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52章两次的相遇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239 2020-02-27 10:33:18

  洁白的病房,暖黄色的光线。

  秦司淮把人揽在怀里,他喜欢南清在他怀里乖巧的感觉,低头在她秀发上一下一下浅浅吻着。

  他脑海里回忆着六年前的那一幕,绵绵醇醇刻骨又铭心。

  “清清,我心动于你,的确是在你高中对我表白那次。但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第二次。”

  南清愣了一下,调整了一下位置,继续靠在他身上,鼻息间满满都是他身上清冽的味道:“在那之前,我们还见过?”

  第一次见面,比较狼狈,是在「告白」事件的半年前。

  “你,六年前,在路边,给我一颗草莓糖,你还记得吗?”

  草莓糖?

  南清直接坐起来,面对着他,是真的懵了,丝毫没有印象曾给过他糖,疑问:“你是说,第一次见面我给了你一颗草莓糖?”

  他该不会记错人了吧!

  难道是别的女人给的,想到这她脸色嫌弃了几分,嘴角抽搐了下。

  六年前,秦司淮最少也是成年男人了,而她应该还是个未成年小姑娘,闲的没事才会给她一颗糖。

  南清满脸的嫌弃,逗笑了秦司淮,他附身亲了亲,她欲说还休的唇。

  他的清清忘记了,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南清恼怒推开他,这人还亲上瘾了。

  秦司淮听出她字里行间透露的疑虑,他薄唇轻语,说了个日期,脸色暗淡几分。

  “那天,我真的觉得很无助,很迷茫,还好后来你出现了。”

  再后来,天际泛白,从此天光大亮。

  南清听后,脸色乍然一变,不是因为秦司淮的话,而是因为那个日期。

  提起这个日期,南清记忆里隐约感觉到好像的确有这么回事。

  那天是南清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便退了。

  那天,也是南清第一次接触酒这个东西,醉意微醺的南清,步履维艰的走在路边。

  眼前出现一个坐在地上闷头哭着的人,醉酒的南清连是男是女她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人很伤心,哭声压抑。

  连着她本就不好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难受,南清以为是为钱所愁,兜里翻了一圈,没钱,只有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草莓糖。

  南清犹豫了下,又看了眼手里的糖,伸手递给了他,许是感觉到面前有人,那人抬起头,看了很久,从她手里拿走。

  被酒意侵蚀的南清,没站稳,一屁股坐在那人旁边,脑袋左晃右晃最终落在那人肩头。

  当时那人狼狈不堪,南清怎么也不会把他想成现在的秦司淮。

  原来是他。

  原来他们早就相遇了。

  原来命运早把秦司淮送来南清身边。

  过了太久,她很多都不记得了,只想到那天秦司淮的哭声,心里阵阵酸楚,抚上他的脸,小心翼翼地问:“阿淮那天为什么那么伤心。”

  南清有些害怕,害怕会听到和自己那天一样的答案。

  是什么会让他那么伤心,难过呢?

  下一秒,秦司淮告诉了她答案。

  “因为那天,我最尊敬的爸爸因病去世。”

  触及到心底最薄弱的地方,秦司淮眼里的光暗淡几分。

  南清松口气,苦笑,原来他不是被丢下,他有爱他的家人。

  幸好和自己不一样。

  她指腹顺过他眉毛,落在脸颊处,附身在她眉间印上一吻:“不难过,以后我陪着你,连着你爸爸那一份。”

  秦司淮眼眶红了,视线渐渐模糊不清,薄唇颤抖着:“好。”

  第一次的遇见,秦司淮只是很感激这个陌生的女孩,给了他那一刻最需要的温暖。

  第二次的遇见是猛烈的心动,他想要她,欲望很强烈。

  或许是命运眷顾他。如果没有第一次的遇见,那第二次的相遇,他心跳可能不会那么猛烈。

嚼碎月光

回忆就先这样,到时候在番外详细更。   最后,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红豆,求评论,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