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48章 《曾渴望》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172 2020-02-23 12:09:29

  室外,云淡风轻,晴朗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南清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走出医院大门。

  车内后座,林边边看了眼紧紧盯着南清的韩易安,收住平时的大大咧咧,低声曼语:“你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南清吗?”

  韩易安收回视线,瞳孔无神,语气哀愁:“就这样,也挺好。”

  不说,或许,韩易安会是南清一辈子的韩大叔。说了,就一定,会像很多人经历过的那样,变成陌生人。

  韩易安知道的,他表现出来过一次,在很早以前,南清感受到时,开始逃避韩易安,只不过最后被韩易安圆过去了而已。

  这件事放在南清身上,韩易安即想让南清知道,又害怕南清知道。

  他怕她又像那次一样,开始躲他,逃避他。

  最好的方式,无非就是,以朋友的身份,陪着她,保护她。

  默默爱着她!

  林边边垂着闹到,叹气:“不管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她以前只站南清韩易安,可现在不知道怎么了,或许,秦司淮也是一个好归宿,最重要南清喜欢后者。

  每次她们两个聊天,南清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开心,满足,幸福。

  这她就纠结了。

  要是有两个南清就好了!

  可南清太好了,这个世界上只此一个。

  哎!

  韩易安点点头,没说话,无神的眸子里透着满满的失落,忧伤。

  林边边透过车内后视镜,将韩易安低落情绪尽收眼底。

  南清刚好到,林边边推开车门,笑的灿烂:“南清,这里。”

  南清深呼一口气,回头望了眼医院四楼方向,拉着车门坐了进去。

  “韩大叔,先送我回家,我要拿东西。”

  昨天一晚上没回去,很多比赛用的东西都没拿。

  “嗯。”

  虽然只发出一个鼻音,南清还是心虚,有些怵,毕竟昨天她擅自做主,讪道:“许漫怎么样了。”

  韩易安专心开车,目不斜视,半晌才开口:“先好好比赛,结束再说。”

  林边边与南清对视一眼,林边边瘪鳖嘴。

  南清一到现场,陶冉和工作室几人早已在等候。所幸来的早,南清妆容一切完毕后,与陶冉一起在后台等候上场。

  陶冉上下扫了扫南清全身,握住南清的手,南清手心出着虚汗,陶冉替她擦掉,鼓励道:“别紧张,相信自己,拿出最好的状态。”

  南清点头道:“师傅,我会拿出最好的状态,尽最大的努力。”但求,拿最好的结果。

  只是心里还是有点虚。

  陶冉欣慰笑了下:“结果不重要,过程很重要。”

  南清闻言不可思议的一愣。

  陶冉想要的,是六年前那个,眼里满是自信和对成功的欲望,站在舞台上也毫不怯懦的南清。

  六年前的南清给人的感觉,她就是为舞台而生,站在舞台中央的南清就是王者,好像整个舞台本就属于她一样。

  而不是现在这个,还没有站在舞台上,就已经讪然的南清。

  陶冉趁着时间跟简单聊了会,最后,南清明显整个人放松许多,绷紧神态也渐渐舒缓。

  直到台前传来,主持人嘹亮报幕声:“下面请欣赏由十八号参赛者,南清,带来的女子个人独创舞蹈,《曾渴望》”

  《渴望》是南清少女时期参赛的冠军作品,为独创,现为这场比赛,大肆改动。

  陶冉搂住南清,给她加油,鼓劲:“加油。”

  南清郑重点头:“加油。”

  披巾杀敌,载誉而归。

  这才是南清最开始选择舞蹈的初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