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51章我只想要你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630 2020-02-26 10:26:44

  室外一片漆黑,寂静,万物生灵似乎处于沉睡中。窗户开着,阵阵清风徐来,窗帘随风飘荡。

  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边,周边繁星点缀。

  秦司淮揽住南清肩膀,南清小女人般姿态,埋在男人怀里,温热气息喷洒在胸膛上,传来阵阵酥麻,灼的皮肤隔着病服渐渐升温。

  “医生不是说过不可以起床吗?”

  秦司淮下巴抵在她发顶,牵了牵唇角:“躺了一天,好累,醒了又没看见你,想给你打电话,才下床的。”

  他像个被逃课被抓,苍白无力向老师解释的「坏学生」。

  南清想着他腰伤刚复发,从他怀里退出来,拉着他往床边走:“那我现在来了,你就乖乖躺着。”

  扶着秦司淮靠在床上,南清走到窗户边,扔下带进来的绳子,楼下林边边系上东西,挥手示意,不一会,绳子收回,上面系着饭盒。

  依在床上的男人,看着从窗户外递上来的饭,和南清这一身护士服,视线转向房门,脸色凝重起来。

  南清拎着饭盒在秦司淮眼前晃晃:“看,你今天有口福了,我亲自做的。”

  他脸色缓和许多,眼底氤着笑意:“嗯,我很有口福。”

  南清盛了一碗端在手里,坐在床沿上,秦司淮伸手去接,南清躲开:“我喂你。”

  秦司淮收回胳膊,微微低头笑出声,轻蔼的嗓音响起:“清清,这是在报答我吗?”

  南清故意歪头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继而道:“那你接受吗?”

  他闻言,挑眉:“我很贪心,这点报答可不够。”他眸中闪过一抹深意:“怎么也要……”以身相许吧!

  南清喂了一口饭在他嘴里,含蓄着笑了下,明知故问道:“所以,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把自己赔给你吧!”

  病房异常安静,南清嗓音无谓,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

  秦司淮眸子微瞥,深情底露:“你可以选择不报答,你要是选择报答,我只想要你,南清。”

  叫的她全名,语气如此坚定。

  秦司淮想娶南清,想和她一起走完这一生,这是他毕生所愿。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真的听到话从他口中一字一句说出。

  南清的心脏还是狠狠地颤了下。

  她顿了下,又舀了勺米粥放在他唇前,他张嘴含住勺子,一口咽下。

  南清问:“好喝吗?”

  秦司淮看不懂南清眼里的情绪,以为她在逃避,还是老实点头:“好喝。”

  虽不能比之大厨,可他就是喜欢,就是觉得好,比任何人做的都好。

  “想不想喝一辈子。”

  南清嗓音自面前传来,宛如一双手,拨乱了他心弦。

  良久,秦司淮才开口,嗓音温醇:“想,很想喝一辈子。”

  “嗯,那我就给你做一辈子。”

  秦司淮第一次愣了那么久,不敢相信的望向南清,一双眸子涟着光,嗓音里都带足了愉悦:“你……你答应了。”

  南清又喂了她几勺,碗底见空,故意逗他:“答应什么?”

  他忍着腰上的痛意,把人揽进怀中,紧紧抱住,脸埋在她肩上,半响,低醇道:“你跑不掉了”这辈子我也不会放手。

  南清轻推开他,笑意不减,又盛了碗喂他:“不跑。”

  南清这辈子注定是秦司淮的人,注定要栽在他手里。

  哪也不去了,就认定这个,爱她如命的男人了。

  饭过后,秦司淮往里移,南清并排坐在床上。秦司淮靠在南清肩头,闻着她的发香:“今天比赛怎么样。”

  南清摇头,有些沮丧,她握着他的手,指尖顺着他手心纹路划过,一遍又一遍:“一般般。”

  那些小失误,毕竟时隔五年,首次登台,也是难免的。

  她指尖划过的位置,泛起阵阵痒涩,秦司淮抓住南清的手,放在唇边轻吻手心:“别闹。”

  ,南清手心发热,心跳漏掉一拍,镇静思绪,想到什么,反问:“阿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这个问题南清可是憋在心里很久了,如果是在她「告白」那次,可是整整六年了。

  秦司淮凑过去她耳畔,耳畔传来热流,南清转头,两人呼吸相碰,近在咫尺,他给了她微妙的眼神:“想知道?”

  她有意拉开距离,她退,他欺压而上。

  南清忍不住嘴角上扬,伸出细长光洁的手指,指着他以示警告:“我想知道,不许卖关子,也不许提要求。”

  以前多处被他钻了空子,南清这下学的聪明,把他的诡计提前扼杀在摇篮里。

  秦司淮抿着唇眉眼带笑,令南清一慌。

  眨眼间,张嘴咬住南清伸出的手指,南清吃痛挣扎,秦司淮松了点力,不轻不重,南清也刚好拿不出。

  他轻轻咬着,巧舌舔过指尖,南清呼吸微滞,白皙小脸红丝浮上,直至耳周。

  直至最后放开,秦司淮嘴角噙着笑,显然心情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