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三十三 玉狐化人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07 2020-03-07 11:00:00

  抬手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她抬手祭起一点灵力抹在他的伤口上替他先止了血:“还你咬的那一口。”

  原来,她指的是这个。

  转身看了看四周的变化,崖香垂眸掐指算了算,这才转过头看向还傻坐在原地的落羽:“本尊睡了多久?”

  “约摸有七八日。”

  “不对。”她摇了摇头:“不过才过去一日。”

  “一日?怎么可能?我明明掐着时辰记的。”

  她想抬头看看上方,刚动了动脖子就感觉右侧脖颈像被撕裂了一般,扯着她“嘶”了一声,捂着脖子皱起了眉。

  “可是脖子疼得厉害?”落羽走上前来看了看她的脖子,见那伤口处本来都只剩下浅浅牙印的,这会儿却又是淤青了一大片:“怎么会这样?”

  “你可是险些要了本尊的命。”

  垂眸犹豫了一会儿,他不去看她那被鲜血染得格外瑰丽的嘴角:“那师尊为何要放我的血?”

  “一则是顺便为你换血,不仅有利日后修行,还可以让你以后不会再被人发现血族身份,二则嘛……有了本尊的血,这里就不会再攻击你,外面的人也会忌惮你几分。”

  “师尊这是为了保护我?”

  “嗯,你是本尊的弟子,本尊自然会护着你。”

  落羽慢慢抬起目光,看向她那赤诚而毫不闪躲的眼睛,心中一动,抬手为她拭去了嘴角的血迹:“其实我是这样为师尊治伤的。”

  说完,他垂下头轻轻地在那淤青处落下一吻,只见那些淤青立即开始消散,周围的肌肤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甚至还比以前剔透了一分。

  他看不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原来血族的传说是真的,还真有可以治伤的本事。

  等他退开时,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为了带着一丝惊讶的娇嗔,甚至还眨着眼睛故意回避着他,看起来颇有些小女子羞涩的模样。

  落羽也愣了一愣,不由自主地坦白了出来:“被师尊喂了血便有了这个能力,若是师尊再受伤,还可再用这个法子迅速恢复。”

  “那你可还愿意继续用这个法子?”

  “当然……愿意。”

  他错开眼神不去看她,只是转身躲避着看向一旁的水树,而崖香也转过身看向别处,只是那张脸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凝和淡漠。

  这里的和之前看起来差别不大,除了一些摆设换了位置外,再是看不出别的区别来。

  今日已是十四,再不动手怕是又得再等上一月,崖香已经顾不上自己的身子,右手开始祭起红光。

  落羽听见声响转过身来,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身子还未好……”

  “来不及了。”

  她飞身到了结界边缘,伸出半只手臂在虚空里一抓,嘴里开始低声念咒。

  还在结界里打盹儿的青面玉狐突然从地上炸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这女人要干嘛!”

  菘蓝懒懒地看着玉狐身上突然绕了一圈红光,而那红光正分散出一缕缕细丝般的红线钻入它的七窍之中:“她可能要拿走你的魂魄里的东西。”

  “不行不行!我会死的!”玉狐在地上滚来滚去地躲避着红光的侵袭,一脸求救地看着菘蓝:“你快帮帮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哦?”他挑了挑眉:“什么好处?”

  “什么都行!快!”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虽然能够稍微动动,但还是无法大跨步,所以他只好摊了摊手:“在结界里我也使不出力来。”

  “拿你的锁魂铃!用它把那个神君叫醒!”

  菘蓝知道它肯定有办法破这个结界,但因为不想蹚浑水也不想跟着崖香去送死,所以才想要待在这结界里等着风浪平息,这会儿得了机会,他必定是要逼着它把这结界给破了才行。

  拿起锁魂铃在菽离的耳边摇了摇,见没有什么反应,他拧眉看向玉狐:“没用。”

  “废话!你这样肯定没用!那女人没教你怎么催动它吗?”

  玉狐感觉自己的魂魄已经有了被拉扯的痛感,且那缕被藏在魂魄里的残魂似乎也有了感应一般开始不安起来。

  它只好滚动着跑到菘蓝脚下:“让开!”

  艰难地移动着脚让出了位置,就见玉狐在地上以一种特别诡异的姿势扭动着,它身上所有的关节像被不停打碎重组一般,在皮肤之下随意转动,看得菘蓝抽了抽嘴角,这玉狐是要变身吗?

  结果还真被他猜中了,玉狐的身子开始变大,四肢也不断变长,渐渐幻成了一个人的样子,而他身上的毛也在渐渐褪去,脸上的五官也开始变得人化。

  神兽化人,他还真是第一次瞧见,即便这玉狐身上不着寸缕,还是引得他上下不停地打量着:“隐藏得还真深,竟然可以化人了。”

  “别打扰我!”玉狐终于化成了人,伸手扯下了菽离的外袍裹在身上,朝着菘蓝伸了伸手臂:“锁魂铃!”

  这狐狸就是狐狸,即便化了人也还是一股子狐媚样,细长的双眼下是小巧的鼻子和殷红又微翘的嘴,一张脸不过巴掌大小,那头如墨般的长发垂至腰间,配着那瓷白色的皮肤,怎么看都像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如此对比下来,菘蓝倒觉得李漫辰那个凡人长得颇为清秀,一点也比不上这个玉狐来得阴柔。

  拿着锁魂铃掐了个诀,玉狐一边忍着身体里的剧痛一边念念有词,不过一会儿就见菽离悠悠醒转,看见它的样子吓了一跳:“你这是……”

  “别废话了!”玉狐捂着头趴在桌上:“快把结界破了,那女人在找死!”

  “伏羲之力?”菽离看了看,不紧不慢地起身拍了拍菘蓝的脚,见他能正常行走后才对着玉狐温文尔雅道:“这结界怕是不好破。”

  “你姥姥的!”被他这慢条斯理的样子气得七窍都生了烟的玉狐直接举起锁魂铃:“用这个!”

  “长言一向护短,是断断不会将送给她的法器的催动法子告知他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