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愿你能与我白头到老

楔子

愿你能与我白头到老 缘语瑶 2359 2020-01-21 15:50:21

  枣庄最近的天气不是怎么好。今天一起床我就打了好几个喷嚏。今天刚从学校的西门进来,见门口值班的老大爷都穿着厚厚的棉大衣,头上顶着一个大貂帽。我匆匆打了个招呼就跑了进来,回到办公室,瞬间感觉暖和多了。刚刚坐下,就从天上掉下来了一个暖宝贴,我偏头,见闺蜜黎晨初正紧紧裹着被子坐在位置上看试卷,我刚一走近,她就朝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小黎,生病了就赶紧请假回家吧!”她隔壁桌的梅姐递给我了一张纸巾。

  “不行啊!瑶瑶,我还有五十多个孩子等我讲课呢!”我被她的敬业精神感动到了,正想说些什么,她又来一句:“我这要请假,全勤奖可没了。”我默默回到了座位上。对前面的张老师说了一句“谢谢”。

  张老师有点懵,问了一句:“谢我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

  我把桌子上的暖宝贴拿起来示意了一下他:“我的意思是谢谢你的暖宝贴。”

  “没什么。全办公室的老师我都发了。”张老师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然后继续拿起红笔改作业。我也低下了头,盯着电脑屏幕,检查了一下一会儿上课时要用的课件。

  -

  《浣溪沙》(宋)李清照

  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

  “啊嚏!”我狠狠打了个喷嚏。下一秒离上课还有五分钟的提示铃已经响起来了,我收拾了一下上课时需要用的东西,跟大家说了一声我去上班了,走之前抽了黎晨初的几张卫生纸。“小黎,你要是实在坚持不下去,请假回家吧!我先走了,记得多喝热水。”我怎么感觉我现在这么像是黎晨初的老妈呢!

  我刚进教室时,上课铃也刚刚响起。我在心里暗暗感叹道:“真是来的早(虽然现在也不早了)不加来的巧啊!”

  “起立!”副班长北辰喊了起立,然后我听到许多“合声”:“老师好……老师好……”好的天啊!你们这是唱大合唱呢……

  “天太冷了,大家都坐下吧。”我从讲台底下抽出一张凳子(我现在都不想坐了,你们可想而知这天气得有多冷)。

  “啊嚏!”我插上课件准备讲课,一声打喷嚏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我回头看,惊得差点儿把眼眶里的隐形眼镜给掉下来。“那个……巫贤,你没必要这么夸张吧……你要是实在受不了的话,要不你就去你班主任的办公室去请一下假吧。”我看着身上裹着厚厚的棉被的巫贤,艰难地开口。

  “没事的,袁老师,我觉得我可以在这40分钟的课里坚持下去的!”My God,我想这以后的未来新时代的接班人我就可以不用操心了……

  “袁老师!”巫贤的同桌唐小静举了举手。我示意她起来,她说了一句话让我特想把刚刚心里想的那句话收回。“老师,巫贤他根本就不是能坚持,他位洞里有缘清照的小说,他准备一会儿上你的课时用被子作掩护把最后的30多页的内容看完!”

  “行了行了,都跑题了!回到正轨,起回到正轨!我们今天学习李清照的《浣溪沙*小院闲窗春已深》。有哪位同学提前预习了,与我们介绍介绍李清照?”

  “李想。”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济南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李想同学预习得很好,下面,我来问一下大家,谁会背这首词?”我见都没人举手,就提了一个比较有诱惑的条件:“谁能背下来,我就给他说一个秘密。”

  好吧,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招还是挺管用的。全班三分之二的孩子都举手了。

  “郝然。”

  “《浣溪沙》,宋,李清照。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远岫出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Very good!大家鼓掌!”

  “老师老师,你秘密到底是什么?你赶紧说呀!”

  我点了点电脑上的笔,用横线把“倚楼无语理瑶琴”画了下来。“我的名字是袁语瑶。小的时候爹娘给起名给起了个这样的名,名的取源就是这首词里的这句话。”

  -

  “打一份辣炖雪鱼,再来一碗汤,再给我两个馒头。”我冲打饭的老师傅要了这些饭。

  “哎,小袁,你爸爸的身体最近还行吧?”

  “还就那样吧,挺硬朗的。”我端起饭菜,“前不久,我哥还给他老人家报了所老年大学。”

  “瑶瑶瑶瑶,你看,咱们学校的伙食真是越来越好了。”我刚坐下,排在我后面的后面的小黎就朝我奔来。

  “是呀,是呀!”我用筷子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嗯!辣味也足!”

  “我爱谁,跨不过……”电话铃响了,我不得不放下筷子,接起电话。“喂?哥。有什么事吗?”

  “喂,妹妹。”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袁未影极少时候叫我妹,我觉得一定有大事发生。“妹妹,好妹妹,你爸又催我给你相亲了……”

  “哦。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把手机放在桌子上,继续吃饭。

  “明年的寒假,你就随便拉一个人过来给爸演演戏吧!”

  “袁未影,我再一次好脾气的给你重申一遍:那是你的事情!跟老娘没关系。”我挂了电话,并关了机。

  -

  “瑶瑶,我们走吧。”小黎刚才吃饭的时候跟我说,万达广场里的购物中心今天有口红打折,非要拉我去跟看她一块抢购。我不想去,她就用一个特别特别有诱惑力的东西作交换,换了我午休的时间。最后的结果是,我,袁语瑶未经得起考验,已经跪倒在了带有琼瑶亲笔签名的《梅花三弄》的石榴裙下……

  刚出校门,就被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手里的东西全都掉在地上,小黎赶忙拉我和那个被撞倒的男青年起来。

  他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呆住了。

  他……他……他……他不正是我夜夜辗转反侧所思念的人吗?!

  我们就相隔几米的距离。但是时间的距离已经有八年那么长。

  他应该也看到我了,他也愣了愣,几秒后,他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嗨……好久不见。”

  是。确实。好久不见。的确是好久不见。整整8年了,他回来了,带给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好久不见”。

  你相信命运吗?我曾经也不相信,但是我现在相信了。八年的时间足够让我忘掉过去,重新经营一段恋情。

  我上前就是一拳头。

  我根本不在乎周边有没有人,歇斯底里的对他大吼了一声:“张皓月,你TM还知道回来?!”

  好吧,这是我第一次骂人。

  -

  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八年前。我记忆有些混乱了。

  我想必须要从头开始回忆!

  必须要从头开始回忆!

  要从头开始回忆!

  从头开始回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