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二十七 水神长言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37 2020-03-01 11:00:00

  “嗯。”她仍旧是看着手指,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

  “我想报恩也没错,只是……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缕残魂自从被我捡到之后就住进了我的魂魄之中,我只能……只能以鲜血来滋养它。”

  崖香拉了拉衣袖遮住了满是伤痕的手,转头看向垂头丧气的青面玉狐:“所以上次魔君来的时候,你就制造了这里还很繁荣的假象?”

  “我这不是也怕被人发现嘛……更何况,我需要的只是一点点鲜血而已,并不会伤及无辜,真正把人血和水份吸干的是那水城里面的怪物,不是我!”

  “本尊知道,否则早就杀了你。”

  玉狐鼓了鼓嘴,赌气地撇开头:“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为什么还非要逼我说?”

  “本尊乐意。”

  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玉狐翻着白眼用屁股对着她,好半天都不想说话,它的认知现在有些不稳,唯恐自己一时想不通就撅了过去。

  良久之后,它听到身后的声音问道:“这里变成这样多久了?”

  “有段日子了。”

  拿出袖中的丝帛,她右手无名指与拇指轻掐,就见那丝帛上的蓝色光雾突然蹿出来,然后没入结界内不见。

  心里有了一份猜测,她将手里的丝帛一拧,化为一堆碎布扔在了地上,直接转身离去,也没有呼唤玉狐一声。

  既然有了想法,当然要立刻开始付诸行动。

  直接来到菘蓝休息的屋子,她点起一只烛火看了看床榻上双目紧闭的人:“知道你没睡。”

  “你去了水城?”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似乎是在逃避着什么。

  “嗯。”

  “如何?”

  “是他。”

  终于,他睁开了眼睛,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心底有一阵抽痛袭来:“是谁?”

  “长言。”

  菘蓝慢慢起身,走到她身旁坐下,十分认真地直视着她的眼睛:“传闻水神长言于三万年前镇压妖族时,魂飞魄散在蛮荒之地,怎可能是他?”

  “扇子呢?”

  他不情不愿地拿出扇子来,见她只不过稍稍施法,那扇子上的蓝色光雾就跳了出来,在她手指上亲昵地绕了一圈后,飞去了水城方向。

  “就凭这个你就认定是他回来了?”

  崖香拿着扇子摇了摇,嗅着上面的雪莲花香:“我去看过结界,是他的手笔。”

  菘蓝突然站了起来,有些气恼地在屋中转了一圈,有些不受控制地大声问道:“那镇压妖族的地方也是他的手笔,那他为什么不在那里呢?”

  有些意外他的反应,但她还是不动声色地垂着眸看着扇子:“这把扇子和那块丝帛是差不多时候送到我手上,这会是一个巧合吗?”

  “这一定是天君那老头做的局!”菘蓝像是抓到了什么东西,欣喜地坐了回去,目光灼然地盯着她:“他一定是又想到了什么昏招对付你。”

  “他不会拿他来做戏。”

  “为何?”

  “水神长言,举世无双,苍天浩土,无一能与之相较,无一能与之相像,无一能与之匹配。”

  这三个无一直接让菘蓝失了所有反驳的力气,他虽然没见过长言真身,但也听过关于他的故事。

  相传在几百万年前,天地还未开时,上古诸神流落在一片混沌之中,经过几十万年的飘零,他们选择了一个节点开天辟地,牺牲了部分神灵化为山河田野、风雪雨雾,这才造出了这片天地。

  而后诸神造就人类,幻化万物生灵,划分疆土,形成六界,但那之后天地又开始混战,各类种族互相残杀,只为争取更好的地界和对方的修炼术法。

  面对着天地间的生灵涂炭,上古诸神已经无力再管,便推出了上任天君,带领神界新一代神仙们处理战祸。

  经过近百万年的征战讨伐和变迁,妖界被毁之后妖族只能四处流浪,仙界归属人界修炼者所有,魔界渐渐没落,而鬼界堕入地底深处再没人能找到……

  六界的界限逐渐模糊,再没了六界之说,只余下神、人、魔三界。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又过了很久,上任天君算到自己即将泯灭,便准备挑一个杰出的小神仙来继任,挑来选去,他便挑到了只有两千岁的长言身上。

  因为他身上的干净无暇,还有那与生俱来的控水能力,让上任天君对他寄予了厚望。

  但无奈他无心权势,更不愿身堕凡俗,便在两万五千岁飞升神君时推举了现任天君,这个比他老了十万多岁的老神仙。

  而后他退居水神之职,直到魂飞魄散的时候都没有逾矩过一分,所以不管是神界的老神仙们,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天君,都对他礼遇有加。

  他还在时,就盛传着他的举世无双、脱尘的气质和毫无邪念的内心,每一样都是经得起这天地万物的膜拜。

  这样细想下来,菘蓝更是觉得自己与其根本无法相比,如若他是天上的繁星,那自己便是在那夜空下也不能见人的魑魅。

  “你想如何?”

  崖香拿起扇子站起身,目光看着水城的方向:“助他回来。”

  “你也看到了这青城已经成了什么样,即便是这样也没见他回转,你还能如何?”

  她微微抬起下巴,坚毅的脸上满是淡漠,那美目之中更是深如洪流:“只要可以换得他回转,即便是屠尽天下人又如何?”

  “屠尽天下人……”菘蓝忽然笑了起来:“你想我做什么?”

  “替这件事寻一个替罪羊。”

  他起身走到她身后,本来想要伸手拍拍她的肩,但还是在半空顿住了,明明她就在眼前,却偏偏让他觉得她已经远得追寻不到,也留不住。

  “好。”

  崖香突然转过了身,正好看见了他脸上的失落和痛楚,那是一种直击心灵深处的难过。

  她好像突然懂他了。

  垂在身侧的右手突然掌心向后祭起一团红火,红火之中隐隐有一个凤凰在挣扎着似要涅槃重生一般,慢慢地站在了那团红火之上。

  菘蓝没有注意到她的手,倒是看见了她背后又出现的星蕴,勾唇一笑:“你想对我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