边边在路边等贺宇航。今天韩易安贺宇航不在,两人今天喝的不多,只是微醺。

  林边边往后看一眼:“你跟他怎么混到一起了,他可不像个好人。”

  明明那天还闹了矛盾,她看秦司淮也不像个好人,她怵他。

  南清笑,打趣她:“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林边边,怕他。”

  林边边突然挺直腰身,一本正经地说:“呵,我怕他,我林边边的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嘻嘻不过,我家队长除外。”

  林边边从小就像个男孩子一样。上学那会儿更是狂的不得了,打架,逃课,忤逆老师。坏学生做的事除了早恋她就没有没做过的。

  进入社会后一如既往,她认识贺宇航是因为打架进派出所。结果她对贺宇航一见钟情,展开猛烈追击,最终拿下。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在贺宇航的管束下。林边边从“无恶不作”的坏学生变成了“弃恶从善”的乖乖女。

  若说这世界上林边边最害怕的人非贺宇航是也,贺宇航一个眼神林边边都能乖得不得了。

  南清戳她额头:“德行。”

  “所以你怎么跟他混一起了”

  南清就把他帮她修奖杯的事告诉她,她懵懵的点头。

  好不容易送走了林边边,南清打的车还没到,便站在路边等。

  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月亮光线撒在大地上。

  面前一家三口经过,小女孩牵着爸爸妈妈的手,爸爸左手牵孩子的右手拎着东西,听着孩子讲故事。

  这是她这辈子求都求不来的亲情关系。

  有一种温热包围住南清,她回过神来,身上多了件衣服。天气其实不冷,她也没拒绝。

  他不是走了吗?

  秦司淮开口:“我送你。”

  南清摇头:“不用,我打车了。”

  他没理她的话,拉着她手腕往车上走,他的手还是很冰,嗓音很温柔:“带你拿你的东西,忘了。”

  她没忘,他昨天打过电话说东西修好了,她一直在忙着训练,就说今天去拿。

  “没忘,现在?”现在拿吗?去他家?

  “嗯”

  “好”

  南清坐在车上有些不自在,一直望向窗外。车子发出前,她看到酒吧出来个熟悉的身影,跟几个混混一起。

  想想又不太可能,她不可能出现在这,应该是她看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