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五 东方术法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49 2020-02-09 14:55:00

  “我如果不虚弱,她就会忌惮我了。”落羽小声地念叨了一句将药瓶扔开,继续弄着香炉里的香料。

  碧落回了主殿,看见崖香正在打坐,暗自感慨她的勤奋外,拿起角落里的一柄长杆换着已经快要烧完的烛。

  “今日怎么是你来换?”

  座上的人并未睁眼,却已经感知到这个尽量减弱着自己存在感的碧落。

  “我是来替……替落羽的。”

  “谁允的?”

  崖香的眼睛慢慢睁开,美目流转之间却有一道精光射出,像是一道枷锁加在碧落身上,令她膝盖一软,一下就跪了下去:“我……我看他伤得极重,所以……所以才来替他,怕他影响了尊上修行。”

  说完,她已经双手举过头顶,虔诚地俯身而下,行了一个大礼。

  赤云殿内,只有崖香为神界身份,但其余的魔族却没有一个不敢不信服她的,毕竟光是自家魔君那个性格就不是他们敢反叛的。

  菘蓝长相温润如谪仙,但性格却是与长相大相径庭,不仅嗜杀,而且无情,除了赤云殿的这位上神之外,别的再是难以让他能笑脸以对,事事迁就。

  但这赤云殿的上神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不仅曾经斩杀上任魔君,横扫魔族大军令魔界众人闻风丧胆,更是个连神界都忌讳莫深的神仙,她喜怒无常,摸不准喜好,又鲜有敌手,实在是个没人敢得罪的人物。

  碧落诚心诚意地叩拜让她的脸色稍稍好了些,她也知道碧落是菘蓝为她特地寻来,的确是个忠心耿耿的,所以也懒得再去责难她:“行了,退下吧。”

  “是。”

  碧落松了一大口气慢慢起身退出去,在走之前悄悄看了一眼,见崖香已经如同无事发生一般重新合眼,这才真的放下心。

  她才刚离开,落羽就垫着脚尖走进了殿内,悄悄地在殿内东面一角放下了香炉,然后蹲在一旁看着丝丝烟雾从中飘出来。

  此时的崖香有些奇怪地睁开眼睛,看着那个瘦弱得几乎快要被忽略掉的少年,即便是穿着白色,背影看起来仍旧是空空荡荡的。

  起身踱步过去,她负手站在他身后看着,见他像个孩子似的拿着手指在和烟雾嬉戏,可怜得像没有玩具的孩童。

  依稀可以看见他那棱角分明的侧脸,还有瘦脱相的下颌骨,她终于提着依旧冷冰冰的声音问道:“好玩吗?”

  “尊……尊上?”他似乎吓了一跳,卑微地低下头继续蹲着:“我只是见这烟发散得有些慢,所以才想着动动它。”

  崖香右手轻举,在那香炉上方虚扶一下,然后食指和无名指轻捻,那香炉立即犹如被疾风扑打一般,浓厚的烟雾散了出去,并且极有秩序地落去每一个角落,一时之间,殿内每个角落都充满着香味。

  落羽被她这样的招式给震惊到了,他睁大了一双看起来很干净的眼睛,水汪汪地抬头看着她:“敢问尊上,这是什么术法?”

  “不过是一些寻常的术法罢了。”

  “原来……东方的术法已经精进到了如此地步。”

  落羽埋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是一个只会冒尖牙和指甲的血族,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不是精进。”崖香难得来了兴致,慢慢走回去坐下,拿起一盏茶看着里面不太清澈的液体:“而是你们从未真正瞧见过东方的力量。”

  落羽湿漉漉的眼睛眨了眨,手抱着膝盖歪着头想了想:“我只听闻曾有一位东方大陆的仙人去了我们的国度,初到时还未展露实力就被奉为神明,受众人膜拜。”

  “逃去那边的仙人多了去了。”

  说完这句话,崖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跟他聊起了天,许是他看起来太可怜了,让她心中不由得悲悯了起来。

  “那……这样的术法。”落羽学着她方才的样子比了比:“我们也能学习吗?”

  崖香的眼神却在他比了那个动作后瞬变,因为他方才做了动作之后,手下的空气出现了细微的变化,这是至少修到了末品真人才会有的变化。

  虽然也只有她这样的上神才能发觉这个异常,但这件事实在是太过诡异,先不论西方异世来的人无法修习道法仙术,就凭他这血族身份,就不该出现这样的事。

  但她能真实地闻到他身上的血气,这是一个纯种血族才有的气息,绝对出不了错。

  才放下的疑心又被提了起来,这个血族能找到这里来,还能拿出异世录这样涵盖东西方神秘文化的宝物来,一定不简单。

  看着他虚弱到要扶着膝盖才能站起来,崖香起身走过去,掐着他的下巴令他不得不埋着腰看着自己的眼睛:“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逃难。”他的眼睛一片赤诚。

  血族没有心跳也没有温度,所以无法以衡量常人的方法去衡量他们是否有说谎,且他们的生存方式,是以一种灵魂升灵附在躯体上的方式,也与常人不同,所以更无法用仙术探查他的内心深处。

  “还有呢?”

  “寻求庇护。”

  崖香手里的动作不断收紧,力气大得几乎要捏碎他的下巴,但仍旧没有威胁到他的眼神变化,甚至连龇牙咧嘴都没有。

  “是否有预谋?”

  “如果说是闻名过尊上,那就算是有。”

  她一把放开他,冷眼看着他靠在墙上捂着下巴红了眼睛:“所以说,你是冲着本尊来的?”

  学着碧落教的动作,他第一次虔诚地跪在她面前:“我知道只有尊上才能护得了我。”

  “你为什么认定本尊一定会护你?”

  她拧眉看着他慢慢支起身子,还有些矫情地捂着嘴咳了咳:“因为我可以为尊上做任何事。”

  “包括去死?”

  “包括去死。”

  崖香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开,负手站在殿门处看着外面常年都是黑色的半空:“你不是想活吗?怎会包括去死?”

  “因为我……只为尊上而死。”落羽声音虽轻,却落地有声。

  平地起了一阵风,轻轻吹起了崖香的衣角,跳跃之下,竟和那烛火有些相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