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三十九 打起来了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10 2020-03-10 14:00:00

  菘蓝看着她又瘦弱了几分的背影走在前方,脸色渐渐开始不善,因为她好像不止眼睛出了问题,连脚步都有些不稳。

  到了结界边缘时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你们出去吧,落羽你可先回赤云殿,也可自行决定去处。”

  “什么……意思?”落羽一脸不解地看着她。

  “本尊要在此处待一些时日,怕是无暇再照拂你,若是你担忧安身问题,本尊可让菽离神君照拂你一些。”

  菘蓝静静地看了一会,突然跃过去伸手扯下了她眼睛上的丝带,入目的场景却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只见那双水波流转的眼睛再无生气,只有一片死灰,本来琥珀色的瞳孔也已经变成灰白色。

  那双他认为世上最好看的眼睛,现在已经没了颜色。

  落羽反应却不和菘蓝一样,他懂事地点了点头,朝着她拱了拱手:“那我先行返回赤云殿打点,静待师尊归来。”

  “嗯。”

  见他不多话地走出结界,崖香这才拿回菘蓝手上的那条丝带重新系上:“你也出去吧。”

  “崖香上神,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他走过去抓起她的手腕:“不只眼睛,你这手腕又是怎么回事!”

  只见手腕上遍布着暗黑色的手指印,那是被鬼魂之类的握过才会产生的淤痕,而且她的脸上也是同样一片死灰、毫无生气。

  自小从鬼堆里爬出来的菘蓝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十分生气地拿着她的手摇了摇:“怎么?上神不做,打算去做个鬼魂吗!”

  “菘蓝……”她用力扔开他的手,却因为身体还未恢复险些站不稳脚:“你出去。”

  落羽刚整理好身上的黑袍就看见了这一幕,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未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他本可过去替她治伤,但不知怎么的,他能感觉到她这样是为了另一个人,没来由地就不想动身,只想看看她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水神长言是吧?”菘蓝周身开始散发着魔气,眼中的弑杀开始蔓延:“我倒要看看他何德何能能让你如此!”

  “菘蓝!”见他好似在准备破结界,崖香急忙将他推了出去,却因为重心不稳,也被他给扯了出去。

  菽离带着李漫辰听到动静从一旁走过来,正好看到崖香与菘蓝正对峙着的局面,急忙走过来想要劝解几分时,却因为看到了她的脸色而惊住了口。

  本来不在人界动用灵力的菽离也破了戒,掐指祭出灵力,右手食指和中指幻出一道青光打向她的额心。

  本来还死灰的脸色因为这道青光好了许多,崖香感激地看了一眼菽离,刚想告诉他不必了,又被他瞧见了手臂上的淤痕。

  “你怎么成这样了?”菽离又疑惑又气急,再也顾不上什么神界规矩,直接以掌心运出真气,全部传入她的掌心。

  源源不断的浑厚真气传来让她体内的经脉开始快速恢复,手上的淤痕也在慢慢淡去……

  落羽不知想着什么挪动了一下脚步,但又在片刻之后回去了原位,不咸不淡地看着这一切。

  恢复得差不多后,崖香轻轻推开菽离:“多谢。”

  “你的眼睛……”

  见他又是准备动手,她很是无奈地指了指远处:“我有话与你说。”

  避开了所有人,崖香和菽离站在一处房顶之上,看着这了无生气的青城。

  “你找到什么?”

  “长言。”

  “他……真的……”菽离激动地拉着她的手肘,几乎是不可置信地颤抖着声音:“他回来了?”

  “嗯。”

  “那他可还好?”

  “你也瞧见了我的样子,定是不太好。”

  “我能做什么?”

  因为得了菽离的真气,这会儿崖香恢复得已有六成功力,所以连心镜也清晰了不少,她看着他微红的眼角微叹:“起死回生、逆天改命的法子你可会?”

  “自是不会。”

  “那便替他守好这个秘密吧。”

  “你就不怕天君知晓……”

  抬头望了望根本看不见的天,她眼上的丝带突然飘了起来:“能瞒得一日就瞒一日。”

  “我明白了,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若是天意不可违,千万莫要强求。”

  “嗯。”

  崖香与他说完话后负手返回结界旁,刚想要跨进去时,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柄黑剑,硬生生逼得她退开了两步。

  她冷眼看着身前的剑并不想动手:“你这又是何必?”

  “这句话我也想问你。”菘蓝握着剑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他不会害我。”

  “你信,我却不信。”他抬了抬剑身:“动手吧。”

  菘蓝知道此时的她功力大减,所以才敢如此挑战,但有一点他却没弄明白,即便她只剩六成功力,对付他也是绰绰有余。

  “我不会与你动手。”她直接挥开他的剑,打算再入结界。

  结界裂口即将关闭,她只需自己进去等待裂口恢复完好,那菘蓝便再无办法。

  落羽见她一眼也未朝自己看过,突然有些明白菘蓝的做法,如此获取她关注也未尝不可,但以他的骄傲,不论什么想法都不会在别的人面前显露,所以也只是拢着袖子冷眼看着。

  “那便得罪了!”菘蓝直接挥剑刺了过来,逼得她只好闪身避过。

  “我不想与你动手。”

  崖香显然已经有些恼了,但还是没有打算出手。

  “我也不想。”

  他的眼神让见者都感觉哀怨异常,本来清逸的脸上却布满了怨恨,不再如平时一般会迷惑得人忘了他是个魔族。

  再次提剑过来,崖香微微侧身避过,满腔的怒意在看到他的眼睛后无处发泄,只能强行咽回肚子里。

  菘蓝的招式有些凌乱,以至于崖香不需要多费力气便能避过,几招下来,她终于没了耐性,伸手绞断了他的剑:“够了!”

  见他还想再出手,她挥出一掌朝他打去,将他直接拍出一丈之外后转身入了结界之中。

  落羽拦住了菘蓝想要追过去的脚步:“想进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