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十三 五鬼之幡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01 2020-02-16 11:00:00

  这时,从后面慢慢走出来一个带着凤羽面具的男子,先不论那面具有多五彩纷呈、艳丽浮华,便是那身上穿得犹如花蝴蝶一样的衣衫就令人反感。

  崖香看着那人负着手趾高气昂的样子冷笑了一下,微抬起下巴:“妖族如今竟破败至此了?”

  “你这小女子说话好生狂妄!”那男子又拿出一把孔雀尾制成的扇子扇了扇:“到了我妖族的地界不知要先向本皇行礼吗?”

  “行礼?”崖香轻挑了一下眉,抬起右手细细看着:“尔等见本尊的确该行三叩九拜的大礼。”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那人扔开扇子腾到半空,右手祭出一面幡旗高举:“今日便叫你瞧瞧厉害!”

  “五鬼幡?”崖香勾了勾唇,歪着头退开一小步:“唔,那便瞧瞧。”

  此时,从结界内的各处突然爬出许多蝮蛇,吐着蛇信子朝着崖香的方向靠近,它们的眼睛里一片绿油油的光,嘴边的尖牙犹如淬血一般闪着红光。

  落羽看着这场面本以为这些蛇不过又是一批寻死的,但当它们到了结界边缘的时候,却突然立住了身形。

  半空上的那人嘴里念念有词,还轻摇着五鬼幡,那些蝮蛇就突然疯了起来,对着自己的同伴撕咬了起来,不一会儿地上又是一片尸体。

  但五鬼幡却开始慢慢泛起如同鬼火一般的光,一闪一闪地照着那些蛇的尸体。

  平地里起了一阵雾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而不远处那人的声音却近如在耳边,仿佛在轻声吟唱着什么。

  “招鬼术?”崖香依旧冷冷地看着这一切:“看来妖族这些年学了不少本事。”

  蛇的身体上渐渐形成了一个个蛇影,黑乎乎的一团看不清模样,但它们却轻易地穿出了结界,飘向了崖香站的方向。

  “尊上小心!”落羽见她依旧未动,着急地大喊着。

  但她却像是没听到一般,静静地站在原地未动,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心急之下,他体内的血气上涌,跟着眼睛也泛起了血光,嘴边的尖牙和手指的指甲立即变长,几乎是用无法看清的速度出现在她的面前,挥手用指甲划破了一条蛇影。

  崖香这才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的背影,见他一面护着自己,一面与那些蛇影对阵。

  “呵……血族?”那人又是召来更多的蝮蛇:“那便一起陪葬吧!”

  “尊上快退开!”

  落羽的手臂上已经被那些蛇影伤到,落下了一条条似淤青般的伤痕,那伤痕里的淤青慢慢从内里爬到了表面,变成了淤血流了出来。

  她仍然还是看着,她并不是反应不过来,而是好奇这个血族到底在做什么?

  只见他几乎已经用尽了全力在抵挡着五鬼幡的招鬼术,在自己已经浑身伤痕的同时,竟然也护得她未被任何一物近身。

  五鬼幡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晃得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图案,而结界旁的尸体已经堆积成了好几座小山。

  不少的蛇影在落羽手中被撕成两半,掉落在地后又迅速听到五鬼幡的号召跃起来,凭着半截身子继续战斗。

  终于,崖香动了动,她从背后拿起落羽的右手手臂轻声道:“本尊这便教你如何使落魂阵。”

  落羽愣了一愣,另一只手再次挥开两条蛇影:“此时只用阵法?”

  “对付他,落魂阵足够了。”

  说完,她已经在他耳旁轻念着心法口诀,那声音明明轻得如同羽毛,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他的胸口,一会儿似大钟,一会儿似鼓点。

  听着她所说的指法,落羽的手指有些不听使唤地快速掐着,不一会儿,一阵幽蓝色的光从他手中放出,照亮了身前的一大片地方。

  而她却握着他的手腕轻呵一声:“起!”

  落羽整个人都被她带到了半空之上,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眼前只能看到一道道金光滑过。

  “落!”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整个人又开始急速降落,掐诀的右手不自觉地覆下,在单膝碰到地面的时候,手心拍向地面。

  一个蓝色的法阵从他掌心展出,甚至还带起了一层层气浪推开了蛇影,打向了五鬼幡。

  那人立即被拍出了一丈远,捂着胸口落地:“一个血族……怎么可能?”

  落羽的手心还在发亮,随着法阵的展开他不自觉地站起身子,左手推着右手的经脉向下,阵法直接穿过结界落在那人的身上,将他手里的五鬼幡绞成了一堆碎布。

  这强大的力量吓到了落羽,他有些反应不及地转头看向已经退开的崖香:“尊上,这基础阵法这么厉害?”

  “嗯。”

  淡淡地应了他一声,崖香直接飞身入了结界,直朝那人而去。

  “别别别……别动手,我认输还不行吗?”

  那人见崖香竟然能毫发无损地穿过结界,只是眨眼之间就来了自己面前,害怕地连脚都往后缩了一缩。

  “你便是新任妖皇?”扫了一眼地上碎裂的五鬼幡,崖香垂眼看着还躺在地上的人:“只有这点本事?”

  “我们妖族被关在这里上万年,没被灭族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有所长进?”

  与之前那副趾高气昂的态度不同,那人十分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都来不及掸去身上的灰就急忙行了一礼:“妖族妖皇染尘见过仙女姐姐。”

  崖香对他的话不以为意,只是抬眸看向了远处,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本尊受神界所托,特来查验你妖族是否有人逃去了人界。”

  “不曾。”那人掂了掂自己的宽宽大大的衣袖:“仙女姐姐,你也看到了这结界压根出不去,哪里会有人逃出去嘛。”

  “可你刚才不是就让那蛇影出去了?”

  “蛇影只是影,没有实体的,就算跑出去一见到阳光就会消失的。”

  那人笑着左顾右盼了一番,从一堆尸体里翻出一个凳子,用衣袖擦了擦上面的血污后,才放到了崖香面前:“仙女姐姐,来坐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