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十五 对阵猎人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18 2020-02-18 11:00:00

  人界的黄昏时分总是落寞,虽然有袅袅炊烟,但也挡不住那日光远去的萧索意味,人们都渐渐归家,只留下落日在青石板路上长长的影子。

  崖香从午后就站在窗前纹丝未动,连落羽端来的晚饭也未曾看过一眼,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落羽也不敢打搅她,找掌柜要来了一些纸和笔,练习着写字,来这里这么久了,他还是只识得那几个字。

  一个是自己的名字,一个是她的名字,只是写起来别别扭扭像几只爬在纸上的虫子,甚是难看。

  跳跃的烛火将他剪成昏黄的影子映在墙上,即便处于静止,也还是随着烛火的跳动而跳动。

  那影子在墙上爬着,忽而改变了形态变成两人高左右的黑团,晃动之时隐隐约约有从墙上爬出来之势。

  崖香突然沉眸转头,右手凝起一团红光打过去,鲜艳的火光一下被黑影吞没,消失得无声无色。

  落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大变,慌忙站起身去到她身旁:“尊上小心,猎人来了。”

  “猎人?”她的眼睛里不带一丝感情,冷漠得像个雕塑一般:“抓你的?”

  “是。”

  指尖泛起的红光突然消失,她收回了正要施展的阵法,转身去桌边坐下,慢悠悠地倒了一杯凉水喝着,眼神却落在了桌上摆着的白纸上。

  那上面的字实在是丑得不像话,但落笔之间又能看得出书写人的用心和专注,甚至在那笔画之间还有刻意临摹的痕迹。

  手指试着在桌面上画了画,她这才意识到他临摹的是她的字体,只是她没有学到长言哪怕万分之一的功力,所以写得很不漂亮,倒也让跟着学的人一样写得难看。

  他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眼见着那些黑影彻底从墙上剥落,落在地板上形成了两个黑乎乎的人影,各自提着一件黑乎乎的兵器朝着他靠近,他已经露出了尖牙和指甲,甚至还咬了一束头发在嘴里,大有殊死一搏的意思。

  这两个猎人已经跟了许久,算是猎人中的极品高手,不仅活捉了他的亲卫,更是多次险些丧命在他们手里。

  这一次再遇见怕是不争斗个你死我活,两方都是无法善罢甘休。

  他也知道以崖香的心性必然不会搭理这些事,只能盼着这两个猎人看到她的存在能避讳些,可以让他找到空隙下手。

  而崖香果真不为所动地坐在一旁,颇有兴致地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品鉴起了两人的笔迹差异。

  但她却看着桌面上的字想到了以前习字的场景,她只爱画画,但长言却爱让她练字,说这字体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多练习也可以修身养性有助修为。

  一开始她也是相信的,后来却觉得这是长言为了让她不到处跑的借口,所以便丢了笔再不肯练,所以到现在也只能写得这一手“丑”字。

  一旁的打斗并不算激烈,二对一的压倒性优势很快就显现了出来,落羽苍白的脸上又添了许多新伤,连那脖子上也被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数不清是第几次倒地又爬起,落羽的手已经开始脱力,那些还没好全的伤口也全部绽开,染红了半边袍子。

  血气弥漫了整个屋子,令她有些不适地抬起眸:“本尊教你的阵法都忘了?”

  落羽闻言愣了愣,他实在是不敢肯定这阵法能否对这些身形诡诈的猎人有用,更担心在催动阵法时,就被他们找准契机用桃木捅了心。

  “我……怕是无暇布阵。”

  “本尊门下怎会有你这样笨的人?”

  她不耐烦地抬起手里的杯子,将里面剩的半杯水泼了出去,只见那水刚碰到猎人的身上,就令他们如烧焦一般起了烟气。

  那两个人靠近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话,便提着兵器朝着崖香奔来,沉重的兵器打到桌上,连声响都没有就变成了一摊黑泥,在地板上咕噜了几个泡泡就消失不见。

  崖香冷笑了一下,左手枕在桌上撑着头轻轻地打了个呵欠:“还有什么招?”

  猎人气急,直接赤手空拳地扑了过来,哪知近身时才发现扑了个空,手脚不稳地摔去了墙角处,扑腾了许久都没能站起身来。

  落羽看着这一幕也惊呆了,虽说猎人的能力只体现在斩杀血族上,但能被连手指都未动的她直接打倒在地,实在是难以相信。

  如果她要杀他,是不是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落羽。”她轻轻唤了一声转眸看向他:“羞辱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尚有还手之力的时候就踩在他的头上,让他明白哪怕翻了天,他也无法与你相争。”

  “落羽受教。”

  他直接掰断了一只指甲拿在手里,走过去看着还在地上挣扎的猎人,朝着他们的心口处狠狠地捅了下去:“这是你们欠我的。”

  此时,崖香一脸平静地闭着眼,似乎在小憩的样子。

  又是朝着他们的腹部捅去,落羽的嘴边泛起一抹笑意,眼里透露出难得的痛快:“这是你们欠他们的。”

  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像睡着了一般安静。

  终于,落羽依着心愿大仇得报,拿着一块丝帕擦着手站起身,朝着她坐着的背影行了一礼:“多谢尊上成全。”

  “收拾了吧,挺难闻的。”

  她算是接受了他的谢意,也给了他整理的时间,一切都自然得恰到好处,不显得她有偏颇,但又处处透露着她护短的性子。

  他看着她的背影沉了沉眸,收拾起了自己的仇恨和失落,将所有过往都埋在心底封存,这才去清理了猎人来过的所有痕迹。

  这里的隔音并不算好,外面时不时还会有人声传来,即便他们的打斗不激烈也有许多的声响发出,但这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想来早在猎人进来之前,她就有了防备。

  她的修为和功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一边小心翼翼地揣测着,一边抬眼扫着她的背影,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好像选了一个不得了的靠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