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我师傅实在太刚猛了

4、秃了,也变强了

我师傅实在太刚猛了 九月战歌 2166 2020-02-15 15:38:35

    【超度值:22】

  【当前技能:无】

  【当前悟性:0】

  脑海中一串串数据浮现出来,霎时间,林不易感觉脑子有些发懵。

  很简单的几行字,也很容易理解的几个词语,林不易回过神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系统。

  毕竟当年也算看过不少网文,就算没见过猪上树,也见过不少猪走路……

  又看了看脑海中的界面,结合之前自己的经历,林不易心中很快就有了些明悟。

  这东西是在诵经之后出现的,紧接着提示自己超度值增加,这么说来,靠着诵经就能增加超度值了呗。

  现在的超度值是22,应该就是刚才超度玄明的魂魄时得到的,可是超度值有什么用?

  这念头刚一出现,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几行文字:

  【力量:2】

  【敏捷:1】

  【精神:2】

  【体质:1】

  【防御:0】

  这是……自己当前的身体状况?

  换句话说,就相当于前世玩游戏时,游戏人物的属性?

  每一行文字后面,都还隐约浮现着一个加号。

  林不易收敛心神,将注意力集中在加号上,那些加号瞬间开始闪烁,他的脑中也同时浮现了一个念头:

  自己好像……可以把超度值转化为属性点?

  林不易稍一思考,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防御”这一属性上。

  紧接着,只见防御后面的数字“0”,飘飘忽忽闪烁了一下,变成了“1”。

  同时,上面的几行文字中,超度值一下从22减少到了12。

  果然可以!

  林不易心头一喜,顿时又感觉自己身上好像多了些什么,仔细一品,却又没能察觉出来。

  我品,我细品!

  还是没感觉得到。

  难道这系统增加的属性值没用?

  还是说防御力太抽象,没办法具体体现?

  想到这里,林不易又将在体质后面加了1点,自己现在的身体太薄弱了,增强体质才是最迫切的。

  超度值再次减少了10点,只剩2点了。

  随之而来的,却是身体产生的明显变化!

  就在体质点数变化的刹那,林不易察觉到自己的胳膊里好像生出了一些力气,仔细看去,竟是比之前略微粗壮了些。

  心跳声传来,也比之前要浑厚有力。

  真的变了!

  腰也不酸了,腿也不麻了,有了系统的加持,简直是药到病除!

  看来刚才加到防御上的点数,还是有用的。

  林不易暗自点了点头,这么说来,想要在这个牛鬼神蛇的世界里存活下去,超度值就成了重中之重。

  可是自己……不想当和尚啊!

  本来还打算,以后找机会还俗呢……

  现在有系统加持在身,妥妥的主角模板,若是只能当个和尚,岂不是有点太没追求了?

  想到这里,林不易慌忙摇了摇头。

  感觉自己有点飘了啊……

  “师兄,用斋吧,我要去做功课了。”

  见林不易的表情时笑时嗔,还带着些许癫狂,玄琪的心头有些发毛……师兄该不会是被魂魄附体了吧?

  林不易连忙回过神来:“同去同去!”

  一边说,一边端起碗狼吞虎咽起来。

  ……

  十天后,晌午。

  禅院中。

  “师兄,求求你别再往回捡尸体了……”

  看着林不易面前整齐码放着的死麻雀、死兔子、死老鼠……玄琪都要哭了。

  “放心吧玄琪,师兄只是帮它们超度,送它们往生极乐。超度之后便会火葬,绝不偷吃的!”

  看着系统中的超度值不断+1、+1、+1……林不易脸上浮现出满足的微笑。

  面前的这些动物尸体,大多数来自雪地、荒滩,因为缺少过冬的食物而死。

  只有一只老鼠是从厨堂里逮住,一铲子抡死的,为此玄琪还流过几滴泪,嘟囔着“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

  林不易对于这想法却不太认同,老鼠偷吃山上的存粮,偶尔还损坏米缸,甚至连佛前的香油都不放过,粮食都给它吃了,自己怎么办?

  就算吃不完,被它啃上几口,那些米啊面啊的,还能吃么?

  刚有这想法的时候,林不易脑海中也产生过激烈的斗争,毕竟他继承了玄苦的记忆,也同时继承了他的执念,和自己的理念有所冲突。

  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执念,反正自己又不吃老鼠,超度完都给它烧了,如果真有轮回,来世做个人不好么?

  一套往生咒念罢,林不易又仔细数了数。

  眼前一共7只小动物,超度值却只加了4点,看来有些是因为死太久,魂魄早已散尽了。

  这些天来,他每日都坚持在枯木峰上跑步,一方面增强自己的体质,另一方面还能偶尔捡到些动物尸体。

  反正这枯木峰上没别人,师父法空也不见回来,虽说动物尸体每次只能给自己增加1点超度值,有些还不能增加,也总算聊胜于无。

  陆陆续续的,超度值也攒到了90多点,算上刚才的4点后,就刚好100点了。

  又给自己加了一点体质后,剩下的超度值,就全都转化成了防御。

  毕竟体质这个词很好理解,就算自己的身体再好,遇上类似之前的魂魄,还是没什么办法,万一再有下次,殿里的佛光不灵了呢?

  到时候也许足够多的防御就能起到奇效。

  不过防御加多了,也不都是好处。

  就比如说,林不易感觉自己的脑袋更秃了……

  十来天过去,头顶竟没长出一丝头发!

  玄琪的头发,都让自己帮忙刮过两三回了!

  尤其是昨天夜里,自己又加了1点防御之后,熄了灯居然能感觉到头顶散发出微弱的荧光!

  这算怎么回事?

  这还怎么还俗?

  想到这里,林不易再次愁容满面。

  通过玄苦的记忆,他知道现如今可是唐朝时期,佛法最昌盛的时代,满街的俊男靓女中,自己顶着个大光头,说不是和尚,谁信?

  防御值又不敢不加,毕竟连凶灵、佛光都见过了……

  没有了防御,岂不是相当于把自己放在了案板上?

  烦!

  半晌之后,林不易才从纠结中回过神来,起身捡起面前的小动物。

  得在玄琪面前火葬,省得他怀疑自己偷吃。

  “玄琪,你去把墙角的那捆柴火解开,送这些小动物上路了!”

  林不易转过身,面对着禅房的门喊道。

  玄琪走到门前,正要接应,瞳孔却骤然一缩,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师父!”

  “师父?”

  林不易心头一震,顺着他的目光转身看去。

  只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和尚,身披锦绣袈裟,手持五环锡杖,正站在庙门前,慈眉善目地看着他——

  宝相庄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