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四十七 上天宫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11 2020-03-18 11:00:00

  没想到落羽却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朝她扬了扬下巴:“我在此处守着便好,你去歇着吧。”

  “你应该也受了伤吧,我来守着……”

  “不用了,你出去吧。”

  落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向来存在感极低的他却出现了一种不可拒绝的威严,那份血族侯爵与生俱来的高傲让碧落没来由地自卑了一下,听话地走了出去。

  只是在回身关门的时候,瞧见了落羽看向崖香的眼神,不似人间情郎那般情意绵绵,倒像是在打量一个猎物。

  坐在离她不过几人距离远的地方,落羽眸色沉了又沉,袖中的手指别扭地绞在一起。

  她受的伤不轻,到底治还是不治?

  榻上的人双眸紧闭,面无血色,本就纤瘦的体型这会儿更是若浮萍一般娇弱。

  心里并没有一丝不忍,他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起身走了过去,埋下头覆在了她的嘴角边。

  身体内的能量开始慢慢流失,源源不断地被她吸食而去,不过一刻钟,她就动了动手指。

  崖香微微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东西”后,直接挥袖将其打开,慢慢地坐了起来。

  幸好,功力只恢复了三成。

  冷眼看了看站在一侧的落羽,崖香心中的怒意开始翻涌,从榻上起身站起来一步步逼近他:“落羽,你好大的胆子!”

  被她这一喝,落羽不自觉地抖了抖,开始慢慢地朝后退:“师尊……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我只是不忍看你重伤在榻……”

  “闭嘴!”挥袖将他打向门框,崖香右手幻出一条红色的长鞭,毫不留情地打在他的背上:“你竟敢带魔君进结界!”

  “是……是魔君胁迫我的……啊……”

  一鞭接着一鞭落在他身上,将他的后背整个打得皮开肉绽,破碎的衣衫之下,满是触目惊心的伤口绽开。

  崖香看到这一切却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只是踢了他一脚,将他翻了个面又鞭打了起来。

  即便只有三成功力,也让落羽有些受不住,几次想要晕过去的时候都被她强行唤醒,让他十分清醒地遭受着这一切。

  闻声而来的菽离看到这个场景抿了抿唇角,挡在了满身是伤的落羽面前:“好了,别弄出人命来。”

  “你闪开!”

  “他好歹也是你亲收的弟子,你这又是何必?”

  “神君大人要开始维护一个血族了吗?”

  “我不是维护他,只是不想你落下一个苛责徒弟的名声。”

  崖香冷笑了一下,暂且收回了鞭子,面色清冷地看着菽离:“本尊的名声好过吗?”

  “唉……”

  瞟了一眼已经开始在地上抽搐的人,崖香右手拇指与中指轻捻,幻出一根细如手指般的桃木:“落羽……这是你自找的!”

  手里的桃木飞了出去,直接打进了落羽的身体,与寻常的血族被钉死不同,那根桃木顺着他的经脉不停游走,在不取其性命的同时,不断地带给他难以承受的痛苦。

  虽然落羽已经有了神族的血,但血族之躯的特征还是存在的,所以这会儿的他正在不停地重复经历死亡的折磨。

  即便是不喜落羽的玉狐看见了这场景,也不禁地叹了一口气,这女人下手也太狠了一些。

  将落羽关在一个被封了结界的房间之内,崖香又去偏殿找到了菘蓝。

  那张似谪仙般的脸上,很是苍凉。

  继续消耗着功力替他接好了筋脉,崖香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等着他的醒转。

  榻上的人咳了很久才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冷得没有温度的上神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自此以后,还请魔君守好本分,好好地待在你的魔君大殿里。”

  “你再也不愿见我了吗?”

  “神魔有别,魔君请拎好自己的身份。”

  菘蓝悲戚地看着她,觉得心底带来的剧痛已经盖过了身上伤口的痛意,微润的眼角却依旧不舍模糊她的身影,他还想再多看她一眼。

  崖香却冷漠地转身离开,菘蓝翻身想起却又无力地倒了回去,伸手想要抓住她的背影:“别这样对我好吗……”

  脚下的步子微微一滞,她仍旧没有回头,只是抬手掐诀施了个法盖在他身上,减轻了一些他的痛意后朗声道:“来人,送魔君回去!”

  “你……”

  菘蓝再也说不出话来,失了力气的手垂在榻上,一如他的心,也坠入了地狱之中。

  做完这一切,崖香才和菽离走出了赤云殿,朝着神界天宫的方向行进:“现在就去吧。”

  “你身子还未好,休息些时日再去也不迟。”

  崖香轻轻地摇了摇头:“就是要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去才好。”

  玉狐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瞧着,嫌弃地撇了撇嘴:“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带着已剩不足两成功力的身体来到天宫外的崖香,毫不意外地被拦在了外面,冷冰冰地看着守卫那十分不屑的样子,她也没有恼怒,而是转向菽离:“劳烦神君替本尊去通传一声。”

  “好。”

  哪知菽离的身影才刚刚消失,就有一个宫婢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朝着崖香行了一礼:“见过上神,天后娘娘有请,还请上神跟奴婢走一趟。”

  守卫皱了皱眉:“娘娘?”

  那宫婢从怀里拿出一块牌子递了过去:“是的,这是娘娘宫里的腰牌。”

  因着这句话,那守卫总算是恭敬了一些,退着一侧让开了路:“上神请。”

  看来这天宫的规矩还是和从前一样,只以上面那两位为尊,而崖香这个被封为战神的上神,也得沾一些他们的天威才能得到一些尊敬。

  暂且按耐下心中的不满,崖香负手抬步,跟着那宫婢走了进去。

  一路上都无心欣赏这天宫的美景,她只觉得此番前来,必定会出点幺蛾子,所以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谨慎地走着每一步。

  还未行至宫门前,便看见天后已经站在了宫门处,有些迫切的脸上在看到崖香后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颇为亲切地冲她招了招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