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二十一 黄沙漫天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09 2020-02-24 11:00:00

  崖香看到他的眼神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才和缓了些脸色指了指一旁的落羽和菘蓝:“这两个你自己选一个替你处理伤口。”

  落羽十分懂事地走上前了一步,朝着她伸出袖口下白白净净的半截手指:“将要用的药给我吧。”

  满意地看了他一眼,见他十分乖巧地拿着药走过去,瞧见菽离有些僵硬的表情后还弯起嘴角笑了笑:“神君还请放心,我不是个记仇的人,且神君与师尊有些交情,我自然会尽心尽力。”

  菘蓝的表情慢慢凝重了起来,他觉得他好像一直都小瞧了这个血族。

  整个屋子都被结界罩着,任凭外面如何狂风骤雨也丝毫不影响屋内,崖香坐在一旁的土床上闭眼打坐,方才消耗了不少灵力,她已经感觉到胸口开始发疼,大有被反噬的迹象。

  落羽揭开菽离衣服时才发现他还是小瞧了自家师尊的脾气,这一剑虽说明显收了力气,但还是劈裂了他的锁骨,而且皮肤上有一道难以愈合又深可见骨的伤口,很是渗人。

  小心地替他上了药,落羽垂眸看着手指上被蹭到的血迹皱了皱眉:“我只会上药,对医治伤口并不精通,神君还需自己调理一番。”

  菽离苦笑了一下,抬头看向落羽脸上那无法淡化的伤痕:“神仙在人界是不能随意使用灵力的。”

  “难不成神君就任由它一直裂着?”

  崖香忽然睁开了眼睛,十分不满地看了一眼颇有些矫情的菽离,见他依然还是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有些不耐烦地动了动手指。

  指尖泛起红光,几条犹如丝线一般的红线从指尖攀到他的肩上,像是落在绣娘手上一般,慢慢地将那伤口一针针缝合。

  菘蓝看着再次使用灵力的她:“顾着点自己。”

  地上的人终于醒了过来,哼哼唧唧了半天才挣扎着坐了起来,扫了一眼屋里的都看着他的人,干脆在地上蹬了蹬腿:“在下李漫辰,漫天星辰那个漫辰,还请问各位仙友是?”

  见无人答话,他讪讪地笑了一下,自己给自己解着围:“在下学艺不精错认仙子为妖女是我的不是,不过一看仙子就是一位善良又可爱的仙子,所以才会救了我一命对吧,所以仙子莫要与我……”

  实在是受不了他喋喋不休的样子,菘蓝直接一脚将他踢晕了过去:“吵死了。”

  外面的风渐渐停了下来,只看见漫天的黄沙在飘扬,这些沙子就像有生命一般,朝着这间有生气的屋子渐渐靠拢。

  崖香负手站在窗边看着:“菽离神君,你带的尾巴真不少呢。”

  之前她故意发难便是因为发现了有两个仙君尾随的影子,但这会儿两个仙君不在了,又多了一个上仙在西南方向。

  虽然黄沙易迷眼,但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了他踩在阵法的生门上,不急也不缓地躲着黄沙的侵袭。

  看来,也是一个善用阵法的神仙。

  菽离捂着肩膀起身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天君终究还是不信你我。”

  “那你还愚忠个什么劲儿?”

  “我不是你,我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那本尊便帮帮你。”

  崖香刚说完,就提着菽离的肩膀将他扔了出去,看他被卷进黄沙之中肆意翻滚,一身青衣袍子被绞得破碎不堪,连那肩上的伤也被崩开后,脸色一点也没变,依旧是冷眼看着。

  “师尊这是要替他留条后路?”看懂崖香做法的落羽轻声问道。

  “嗯。”

  “其实还可以有其他的法子,为何师尊偏偏选了这一个?”

  “因为本尊只可以有这一种性子。”

  那位上仙终于出手,救回了还在黄沙中挣扎的菽离,一脸不解地看着崖香的方向,他怎么也没料到她竟然如此的冷漠无情,难道那些在神界口耳相传的往事都是假的?她不是与这菽离神君也是知己好友吗,难道闹翻了?

  “你很聪明。”崖香看了一眼落羽后踢了踢地上还晕着的李漫辰:“带着他。”

  再次施阵,这次她并没有与这里的阵法相悖,而是顺着它的气息捻沙为运,化土为桩,召唤出星蕴之力将他们带离这个屋子,落到了那座“水城”的附近。

  越是靠近“水城”越是平静,就连空气中的尘埃都停止了浮动。

  菘蓝看着她的背影沉思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刚刚那是什么术法?”

  “星蕴之力。”

  “这我倒是听说过,但你的怎么会是……”

  话还没说完,地上的黄沙突然开始走动,掀起一座黄土墙挡在了他们和“水城”之间。

  直接一脚踢醒了地上的李漫辰,崖香揪着他的衣领:“给本尊好好看看这里有没有妖,否则本尊直接送你往生。”

  “是是是。”李漫辰嬉皮笑脸地看着落羽替他解绑:“这是在下的老本行,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他一改之前的态度,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拿出一把铜钱拴着桃木制成的剑来,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菘蓝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他这不像是捉妖,倒像是驱鬼。”

  落羽见到桃木剑时浑身不自主抖了一下,缩在黑袍下的眼睛有些闪躲,但知道不能退的他还是倔强地没有迈开步子退开。

  这一切都落在了崖香的眼里,也不知最近是怎么回事,她时常会想起以前,想起那些在神界受欺负的日子,而且越是接近这“水城”,她的记忆就越清晰,所以也不自主地多看了落羽几眼。

  越观察他,越发现他并非是十恶不赦,而且那隐忍又倔强的性子,很是惹人同情。

  下意识地在他身前挡了一挡,让那桃木对他的影响减至最低,在李漫辰的咒语声中,混合了一句他小声的道谢。

  土墙并没有因为李漫辰的动作有所改变,就连附近的黄沙都没有因为他而挪动过一寸,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

  就在菘蓝又要出声骂他是个半吊子的时候,他突然收起了剑:“这里没有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