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乌云下的月亮

第76章小女子为情,能屈能伸

乌云下的月亮 嚼碎月光 1361 2020-03-18 14:15:42

  玻璃窗外艳阳高照,微风乍起,窗内,一股火药味弥漫在空气中。

  贺铮笑了笑,不以为意:“我与南小姐于医院相识,便一见倾心,原来,秦总也认识南小姐,当真是有缘。”

  秦司淮见他执迷不悟,忍无可忍,从沙发上起来,揪着贺铮衣领摁在墙上,冷言冷语。

  “狗屁一见倾心,你打的什么注意你心里明白,你如果再敢出现在她视线里,会有人替你把棺材准备好。”

  贺铮心虚,脸色逐渐发白,想挣脱,奈何被摁在玻璃墙上丝毫使不上力:“实不相瞒,我对南小姐一见钟情,世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不知秦总为何要阻止。”

  白羽站在后面,听到这里,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一肚子的疑惑瞬间解开,原来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秦司淮把贺铮用力的往玻璃上摁着,台岩硌得贺铮脊背发疼:“你不配,因为你脏。”

  牵扯间,那忽明忽暗的吻痕,一次又一次映在他眼中,如若不是必然,秦司淮碰都不会碰贺铮。

  这种私生活混乱的人,哪怕是真心喜欢南清,秦司淮也觉得是在侮辱南清。

  做不到洁身自好,何谈喜欢。

  贺铮一时语塞,还没来的及开口,秦司淮又把贺铮往后推了一下,贺铮疼的嘶出声。

  秦司淮松开他,退了一步,拉远距离,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擦擦手,垃圾扔在垃圾桶里,整个过程面色异常平静。

  “今天多有打扰,十分抱歉。”

  语气轻佻,神情泰然自若,丝毫让人感觉不到他有抱歉的意思,反而有一种宣战的意思。

  走到门口,秦司淮停下脚步,连头也没回:“贺总,千万别动不该有的心思,我不是什么好人。”

  千万别挑战他仅有的耐心。

  他叫贺铮贺总,且这两个字故意加了重音,似在提醒着贺铮,或许有一天这个称呼就不属于他了,带着威胁的意味。

  门外办公室的人,看似在工作,实则眼神飘忽不定,秦司淮忽视一切,盛气凛然走过去。

  贺铮不傻,懂得孰重孰轻,秦司淮今天没到余家老宅找他,而是来了公司,已是给足他面子。

  若是闹到老宅,余老爷子知道,他这个位置或许要易主。

  贺铮播下内线:“通知下去,今天的事情,每个人嘴给我封紧。”

  大厦楼下。

  秦司淮坐在车内后座,看着手上不知何时蹭掉的皮,往外冒着血珠,那丫头看到又该担心了。

  想着想着,嘴角笑意加深,整个眉眼间尽是温柔。

  白羽小心翼翼的问:“秦……秦总,回公司还是去医院。”

  “去医院。”回公司干嘛?对着那堆枯燥的文件,末了,想到什么:“找一家花店停下。”

  白羽:得,您谈恋爱重要,公司排脑后勺。

  病房内。

  在林边边威逼利诱下,南清无奈听着林边边讲娱乐圈里的帅哥。

  说的口渴了,林边边伸手拿个梨咬了一口:“那腹肌,看着都流口水,偷偷告诉你,比我家队长的还有料。”

  林边边八卦之心爆发,一发不可收拾,什么腿长一米八,什么喉结诱人……

  “你家那位身材有料吗?”

  说着,林边边淫荡一笑,轻佻眉毛。

  “你们有没有那个……”

  林边边不是那种迂腐的思想,男女之事在她眼里正常不过吃饭,上厕所。

  南清懵了一下,反应过来,耳根泛着淡淡的红:“不是在聊你那些帅哥吗?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这种事情多难以启齿,南清试图转移话题。

  林边边揉揉鼻子,噘嘴,淡淡说到:“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看你脖子,你们肯定有过……嘻嘻。”

  南清尴尬捂着脖子,应该是上午他弄得,她也没在意。

  “好了,别拿我开涮了。再说我就跟贺宇航举报,你说别的男人身材比他好。”

  不好意思中竟还有些结结巴巴。

  提到贺宇航,林边边瞬间乖巧,做了个闭嘴的动作:“我错了,求放过。”

  小女子为情,能屈能伸。

  两人聊的嗨,没注意到外面站着脸色漆黑的人。

嚼碎月光

答应那位小可爱的二更来了,出来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