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30章 信我一回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271 2020-02-08 17:11:00

  车子平稳停在舞蹈工作室门口,南清下车,临走前嘱咐:“回去记得补觉”

  他含笑点头:“好,我晚上来接你。”

  南清:“……”

  怎么有种他们已经在一起的感觉。

  就这样某人打着「追求者」的旗号,连着几天把南清上下班,早晚饭等等事情都承包下来。

  进入盛夏的天气烈日灼心,太阳高高挂起,屋外热的像个蒸笼,就连云彩也躲起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南清今天训练结束的晚,出来时天色已渐渐转黑。

  她看着门口路上空空如也,竟有些失落。

  秦司淮因要去别市出差一趟,提前告诉过她。

  南清走在路上,随着刹车声,一辆车稳稳停在南清身侧。

  韩易安降下车窗:“上车。”

  南清麻溜打开车门上车:“韩大叔,你怎么在这。”

  自从她上次开玩笑,他生气离开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平时要是有事都是电话联系,且每次通话不足一分钟。

  见她系好安全带,他启动车子,随着景物落后,他才开口:“路过。”

  切,平时话痨的人,今天变成惜字如金。

  南清谄媚一笑:“韩大叔,还生气呢?我那天就跟你开个玩笑。”

  看他一脸严肃,不会到现在还在生气吧!

  韩易安把车停在小区门口,面色有些凝重:“从明天开始,手机二十四小时不许关机,上班下班都由我来接送,其它时间想去哪里就给我打电话。”

  南清想到什么,收起笑意面色疑虑:“为什么?”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做了,时刻都把她带在身边。

  那次她可以理解,可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听话照做就行了。”

  语气间透露着烦躁,急切。

  南清解开安全带:“可我想知道理由。”

  她现在情绪都很好,肯定不是她的原因。

  韩易安想到白天知道的事,手不自觉的抓紧了方向盘,直至骨节泛白,嗓音有些哑:“南清,信我一回,都交给我,好不好。”

  等他把这一切处理好,他会好好跟她解释的。

  韩易安启动车子离开后,南清愣在原地很久很久。很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才回过神。

  “喂。”

  “怎么了,不舒服吗?”

  秦司淮听出她的嗓音带着颤意,语气有些担忧。

  他的关心令她心里一阵酸涩,视线渐渐模糊。

  南清深呼一口气,故意笑出声:“没有,训练有些累。”

  秦司淮松了口气:“到家了吗?到了就赶紧休息。”

  她抿了抿唇,眼眶湿润:“好。”泪水似要夺眶而出,她抬头望了望天空,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突然想见他,想看看他的脸,看看他的人。

  那边很久没有声音,南清以为断线,移开手机看还在通话中。

  “喂,还在吗?。”

  这次电话那边很快穿出来温和的声音:“还在,明天回去。”

  尽管她极力掩饰,他还是听出她现在情绪低落,行程必须提前。

  “好。”

  她迈着小碎步慢慢走着,听着他的声音。他隔着手机,远在别市,给他讲着蹩口的笑话。

  她情不自禁笑出声,阴郁一消而散。

  她没有被笑话逗笑,反而被他的声音逗笑。他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有声有色的讲着家喻户晓的童话故事。

  视线里闯入一个身影,南清脚步一顿,手不自觉握拳,指甲陷入掌心里,刺痛。

  “南清,你为什么不去死。”

  那人面色阴狠,嗓音粗暴。

  南清及时挂断电话,看着来人,稳定情绪:“你怎么来了。”

  “南清,你就是个丧门星,你也该去死的。”

  “你为什么还要活着。”

  那人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一连串的记忆涌上脑海,冲刺她的思绪。南清腿一软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挣扎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次她又做错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