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不容易

将军不容易

侧耳听风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2-01上架
  • 79245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将军府小姑姑

将军不容易 侧耳听风 2093 2020-02-01 17:19:47

  金秋之际,天高云淡,大卫盛都,西北长生山,崇国寺。

  山峦起伏,阳光普照,香气缭绕,宽阔的山门,善信来来往往,这崇国寺的香火极盛。

  高大的鼓楼钟楼,香火不断的佛塔,但凡进入寺庙的善信,无不在佛塔前叩拜祈福。

  寺中银杏簇簇,伴随着弥漫的香火,还有远处有序的木鱼声,让人不由得放平了呼吸,缓和了心境。

  刚刚烫了戒疤的沙弥捧着香油,脚步匆匆又尽量无声顺着配殿的后门进入。

  殿中木鱼声声,一下一下的回响着。

  每日里,崇国寺都会有许多的善信来供奉祈福,不过这里却无人打扰。

  殿中,年岁稍大的僧人敲着木鱼,闭眼诵经。

  另一侧,三个蒲团上跪着三个女子,两个年纪尚小的在后侧,发髻简单,又干净利落,看得出身份来,这是两个丫鬟。

  另外一个女子一身素裙,黑发如瀑,半挽而起,只坠一根素簪。

  跪在蒲团之上,纤细的肩背挺直,姿态端雅。跪在这里接近两个时辰,她不曾动摇过分毫。

  额头光洁,蛾眉如黛,闭着眼睛,眼睫纤长。

  默默地诵经,随着僧人手下的木鱼,不疾不徐,虔诚而认真。

  终于,木鱼声停了,那边僧人也睁开了眼睛。

  阮泱泱缓缓地深吸口气,掀开眼睫,星眸明亮,那里面好似真有星辰。

  “多谢师傅。”双手合十,阮泱泱朝着那僧人的方向低头。她的动作与声音皆不疾不徐,从容而庄雅。

  那僧人亦双手合十,起身,走出了殿内。

  “小姐,时辰差不多了,咱们也回府吧。”跪在后面的丫鬟发声,向前探身,也控制不住龇牙咧嘴。跪的太久,她腿都麻了。

  “好。”阮泱泱微微颌首,下一刻身后那两个丫鬟也站起身。

  跪了两个多时辰,她们俩站起来险些跌倒。揉了揉膝盖,两个人快速的挪到阮泱泱两侧,将她扶了起来。

  站起身,她也不由眉峰微蹙,即便是有一身钢筋铁骨,长久的跪着,这两条腿儿也还是受不了。

  深吸口气,舒展开眉峰,即便是不舒服,她也让自己的表情做到最从容镇定。

  “老夫人已走了半月有余,小姐每日都来诵经祈福,长跪数个时辰,老夫人必然已看到了小姐的孝心。”小棠点燃一炷香,送到阮泱泱手中,一边小声道。

  接过那炷香,阮泱泱高举至额头,朝着供奉的牌位鞠躬。

  这里供奉着半月之前因病去世的老夫人的牌位,还有三年前战死沙场的老将军的牌位。

  老将军一生戎马,驻守东疆。

  大卫与东夷战争不断,七年前更是大举来犯,老将军抵御蛮寇,功绩斐然。

  去世后,遗体送回盛都,大殓下葬。

  这期间,老夫人都极其刚强,将门风范不止男儿。

  如今,老夫人亦去世。而老夫人去世,所有的事情皆是阮泱泱一手操办。并且老夫人弥留之际,将这将军府管家的权利全部交给了阮泱泱,在少将军邺无渊成家之前,整个将军府都是她说了算。

  当然了,将军府里也不是没有其他主子,譬如老将军的妾室二夫人,还有二夫人的女儿,也就是将军府的庶室小姐。

  只不过,老夫人不喜她们,她在世时便没有她们母女的地位。去世了,又岂会将掌家的权利交给她们?

  丫鬟小梨接过阮泱泱手里的香,插好。

  离开这配殿,阳光和着香火味儿将人笼罩,阮泱泱若有似无的轻呼口气。不过,她的姿态仍旧是无比端庄,行走之时,迈出的步子不大不小,从容而稳定。

  小棠小梨跟在她身边,步子就要急促一些了,两个小丫头年纪不大,从个头上就看得出。

  阮泱泱纤细而修长,仅着素裙,却也难掩仙姿佚貌。

  走下配殿的台阶,这里有将军府的下人在候着,别看只是下人,但无不肩背结实,都是有些功夫的。

  下人前后开路,护送阮泱泱离开崇国寺。

  路径石砖铺就,两侧是长势极好的银杏树,斑驳的阳光落在她脸上,白皙如玉,双眸如星,唇红齿白,庄雅绰秀。

  走出山门,来往的善信仍旧络绎不绝。

  这盛都的百姓眼力是十分好的,但凡见到这身边跟着下人和丫鬟的,他们都会远远地避开。毕竟,盛都可是天子脚下,高官权贵,数不胜数。

  在人最多的主街上,扔出去一个馒头,有七成的概率会砸到权贵的头上。

  平民百姓,惹不起,避开为上策。

  “给小姑姑请安。小姑姑,这是吕公子刚刚派人送来的,他知道您在崇国寺为老夫人诵经祈福,就直接送到这儿来了。”山门外,府中大管家手底下的学徒尚青快步的跑过来。他是随着阮泱泱一同来的,一直候在这崇国寺的山门外。

  看向他手中捧着的包裹,已经摊开了,里面包着的是什么,一眼就看得到。

  是包装精美的名册,多达十数个。

  视线在那一摞名册上停留了片刻,阮泱泱抬手把包袱重新系上,“这各家一直有意,老夫人在世时,来往过多少已数不清了。眼下老夫人刚刚去世,还在丧期,虽将军被军情缠身,圣上特许将军移孝作忠。不管是东疆边关,还是朝堂圣上,那么多双眼睛在看。这东西秘密送来,你一定要如此大张旗鼓,被所有人都看见么?”

  尚青眨了眨眼睛,随后立即点头认错,是他思虑不周了。

  “算了,回府吧。小梨,把东西收着。”来来往往人太多了,这些不能被外人知道的东西,还是得回府才能翻看。

  小梨将名册收着,之后快步的朝着一直等候在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顺着小棠的搀扶进了马车,阮泱泱才若有似无的松了口气。眼见小梨将包起来的名册放进马车,之后她和小棠就坐在了车外,这马车里只有阮泱泱一个人。

  一直端正的肩背微微塌下来一些,看着那包裹,她闭了闭眼睛,那些名册都是各个名门闺秀的个人详情。

  老夫人去世,交给了她一个重任,要她给那位从小便随着老将军在东疆边关历练的将军找个媳妇儿。

  她老人家在世的时候都没完成这事儿,交给她……她压力好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