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五十 心悦诚服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06 2020-03-21 11:00:00

  青面玉狐觉得自己这次真的丢脸丢大了,因为崖香的压制,竟然让那个魔族婢女在洒扫时一直看着他趴在地上的动作,最后还一脸同情的一点点地挪动着他,这才将殿内打扫干净。

  当他终于能起身时,竟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时辰!

  别人能忍,但他青面玉狐不可忍!

  揉着已经麻木的肩膀冲到正殿,见崖香正神情懒倦地拿着一本册子看着,玉狐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她:“有本事就来跟本狐打一架!公公平平地打一架!”

  抬眸扫了他一眼,崖香枕在软枕上的手臂动了动:“你要寻死?”

  “我寻死?”玉狐见她并没有准备压制自己,越发放肆了起来:“就你现在残剩的那点功力,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哦?”

  “来呀!和本狐打一架!”

  “落羽。”崖香轻声唤来了站在殿外的落羽,眼神落回到手里的册子上:“你同他打。”

  “你瞧不起谁呢你!”玉狐觉得她找落羽来就是在折辱他,也顾不上背上的伤口还在疼就幻出狐狸爪子朝着她的面门抓了上去。

  尖锐的指甲在她眼睛前方一毫之处停住,玉狐不可置信地看着眼皮都未抬一下的崖香:“你……”

  “滚。”

  崖香轻启朱唇,微微抬眸之时,浑身有一层气浪展开,将玉狐直接打了出去。

  落羽急忙避开朝着自己砸来的“人”,眼里满是嘲讽的笑意,按理说这玉狐作为一只神兽,怎会不了解一位上神的实力?

  准确无误地背朝下落地,玉狐背上被雷劈的伤口崩开,疼得他直接现了原形,委屈巴巴地用尾巴裹着自己的身子爬去了角落,埋在自己尾巴里呜咽了起来。

  端着新鲜果子进来的碧落瞧着这一幕忍俊不禁起来,这只狐狸还真是有趣,一会儿聒噪得不行,一会儿又可怜得不行,当真是个狐狸精。

  玉狐这会儿倒是学得十分乖巧了,方才那一下算是让他彻底的认清了一个事实,即便这女人哪怕是马上面临魂飞魄散的局面,也完全有能力轻易地将他挫骨扬灰,看来她的实力远在水神之上……

  惹不得,当真惹不得。

  还没等碧落走近上座,落羽就接过了她手里的盘子放下,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崖香,见其注意力又全部被册子吸走,便不经意地挡在她与碧落之间:“你且下去吧,这里我来就行。”

  “我……”

  “师尊看书的时候喜欢安静。”

  “是。”

  碧落一步三回头地走着,磨磨蹭蹭了半天终于走到殿门处时,崖香终于开了口:“等等。”

  “尊上……”

  “你既是魔族,也该回去魔君殿伺候着,留在这赤云殿终究是不妥。”

  听到这句话,碧落立即脚下一软跪了下去,屈行了几步后颤着声音道:“尊上,碧落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

  落羽了然地看着这一切,神色自如地挑着盘子里的果子,选了一个成色最好的递了过去:“这果子十分新鲜,师尊尝尝?”

  瞥了一眼落羽,崖香接过果子拿在手里看向碧落:“去吧,回你的魔君殿去。”

  “尊上!不要赶碧落走……”碧落的眼眶里一下就充满了眼泪,看起来甚是楚楚可怜:“碧落只想追随在尊上身边,哪里也不去。”

  “本尊是神你是魔,终究不同道。”

  “可他不也是血族……”

  “碧落,不论你今日能否留在赤云殿,都不应该说这样忤逆师尊的话。”落羽小声地提点了一句。

  崖香这才移过眼神看向落羽,这人是一般不吭声,但凡吭声就非同一般,他明知自己最忌讳的就是这些,却偏偏要将其提溜出来,自己杀人是噬血,他杀人是诛心啊……

  碧落有些后怕地看着崖香,见她没有怒意这才心下稍缓,立即伏倒在地:“碧落入赤云殿已近万年,自第一日起便起誓忘却自己魔族身份,只一心侍奉尊上,不论是上九天还是下极狱都只追随尊上一人。”

  被她这一提,崖香不自觉地想到了菘蓝,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只得挥了挥手:“行了,你且退下吧。”

  “多谢尊上。”

  落羽麻利地替崖香续上一杯热茶,小心翼翼地开口:“师尊为何还留着她?”

  “和留着你的理由一样。”

  玉狐埋在狐狸尾巴里的脸终于伸了出来,不再假意扮可怜的他这会儿眼神里满是冷肃,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落羽不对劲。

  他的一言一行看似在讨好每一个人,但又没有一点真心,倒有点像一种迂回战术:慢慢拔清那女人身边所有的草……

  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些浅显的东西自然被崖香看在眼里,只是现在时候未到,她还需留着他。

  冲着玉狐招了招手,玉狐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在她脚边伏下,鼻子蹭了蹭她抚着皮毛的手指,和方才嚣张的态度截然相反。

  “只要你乖乖听话,本尊不会亏待你的。”

  这话是说给玉狐听的,亦是说给落羽听的。

  玉狐呜咽了一声,一脸傲娇地看着落羽,见他一眼也未瞧自己,反而是微颤着双手替崖香煮着茶,心里更是不爽,觉得他这副装柔弱的样子很是矫情。

  趁着他不备直接卷起尾巴打翻了茶杯,将那一整杯滚烫的茶水全部泼去他身上。

  落羽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慢条斯理地捡起茶杯,朝着崖香拱了拱手:“未免师尊污眼,我先去换身衣裳。”

  崖香轻轻地点了点头,待他走后直接揪了一把狐狸毛:“你这又是何故?”

  “看不顺眼。”

  “本尊也瞧你不大顺眼,是否也要如此?”

  “喂……我可是你收的神兽!你得好吃好喝的待我才行!”玉狐顾不上自己掉的毛,心急火燎地爬起来跳脚。

  “终于肯承认这个事实了?”

  “你……”

  崖香勾唇一笑,纤长的手指翻过册子,半垂的眸里看不清情绪,但莫名地让人觉得,所有的事都在她的操控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