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61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122 2020-03-04 09:41:19

  秦司淮扶着南清头部,慢慢放平座位,脱下身上西装盖在她身上,附身亲了亲她额头。

  回到位子上,拿起手机给白羽发了个信息过去:“约个医生到棠云半岛,半个小时内,要女的”

  秦司淮控制着车速,不快不慢,车子行驶四十分钟左右才到达棠云半岛。

  门口的白羽看见车子,立马迎了上来。

  秦司淮下车,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钥匙扔给跟过来的保安,倾身抱起熟睡的南清回屋,步伐有些焦虑。

  医生拿着量好了的体温计看了一眼,看向秦司淮:“有点低烧,吃药还是挂水。”

  南清迷迷糊糊中蹦出呢喃一句,鼻音很重:“吃药。”

  秦司淮坐在床边,往上拉了拉被子,探上她额头:“吃药效果怎么样。”

  “只是低烧,吃药也可以抑制。”

  “嗯,那就吃药!”说完便往门外走去,再进来时,手里端了一杯水。

  倒是白羽站在一旁有些无措,老板啥都亲力亲为,他这会儿显得有些多余。

  秦司淮接过药,扶起南清,把药一粒一粒的放进她嘴里,喂她喝下。

  医生开了三天的药量,临走前叮嘱几个注意事项及忌口。

  秦司淮听的极其认真。

  白羽送走医生,不知该走还是该留,纠结中,还是选择回到房间。

  秦司淮看了一眼又回来的人:“你不走!”

  白羽眨巴眼,尴尬抿着嘴,默默退出去,还不忘顺便带上门。

  什么时候,秦总能把放在南清小姐身上的温柔,分给他一点,一丢丢也行啊!

  秦司淮又拿出一床蚕丝被,盖在南清身上,还特意把脖子处往下掖了掖。

  转身出门,不多时,端回一碗正冒着热气的姜水。

  秦司淮把姜水轮着两个碗,来回荡了一会,试了下温度正好,才停下。

  “清清。”

  小声的喊了下,南清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她换了个方向,扶起南清靠在自己身上,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下去。

  南清像断了弦的木偶人,没有任何支撑着,倒在秦司淮怀里。

  顾及她不能见风,他不舍的将她慢慢放下。

  坐在床边不时擦拭着,南清额头闷出如水珠般的虚汗,彻夜未眠。

  南清前脚刚走,韩易安便开始急着送客,总归答应南清照顾病患,两人坚持陪着韩易安吃了顿晚饭,这才离开。

  林边边拽着贺宇航衣角,蹲在地上,怏怏道:“走不动了,队长,背我。”

  贺宇航:“……”现在距离他们离开韩易安家仅有两分钟,小区大门还没走出去。

  三岁小孩,还是八十岁老人!

  想是这么想,还是宠溺地蹲在她面前,林边边得逞一笑。

  林边边伏在贺宇航背上,顺着他短发:“队长,南清交男朋友,韩易安以后该怎么办啊!”

  贺宇叹了声气,拍了下她屁股:“别人的事,我们无权议论。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你林边边这辈子,活着只能和我在一起,死了也只能和我埋在一起。”

  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贺宇航看不见的头顶,林边边嘴角都快扯到耳根。

  “队长,你这简直是霸道总裁的范。”

  “原来你喜欢霸道总裁!”

  贺宇航把人往上提提,加快步伐,跑起来:“回家喽,霸道总裁的小泼妇。”

  “你才是小泼妇呢!”

  “哎呀,你慢点,我要掉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