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67章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152 2020-03-11 12:48:03

  很久很久,秦司淮才找回自己嗓音。

  “她……为什么要自杀。”

  现在的南清,活泼开朗,很难想象出,她曾放弃过生命。

  “你知道一个人,努力一切只是为了让别人认可她,结果却发现被人认可的只是名利,而不是她这个人,这个人该怎么坚持下去……。”

  南清觉得舞蹈拿冠军了,别人就会认可她,却发现别人认可的是冠军而不是她。

  最重要的是,那个别人里面包括了,她最喜欢,敬重的亲人。

  所以她不得不放弃,她当时最喜欢的舞蹈。

  韩易安陈述着一个又一个事实,这些话听在秦司淮耳中,只觉得心里压抑。

  秦司淮走后,韩易安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低着头盯着地上,很久很久。

  他终于,明目张胆的说出了他喜欢南清这件事。

  可好像说出口的那一刻,他就连偷偷喜欢的资格也没有了。

  这场汲汲无终的爱。

  还没开始,便已结束。

  他也不过是在少年时期,伸出力所能及的手,挽救了一位姑娘,可惜没能成为那姑娘的一生,却成为了他的一生。

  往后余生,南清,愿你的世界阳光温柔。

  远处,站着的许漫,想走过去,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

  最终还是没有走过去,他们曾经也是可以坐在一起谈天说地的,后来终究还是嫉妒蒙蔽了双眼。

  现在,她想挽回这一切,希望还来的及。

  病房外,许漫一家三口和袁萍,被秦司淮拒之门外。

  病房内,秦司淮坐在床边椅子上,握着南清的手,一刻也不敢松开。

  医生说,南清吸入一氧化碳过多,能不能醒过来,就看病人自己的意志力。

  秦司淮害怕了,他怕南清真的不想醒过来,就这样沉睡下去。

  他拿着南清的手,一遍遍的亲吻着,嗓音压抑着:“清清,你睡了好久了,该醒过来了。”

  可是躺在床上的女人,只是静静地躺着,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他把脸放在女人的手心,浅浅吻着,一下又一下:“清清,我想你了,想听你说话,想看你笑……”

  尽管他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南清,可是他骗不了心,嗓音逐渐哽咽。

  “拜托你……为了我……不……不要放弃,醒过来……好不好……”

  为什么你要这么好,好到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忍受失去你的痛苦。

  一行热泪,划过脸颊,流到女人无力的手上。

  南清依旧安静躺着,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没有生气,更没有任何反应。

  她好像掉进一个深渊里,明明看见出口,可是她突然好想多睡一会。

  闭上眼睛的瞬间,手心流下的一滴,灼烧着她。

  原来有人在等她,有人需要她。

  最终,一天一夜,秦司淮坐在床边一刻未离,南清依旧沉睡着,医生来看过。

  好在生命体征有好转倾向,但无苏醒意识。

  清晨,阳光明媚。

  秦司淮亲了亲南清额头:“清清,今天天气真好,等你醒了,我们去晒太阳,好不好。”

  回应他的只是一片寂静,唯有的声响,还是仪器的滴答声。

  时间匆匆,转眼已经过去一个星期。

  病床上的南清,脸色渐渐红润,有了血色,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般。

  这一个星期,秦司淮夜以继日的守着,寸步不离。

  他害怕,一不小心错过南清醒来。

  前来「探望」的人,依旧被秦司淮拒之门外,理由。

  医生说的,南清需要静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