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二十三 青面玉狐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08 2020-02-26 11:00:00

  虽说这里依旧没有见到活人,但露出本来面目的房子内,还是有不少生活用具,倒也能让菽离好生休养一番。

  留下落羽和李漫辰照顾他,崖香便带着菘蓝四处巡视了起来。

  这会儿总算是能看清这里的全貌,这青城是一座正四方的城,四周都用高高的城墙围起来,看起来有些像被孤立起来的小岛一般。

  这里的街道也是呈“井”字形,处处都是周周正正的,北面有山,南面有河,风水上佳,加之这里的土壤本来就比较肥沃,是一个富足的地方。

  且之前菘蓝来时,这里还是一个颇有生机的地方,怎么会在短时间内就变成了一座死城?想来这里的秘密不少。

  带着菘蓝直穿入地,跃进了地底深处的一个洞穴中,崖香这才感应到了一股不平凡的力量。

  幻出青剑在手,她小心地跨向洞穴深处,地面上有许多积水,都是从洞顶上渗进来的,这倒是和外面干涸的景象恰好相反。

  菘蓝拿出一个鹅蛋大小的夜明珠举着:“这东海寻来的珠子总算派上了用场。”

  虽然此刻的照明会引起里面的骚动,但她还是没有阻止他,纵容他随心所欲好像已经成了一种难以改变的习惯。

  走了约摸百十来步的距离,终于有了动静,在夜明珠照不到的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行,还不停卷起地上的碎石在滚动。

  按兵不动从来都不是她的习惯,脚尖点地直接飞离了原地,提着剑就朝着传出声音的地方砍了下去。

  菘蓝的夜明珠突然脱手,落到了崖香的身前,照亮了她面前的“物体”。

  看起来是一个头发散落,身穿淡蓝色衣衫的人趴在地上,就在剑已经逼近他上方时,他慢慢抬起了头看向崖香……

  砍下去的剑势已经收不回,她只好在空中转了个身,强行将力量用在了一旁的碎石上。

  剑在砍上石头时就已经被丢了出去,她几乎是踉跄着走近那个人,抬手抚开他脸上的头发,控制不住地颤抖轻唤着:“长言……”

  菘蓝离她不过五步的距离,却在她出声时硬生生地止住了步子,心口处猛地扯了一下,痛得险些跪倒在地。

  他还活着?那个被她深埋在心底的水神长言居然还活着?

  痛感席卷了半身,菘蓝的瞳孔已经几近全黑,背上也跟着渗出了不少黑气,右手不自主地摸向锁魂铃,心底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叫嚣着:“杀了他!”

  就在要失去理智时,他直接扔开了锁魂铃,因为他知道这个所谓故人的东西就是他的东西,他不屑用。

  抬手拔了一根头发幻成一把黑色匕首,他猛地一把推开面前的崖香,朝着那个人狠狠地刺了下去。

  哪知道他如同一团云雾一般散开在原地,在他起身后又重新聚了起来,继续伸着一只翠如玉竹般的手朝着崖香呼唤:“香儿,过来。”

  他甚至看不清他的面容,但他知道他必须在现在杀了他。

  又是几下杀招连出,还是无法伤到那个人分毫,他就像一团虚无一般,碰不到也挥不散,来来回回好几次后,菘蓝终于怒了。

  将手中的匕首化成一柄长剑,划破手指染上鲜血,他口中默念着咒语………

  “等等,你不可以杀他!”落羽突然冒了出来,拉着菘蓝已经开始成形的手诀:“他是她最惦念之人,你这样做便是要了她的命!”

  “滚开!”菘蓝毫不犹豫地拿着长剑穿破落羽的胸膛,一脸阴鸷地看着他还来不及收回惊讶的眼睛:“你早该死了。”

  再次挥剑砍下,眼前却是有一抹红光闪过,逼得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手上传来巨大的阻力,重新睁开眼时,看到手里的剑正好落在崖香的两根手指之间,而她正怒视着自己。

  手上的力量不自主地收了回来,却见她只用手指便绞断了那柄长剑,用力地扔到了一边:“你清醒一点!”

  方才她不过才出了一会儿神,就看见菘蓝如同堕入魔障一般提剑朝自己砍来,呼唤了好几句都未唤醒,所以只好先解决了造成这一切的祸患后,才抹了他的眼睛让其清醒了过来。

  “我……”菘蓝后怕地退后了一步,转头看了一圈,发现这里根本没有长言也没有落羽:“我没伤到你吧?”

  “你看见了什么?”

  “我……”

  他不敢告诉她刚才看到的幻象,这份藏了万年的感情早已刻进了他的骨血中,成为了一种习惯,虽然轻而易举就可以掀起他情绪上的波浪,但是更是他最隐晦的哀怨,他不敢求,自然也无法得。

  “我以为这里有别的人,所以……”

  看出了他的无措,崖香抬手打断了他的解释,举起手里提着的一只青色的狐狸摇了摇:“都是这东西惹的祸,不怪你。”

  “这是什么?”

  “青面玉狐,原是神界神渊的一只神兽,后来犯了错被罚下界,却不知还是不肯悔改,又在这里作祟。”

  菘蓝见它抬起眼睛看了自己一眼,青色的眼珠仿佛是一阵漩涡卷他进入深水里,致命的窒息感不断从喉间传来。

  “别看它的眼睛。”崖香挥手打醒了他:“这东西最擅迷惑人,连本尊也差点着了它的道。”

  “好厉害的本事!”

  右手幻出一根黑色的丝带,她掐诀在上面施了咒后将它系在了青面玉狐的眼睛上,这才揪着它的后颈冷笑道:“落在本尊手里,有你好受的。”

  “上神饶命啊……”玉狐拼命蹬着腿,发现自己不仅挣脱不了她的控制,还无法使用术法,只好垂着长长的尾巴耷拉着头:“我只是一只狐狸,上神又何必费力对付我呢?”

  “你本事不小,竟敢坏了一座城,当然值得本尊劳心一番。”

  “我没有……我只是使些幻术让人都远离这里,并没有害人!”玉狐说得生气还蹬了一下腿:“我本就是下界受罚的,哪里还敢惹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