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三十七 三魂七魄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12 2020-03-09 14:00:00

  “我的意思是,这里应该没有炼药的材料。”崖香的手摸了摸背后靠着的东西:“这里还是结界对不对?”

  “嗯。”

  “那你怎么……”

  “香儿。”他拍了拍她的手背打断她的话:“如果我要你永远待在这里,你可愿意?”

  “这里?为什么?”

  长言似乎有些感伤,他的手摩挲着崖香的手背,每一下都充满着眷念:“我从前常看你身陷纷扰而伤怀,所以一直希望能给你一个再没有人能打扰伤害的地方。”

  “你……建造这个地方是因为我?”

  “嗯。”

  想到结界对她的宽容,还有这水城里的水会为她治伤,几乎是不用考虑就相信了这番话。

  但这一点也不像他的风格,那个最是温柔清明的神仙,怎会为了她杀戮生灵,更是害得这青城了无生机?

  有一点她一直都不知道,她可以为了他屠尽天下人,那他未尝不可。

  长言似乎正在看着她,手指拂过她的脖颈落在了那块牙印上:“为什么要这么做?”

  “血族有禁令,凡被喂血三次后,便拥有对此人治愈的能力。”

  “即便如此你也不必拿自己开玩笑,若不是我发现,你就被那个血族给害苦了。”

  崖香苦笑了一下:“我本以为稍稍喂血便可,哪知被这纯种血族一咬立即就失了力气,不过这样也好。”

  “好?”

  “这样一来,本着愧疚的心思他也会对我尽心些。”

  他的手移到她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语气里带着笑意:“我可没教你玩弄人心。”

  “水神长言最擅如此,我也不过是耳濡目染。”

  ……

  另一边的菘蓝在水城里晃悠了许久也没有看出个究竟,只好返回到落羽处,见他已经能够掐诀起阵,不禁更疑惑起来:这个血族到底还有多少本事?

  明明只是在想着他如何起阵的事,但偏偏眼睛不自主移向他的脖子,能咬血族的,或许真的只有她了吧?

  “喂,你脖子怎么了?”菘蓝指了指脖子方向忍不住开口问道:“被咬了?”

  “嗯。”落羽慢慢睁眼看了他一眼。

  “你一个血族也会被咬?”

  “只是替人疗伤罢了。”落羽十分懂事地退让着,不愿在此处与他起争执,毕竟现在的他还真打不过这个魔君。

  “疗伤?”想起崖香走时说的话,菘蓝这才放下心来,但嘴里却不肯放过他:“还有这种法子?”

  “这世间如此广阔无垠,定会有许多新奇的法子是魔君没见过的。”

  菘蓝最是不喜他这副不争不抢又闹不起事的性子,不温不火的让他有气也撒不出来,只好不耐烦地走向结界边缘,见菽离和李漫辰还守在外面便打了个招呼:“喂,你们饿不饿?”

  “我带了干饼你要吃吗?”李漫辰丢了一个进来,却在刚触碰到结界边缘时就烧成了一堆灰烬,他只好咂咂舌:“你一顿不吃应该也饿不死。”

  “我都在里面待了这么多天……”

  “这么多天?”菽离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你不过才进去小半日。”

  “小半日?”菘蓝掐指算了算,竟是一点也算不出来:“不对……离她离开至少五日。”

  菽离指了指天边:“你进去时太阳即将西落,如今月亮也不过初上枝头。”

  “难道这里面的时间过得会快些?”

  李漫辰突然捂着脸:“那你们岂不是很快会变老?”

  “你以为谁都和你们凡人一样?”菘蓝十分鄙夷地看了一眼。

  “我……”

  菽离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地拍了拍李漫辰的肩膀:“好好修行,你也可以拥有漫长的寿命。”

  在崖香算来,她似乎在这里休养了半月有余,尽管知道这里的计时方式与外面不同,她也无法动用灵力掐算,但算起来应该也过了不短的时间。

  但长言总不愿意提起这里的事,也不愿意回答她的问题,而且她的身体恢复得很慢,慢到进程和外面的时间一样。

  有一种她的神智在过着里面的时间,身体却过着外面的时间的错觉。

  身子还是无力,甚至现在依然还不能起身行走,且眼睛也未好,种种迹象都不太正常。

  趁着长言走开去拿药的时候,她悄悄取下了眼睛上的丝带瞧了瞧,见还是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只好将右手藏在身后偷偷开始唤醒灵力,还没等祭出红光,耳边就听到了他走过来的声音。

  “香儿,你又不听话了。”

  “我只是想试试恢复得怎么样了。”

  他似乎叹了一口气,半晌都没有说话,就在崖香以为他又离开的时候,他的声音却在不远处响起:“按照正常的时间来算,你来这里才不过一日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能恢复得好呢?”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何这里的时间过得如此慢?”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嗯。”

  长言的声音似乎飘远了一些:“这偷来的时间,终究还是不能两全。”

  心里有念头一闪而过,崖香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的手放在玉狐的身上:“其实你不必如此,无论如何我都是向着你的。”

  “还是被你发现了。”

  吐出嘴里的“药”,崖香努力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尽管看不见,但还是精准地找到了他的方向:“长言,你告诉我,现在的你还剩下多少魂魄?”

  “加上那狐狸身体里和之前你动用秘术唤来的,也不过两魂三魄。”

  低头想了想,她立即就分辨出了他现在只有天魂和地魂聚集在此处,而命魂却不知所踪。

  三魂中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如今他只残余两魂三魄,怪不得不想让她看见他的样子,怕是现在的他,尚且连鬼怪都不如。

  想着想着,手不由得抓紧了玉狐的皮毛,扯得它的腿沉睡中也不由自主地动了一动,眼皮眼看着就要抬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