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39章 我陪着你,以后,永远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359 2020-02-15 08:55:51

  夏日晚风冲过车窗,吹乱了南清的发丝,吹碎了秦司淮的心。

  暖黄的色彩染透整个车身,她俏丽的小脸更加刻骨铭心的印在他的心头。

  秦司淮抬手揉揉她的秀发,心里如蜜般散开。

  他眼底顺过一丝浅笑,声线低哑:“我陪着你,以后,永远。”

  “好。”

  两人十指相扣往小区内走去,月光倾泻而下,落在两人身上,拉长了落在地上的剪影。

  韩易安打开门时,目光落在两人紧扣的手上,心里一震,漏了一拍。

  南清感受到他的视线,竟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倒是秦司淮翘起唇角,漾出好看的弧度,满脸的春风得意。

  “先进去吧!”

  两人一直对视,他醋意横飞,怏怏道。

  南清对韩易安家算是熟悉,也没有任何拘束感,拉着秦司淮坐在沙发上。

  韩易安站着看了眼秦司淮,视线转向南清,意味明了。

  南清郑重点头,这些事情秦司淮应该知道,不应该满他。

  再说也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大事。

  韩易安闻言,眼眸沉了沉。转身走进卧室。

  南清挽唇笑笑。

  韩易安的眼神难逃秦司淮法眼,他尽收眼底,眸光一转。

  “清清,我额头有点疼。”

  南清闻言,一脸慌张,急忙剥开他受伤地方的额前碎发。

  没裂开,没流血,明明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南清眼一眯,挑起他的下巴与自己对视。

  “哪里疼”

  秦司淮自知被发现了,有些窘迫,嗓音软的令人心痒:“额头。”

  南清实在无奈,一手扶着他的肩,一手拨着他额头碎发。慢慢向他靠近,唇对着伤口轻轻呼气。

  被吹过的位置酥酥麻麻,秦司淮悄悄揽上她腰身,稍一使力,一阵温热印在他额间。

  他得逞低头,唇角勾起邪魅一笑。余光瞄到卧室出来的人,又转身进去。

  南清知道上当,猛的推开他,一双如玉似的眼瞪着他。

  恰巧这时韩易安手里拿着一沓资料走出,他走到南清面前递给她。

  南清收收情绪接下:“你怎么了,脸色不好。”

  韩易安脸上布满了憔悴和深深的忧伤,毫无生气十分难看,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他难得一次不回答她的问题,指了指她手里的资料:“律师我联系好了,胜算有百分子九十九。”

  南清神情凝重的翻看着资料,这场官司本不用打,实赢的局,只是不打官司舅妈他们一家是不会轻易死心的。

  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

  南清本不打算要回她父母的赔偿款,若不是舅妈拿着刀威胁到她家楼下,更是如此出口伤人,她也不会做的如此绝情。

  当年她父母出车祸去世,责任在对方,赔偿金多达一百多万,爷爷去世后全额交给舅妈一家,托他们照顾南清。

  待南清长大余留一半交给南清,可舅妈一家三口个个不是省油的灯,早已花干败尽。

  南清其实一点都不想要回用她父母的命换的钱,不管他们喜不喜欢她,终归是生她养她的父母。

  谁料她爷爷早已联系好一个律师朋友,前段时间律师下了最后通牒,舅妈着急便带刀堵到楼下威胁她放弃赔偿金。

  可南清是完全不知情的,她也并没打算讨回,只想当做是那仅仅两年的抚养费

  律师可能联系的是韩易安,他明显比她先知情,那晚还提醒过她。

  南清合上资料,深呼一口气:“那就打吧!”

  赢回来,用在合适的地方。

  秦司淮拿过资料一张一张仔细翻看着,比看公司重大报表还要用心几分。

  “你只是拿回属于你的东西,不用在乎别人的想法。”

  “嗯,那我就把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

  现在有那么多人帮她,力量拧成一股绳往一个地方使力,总会成功。

  ~~~~~~~~~~~~~~~~

  新书《纯白色蔷薇花》已开文,欢迎入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