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上神徒弟是病娇

五十三 又来一个

上神徒弟是病娇 平戈 2009 2020-03-24 11:00:00

  “我这魔君做与不做,不都取决于你吗?”

  菘蓝的酒意未醒,一下便说出了心里话。

  崖香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欲走,又在看到了脚下的空酒坛子住了脚,终于还是转回了身:“你与长言是我平生唯一信得过的,如今我已入了天君的麾下,再与你有联系怕是多有不妥。”

  “天君?为什么?”

  “世间万事并不能事事都遂人意,我有我的路要走,你也应该有你的生活要过。”她抬眸看着他:“但我相信,我与你都还是曾经的样子。”

  话已至此,菘蓝心中再多的哀怨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他求的无非就是能被她放在心上,她这样孤傲的一个神能说出这番话,想来也是颇为顾及着自己的心情,只要她在意,那就够了。

  “我明白了。”

  “少喝点酒吧,你身子还未好。”

  看似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离开,却在听的人心里埋下了坚定的种子,菘蓝看着崖香离开,抬手召来了侍婢:“把这里收拾一下。”

  返回赤云殿的时候,远远地就瞧见落羽站在殿门处候着,崖香皱了皱眉:“你站在此处作甚?”

  “等师尊回来。”

  看了一眼他有些迫切的眼神,崖香侧了侧目:“发生什么事了?”

  “无事发生,殿内一切如旧。”

  ……

  菘蓝没有再来赤云殿,但私下却送了好些东西和魔侍来,这会儿正一字排开站在正殿下等着崖香挑选。

  玉狐趴在案上瞅了瞅,觉得这位魔君还真是会挑人,选的都是些长相标致的,且不说有多气质非凡,但一眼看过去,的的确确会引得人多瞧上几眼。

  崖香手里端着一杯新送来的花茶闻了闻:“玉狐,你看看有没有好的?”

  从案上跳下去,玉狐摇着尾巴在那一排“魔”面前转了转,停在了第三位的面前:“这位小哥长得确实不错。”

  只见那被玉狐选中的魔侍向前走了一步,朝着崖香行了一个周周正正的礼:“见过尊上,小的名叫遥清。”

  “遥清?好名字。”

  只见崖香竟然起身走了下来,遥清有些紧张得退后了一步,深深地埋下了头。

  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崖香这才明白了玉狐为什么会选中他。

  这人的面目清秀,眉眼间舒如朗月,身姿修长如劲松,更难得的是,他竟然与长言有几分相似。

  难为他能有如此造化,崖香便也留下了他,留在殿里专门负责打理玉狐的饮食起居。

  玉狐高高兴兴地领着那人走了,倒是落羽表情有些奇怪地看着崖香离开的背影。

  等了好几日,崖香终于等到菽离的出现,他似乎清减了不少,素日最爱穿的这身袍子显得格外松大。

  “你这是怎么了?在辟谷?”带着他进入了赤云殿,崖香还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

  “神界事务繁多,应对之间难免有些力不从心。”

  “看来你如今很受天君重视。”

  “这还不是拜你所赐。”菽离倒也没与她客气,自在地坐了下来:“我好不容易才避开所有耳目,把这个给你送来。”

  说着,他拿出了那个葫芦放在案上。

  崖香的眼神稍暗,紧紧地盯着那个葫芦,似乎正透过它看着里面的长言魂魄。

  “如何了?”

  “虽然还未找到法子复原,但我已经用瑶池之水将上面鬼气清洗干净了。”

  崖香拿起那个葫芦:“难为你了。”

  “不仅是你,我也很想他能回来。”

  抬眸看向眼下一片淤青的菽离,这个最是遵守神规,做什么都瞻前顾后、中规中矩的神仙,最终也还是悄悄地破了规矩。

  天君以为她除了那个织魄鼎,当真就没别的法子了吗?那可还真是小瞧了她这九万年的修为。

  这几日她翻遍了所有藏书,虽然没找到织魄鼎的使用方法,却也找到了一些上古时期的奇闻轶事,里面总会有那么几个是关于起死回生的。

  只要有心就不怕迟,她坚信上苍的垂怜,必不会让长言这样福泽天下的神就此陨灭。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菽离收回落在葫芦上的眼神看向崖香问道。

  “当然是要为天君尽心尽力了。”

  “天君如此待你,你还能不计前嫌,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将葫芦收回了袖中,崖香抬眸端坐,略有笑意的脸上满是高深莫测:“也许还会有更多的事会让神君刮目相看呢。”

  待菽离走后,碧落悄悄地去了一趟魔君殿,为崖香取来了锁魂铃,菘蓝本来还有些留恋她送的东西,但又矛盾地因为是那人所赠,倒也给得痛快。

  闭关半月之后,崖香终于出关,着了一身素衣去了神界,回来之时,已然领了任务。

  召来玉狐,将已经用锁魂铃封印好的长言魂魄仔细地交待给他,这才抬步走出殿外看了看一旁欲言又止的落羽。

  “怎么了?”她出声问道。

  “师尊可是要走?”

  “嗯。”

  “那……师尊可否带我一起,至少,我还可以为师尊疗伤。”

  他好似满眼希冀地看着她,恳求之时更是显得楚楚可怜,紧握在袖中的手纠结地拧在了一起。

  “你很想去?”

  “是,落羽虽然没什么能力,但可以随时伴在师尊身侧,为师尊尽一份心力。”

  “好啊,那你去准备一下。”

  玉狐踮着脚靠近崖香的脚边,歪着头看着落羽有些欢欣的背影:“你带他还不如带上我。”

  “你留在这里即可,这一趟还不知会不会有危险,长言的魂魄可不能有一点闪失。”

  “我知道了。”玉狐抬头看着她:“你自己多加小心,那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可不好跟水神交代。”

  “留神着点你自己吧。”

  崖香低头看了一眼玉狐,伸手揪了一撮它的毛下来,以灵力幻出一个玉狐分身:“必要时拿它挡挡。”

  玉狐用爪子捂着自己被揪的地方哀嚎了一声,立即炸毛地开始跳脚起来:“喂!不用揪我的狐狸毛也能变!”

  “本尊乐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