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70章不轻不重咬了下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396 2020-03-14 09:29:49

  南清拖着沉重的步伐,在医院外面徘徊一周。一楼大厅里,问诊台上放着日历,南清无意看了一眼。

  距离工作室着火竟然已经过去九天了!

  也就是说她整整躺了九天了!

  怪不得,全身无力,每走一步都想走在棉花上一样,软软的。

  醒来没看到任何一个熟悉的人,南清打算回病房等着。

  刚一转身,撞上一堵肉墙,撞得南清眼冒金星,她防止摔倒,随手抓住一个「东西」。

  贺铮低头,看着抓着自己手臂的手,皙白,修长,好看极了。

  心里竟愉悦几分。

  他从不排斥女人的接近,这种肤白貌美,就更加不会了。

  南清抓着贺铮手臂,良久,晕眩感消失,她抬起头,瞧见自己,情急之下抓住陌生人,急忙松开。

  嗓音极致沙哑,开口嗓子就发痒:“对……不……起。”

  怕对方听不清,她还善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明明很简单的几个字,南清却说的极其艰难。

  贺铮扯出一抹礼貌的笑,如绅士一般开口:“没关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攻克女人第一步,初次见面,一定要留下最好的一面。

  南清同样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觊觎嗓子疼,她没开口,摇了摇头。

  南清打算越过他,回去病房,手臂突然被拉住,她回头,疑惑看向贺铮。

  贺铮松开手,浅笑,伸出手,南清下意识躲了一下。

  贺铮上前一步,拿掉落在南清肩头叶子,放在掌心,移到南清面前。

  南清:“……”

  对于这俗到不能再俗的套路,南清有些无语,出于礼貌,她还是说了谢谢,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贺铮看着南清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魅笑。

  秦司淮结束通话后,急匆匆赶到病房,望着空空如也的病床,他欣喜。

  可是找了一圈,室内没有南清的身影。

  一回头,便看到站着门口一身病服的纤弱女人。

  南清看见眼前的人,泪水在眼眶循环打转,眼前人影渐渐模糊,她哽咽道:“阿淮。”

  她抬起袖子擦擦眼睛,想看清眼前的人,却猛的被揽进怀中。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南清深呼吸,闻着她身上令她心安的味道,抬手回搂着他。

  秦司淮把人紧紧圈在怀里,感受这一刻,低下头埋在南清颈窝:“清清,你终于醒了。”

  谢谢你,醒过来。

  这刻,一直笼罩在秦司淮头顶的乌云顷刻间散开,他的世界太阳再次升了起来。

  秦司淮有一下没一下的浅吻着南清脖子,带着呼出的气息,南清痒,缩着脖子:“好痒啊!”

  嗓音依旧哑着。

  男人重量压在身上,南清本就浑身无力,只能硬撑着。

  秦司淮好一会儿才放开她,失而复得的惊喜,他有些不敢相信。

  秦司淮绕过她,转身反锁上门,拉着南清抵在门上:“去哪儿了!”

  南清靠在门上,看着他笑,言简意核:“去找你了。”

  刚醒来,整个人懵懵的,心里又空落落的,就想见他。

  秦司淮手掌放在她脖子上,上下摩莎着刚刚不小心弄出来的红痕,压抑着:“清清,你亲亲我,好不好。”

  他感觉好不真实。

  说完还故意低下头,向她凑近。

  南清求之不得,双手环绕他脖子,踮起脚尖,吻在他冰凉的唇上。

  轻轻浅浅允着。

  秦司淮没有回应,任她吻着,只是环在她腰间的手,越来越紧。

  逐渐,南清呼吸有些困难,她低着头,喘着粗气。

  可某人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弯腰在南清脖子上不轻不重咬了下,南清吃痛,惊呼一声。

  “清清,知道错了吗?”他又低下头,重重的咬了一下:“答应我,以后再不做这么危险的事,别人的命也不需要你救。”

  别人的命重要,她的命更重要。

  明明这句话很自私,可南清却听的心里酸涩。

  其实南清并不是想做好人,她也不乐意做,她只是很同情那个和自己有着相同经历的孩子。

  冲进火场那一刻,她承认,面对生死,她的确后悔了。

  可是,如果她走了,那个被遗忘的孩子,只有死路一条。

  她也只不过做了,万千民众都会做的选择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