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你能与我白头到老

一颗心,在等你

愿你能与我白头到老 缘语瑶 2130 2020-01-20 20:51:50

  首先,我先重申,我不是像缘兮那样……比较专业的写手,另一个是这个序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写……文笔不好,但求别嫌弃,给我留点薄面。

  其实最初我是不太同意小缘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的。因为我是一个自尊心比较强的一个人。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我那些不好的事情……然后我就找到小缘,假用威胁的气吓唬她:“你要敢把这些东西写出来,我们就分手!”

  小缘愣住了,站在原地,像是石化了一般盯着我看。良久,我见她动了,她走进房间,不到五分钟便又出来了,手里提着一布袋的东西朝着我的胸口甩了过来。砸到我的时候我还是懵的,只见她冲到我面前,歇斯底里地对我大吼:“分!那就分吧!我也不在乎了!我明天就去跟我爸给我介绍的人结婚!”

  我这一听,怒火就上头了,脑子一热就也放了狠话:“那就分呗!我早就不在乎了!你不是明天就去结婚吗?!老子也结,老子干嘛一定要跟你在一起?!老子的床上也不缺暖床人,老子现在上大街上随便找一个结婚!分吧分吧!”

  然后我就转身向门走去,然后那一袋子东西就砸到了我后背。我虽然当过一两年的兵,但是刚才那一下就钻心地痛。“那里面都是你的东西!拿了一起走吧!”

  我转身,看了一眼她。她虽然眼睛红红的,但是眼晴里却没有一丝不舍。我在身侧的手瞬间握紧了拳头,蹲下拿了那一袋东西,转身开门出去后,便狠狠地甩了门。走下楼的时候碰见了小缘的哥哥,他一把拉住我:“Jack,怎么了?哭成这样?”

  我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我眼睛进沙子了而已。还有,我不认识你,别叫我的英文名!”

  “莫名其妙!”

  我坐上停在路边等我的车里。目光对上了车前的后视镜,脸上全是泪痕。我对自已说:“哭什么哭?!凭什么这样的人能得到你的心?!”

  前面正在开车的凌叔:“小皓,你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做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噩梦。”

  “哦。”

  于是,自那天以后,我便再也没有再跟小缘联系,并且一直在非常“积极”地去我爸我妈我哥我姐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安排的相亲。

  可能是因为赌气,在相亲的第十九次对爸妈宣布就这个人了。但是我要先相处相处,了解了互相再去考虑与那个人的婚事。

  他们都没有任何异议。

  但是不与小缘再见的第八天,莫名其妙地开始想小缘。

  六个月的不停止的思念让我觉得我自己很可耻,就拉着小静(当时要与我结婚的人)陪我去街上逛一逛。

  我承认我在生活中的一点小事地开始和周边的人闹矛盾,还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小孩子气、很幼稚,也很冲动,也容易生气。但是我的小孩子气更多的是赌气,我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想给最爱的人一句“我爱你”经常会在准备说“爱”这个字的时候卡壳……

  那天刚刚出门到购物中心,就迎面看见小缘两只手都提了很多东西,我的视线与她的视线相交错。我们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她就当没有看见我一般与我……擦肩而过……

  我没有转身,而是抓住她的手腕。“就这么走了?”

  我当时用一种十分冷嘲热讽的口气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她……拂掉了我的手。淡淡的说道:“都过去了。”

  这样让人痛心的四个字让我脑子一热,去开小缘的手,她踉跄得差点坐在地上。我另一只手抓住正在挑花的小静的手,转了一圈,当着她的面吻了小静。

  我虽然觉得这个方法有些冲动,但是我想让她也尝尝心痛的滋味,去感受感受伤心的痛。我恨,我恨,我恨她的不在乎我们的感情,我开始讨厌她,开始厌恶她……

  可是,她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转身就走了。

  “张大哥……”小静喊了喊我。

  “刚才,对不起啊。”我貌似说了一句废话。

  “刚才的……”

  “你要多少钱吧。”老子也不是很缺钱。反正跟田静静也是演戏。

  “不是。刚刚我的时那……个……是初吻……”

  “那我是不是应该对你负责啊?”我厌烦地摆了摆手。“不就吻了你一下吗!”

  “可以。要不然我们结婚吧!”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她看:“你岛国青春教育片看多了吧!”

  “嗯嗯嗯嗯!……”这孩子想嫁人想疯了吧?!

  “再说吧!”我摸棱两可回答了一句。

  ——

  我说完便烦躁地上了车,没等小静上来,就免费请她吃了一顿汽车尾气。我按了广播键,从里面流出了一首歌:

  “我爱谁

  跨不过

  从不觉得错

  自以为抓着痛

  就能往回忆里躲

  偏执相信着

  受诅咒的水晶球

  可能阻挡心痛的理由

  而你却靠近了

  逼我们视线交错

  原地不动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这分钟

  ……

  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

  回中原

  放下西凉

  没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

  我没有想到我听这首歌听了好几遍,听着听着就来到了……小缘家的……楼下。

  我有些不知所措,到底是上去还是不上去。我拿出手机,有些心虚地给她打电话。

  接通后十几秒,就听见小缘的声音,口气有些……不正常:“干什么!”好吧,怪我怪我,是被我气的。

  我的字典里从来都没出现过“心虚”这两个字。这次是第一次。我的声音有些不自信:“瑶瑶,我们……去吃饭……好不好……好?”

  “Why?怎么是我跟你一起去吃饭?你怎么不叫你的未婚妻小静呢?你是大人物,万一被狗仔拍到了,我可是要顶着‘小三’这个名号去好好火一把的呀。”

  “反正我不管!今晚八点半,※※大酒店,来不来随便你。”我使出小孩子脾气,像青春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其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觉得她能来。

  但是,幸好。哦!上帝保佑,她还是来了。

  我迈出一大步,引她迈出一小步。这样的开始也是好的。

  ——

  现在,我们已经合法了。

  第一次觉得,“破镜重圆”这样的爱情永远都是美好的。

  感谢小缘她没有扔下我,也感谢命运让我再次遇到她。

  ————张皓月

  ————19年10月写于北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