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我师傅实在太刚猛了

15、高台讲法,异象诸天

我师傅实在太刚猛了 九月战歌 2035 2020-02-21 08:33:49

  翌日,天色阴沉。

  胖虎宝殿前。

  金山寺高搭法台四丈九,又在其上加持了佛音狮子吼,就是为了让林不易的声音能够传遍全场。

  暮鼓晨钟响起,林不易身披袈裟、手持锡杖,缓缓走到法台之上,玄苦、玄镜二人作为侍奉跟在身后。

  台下四方坐满了僧众,偌大的禅院内,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

  大多数人都带了逝去的亲眷而来,还有不少纯粹是来看热闹的。

  金山寺来者不拒,为所有人都准备了蒲团。

  林不易站在台上,兀自双腿有些发软。

  说到底,他从穿越到现在,也不过才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虽然每天混迹在寺庙中,沐浴在佛光下,可毕竟还是对所谓的“佛”一窍不通。

  要不是为了超度值,他才不愿意走到众人面前出风头呢……

  ……

  “快看,玄奘法师出现了!”

  “哇,玄奘法师居然这么年轻!”

  “年少有为,达者为先啊!”

  听到院子里的香客们开始议论,众僧立刻高呼佛号,随即,木鱼声、诵经声纷纷响起,整个禅院内顿时显得庄严肃穆。

  “阿弥陀佛!”

  林不易刚一开口,一朵硕大的金莲便出现在法台之上,引得台下众人一阵惊叹。

  “贫僧遵佛祖法旨,今日在此开坛,乃是为了度化众生、超度亡灵,诸位若想斯人往生极乐,则需心诚。”

  林不易说罢,端坐在了蒲团之上。

  这一套说辞,自然是先前就和法明、法空老和尚商量好的。

  那两位怕他在台上掉链子,所以就教了他这么一句,接下来只需要端坐着念经,其他事情都交给寺院里的僧人们来做就好。

  林不易刚一坐下,便开始诵念大悲咒。

  紧接着佛光立刻从法台上弥散而出,直冲天际,升腾到一半之时,突然又化作了祥龙、瑞凤,龙凤和鸣,雷音顿生!

  天空中登时云开雾散,随着林不易一句句经文响起,漫天的乌云像是被一只大手拨开般,日光霎时间撒满了禅院。

  台下的众僧紧接着也开始念导引文,百字明咒。

  虽说他们也从未见过天空中如此恐怖的异象,但一想到这是尊者言出法随,便也没有了之前的惊讶。

  倒是那些被佛门令所召集来的僧众,此时内心的震惊早就无以复加!

  “这是……大功德,大佛法啊!”

  “可是玄奘圣僧,所念的明明只是最普通的大悲咒啊!”

  与此同时,端坐在方丈院内的法明,也猛地睁开了眼睛:“阿弥陀佛!”

  一旁的法空神色惊慌:“师兄,这漫天的佛光是怎么回事……”

  “当年你带回妙法金莲之时,我便三天三夜没出房门,自以为将其研究透彻,却没想到,玄奘服食之后,竟能引起如此异象!”法明和尚也是不解,眉头间却隐隐带着喜色:

  “这样也好,这不正说明金山寺受了佛陀施恩么!”

  “可是在给玄奘授香时,连一点香疤都不曾留下,师兄……你说这会不会是……咱们的所为惹怒了佛陀?”

  “善哉,天光中已有祥龙瑞兽现身,又怎会是佛陀恼怒呢,分明是玄奘有功德在身!”法明再一次恢复了古井不波的神情。

  ……

  此时此刻,长安城。

  大慈恩寺禅院中。

  “噹——”

  “噹——”

  “噹——”

  “……”

  钟楼之上,大钟无风自动,突然连响了九声。

  大雄宝殿前,石麒麟猛地睁眼,七彩流光环绕周身,只见它回头看了一眼殿中端坐的方丈慧空,紧接着脚下祥云浮现,猛然纵身腾空,朝着东海金山寺的方向飞奔而去。

  慧空连忙睁眼,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接着双手合什,声音如惊雷般炸响:“法明和尚,你终于坐不住了吗!”

  ……

  皇庭内院,大明宫前。

  宰相阎立本手持画笔,龙飞凤舞,最后一笔落下,点在阶前的石龙眼中。

  雾气升腾,光辉流转,石龙冲天而起,惊得四下里太监、丫鬟纷纷倒地,阎立本手中银毫啪的一声掉在了台阶上。

  龙腾之后,又环绕着大明宫飞了两周。

  随后“轰”的一声,怒吼嘶鸣直冲云霄,石龙飘忽间闯入云端,往东飞去,霎时间消失在天际。

  太极宫中传出一道声音:“相国大人,圣上命我前来询问,为何殿外传来如此响动?”

  阎立本却仍旧呆立在殿前,看着天空:“天地间,又出圣人了?”

  ……

  南海,慈航静斋。

  妙音师太完成三跪九叩,起身后看向了观音大士的神像。

  只见观音菩萨慈眉善目,嘴角渐渐浮现出一丝浅笑,玉净瓶中的柳枝突然颤动了起来。

  随后柳枝头凝聚出一滴玉液,妙音连忙伸手,玉液滑落在掌心中。

  “多谢观音大士。”

  身后的一众比丘尼齐声高呼:“多些观音大士赐下法旨!”

  紧接着,妙音师太低头朝着玉液中看了过去,面色豁然一变!

  “怎么会是位……僧人?”

  只见玉液之中,林不易面带微笑,正在低头诵念着经文。

  ……

  与此同时,西海龙宫。

  西海龙王敖闰猛然起身,将双手狠狠拍在了面前的桌上。

  “灵敖那丫头,居然偷偷出宫了?”

  殿里的老鼍连忙叩首:“都怪属下失职,还请龙王降罪!”

  “跑出去多久了?”

  “大约已有半年。”

  “什么?半年?”敖闰一脚将面前的桌台踢翻,怒吼道:“为什么半年前的事,直到今天你才发现!”

  “回禀龙王,公主留了一道分身在起居殿内,从未出过殿门,每日命属下将膳食送到门前……所以,所以才没发现。”老鼍战战兢兢,再次叩了个头。

  “那她出宫时,可曾带了避空珠?”

  “避空珠仍在藏宝阁,没有带走……”

  “那你们这帮臭鱼烂虾还不快去找?若是灵敖有什么闪失,本王立刻把你们通通蒸来吃了!”

  敖闰话音刚落,大手一挥,殿内豁然一阵水雾卷起,将老鼍飞卷了出去。

  紧接着老龙王面露惊慌,来回踱步,边走边道:“没有避空珠,又没达到元婴境,离开海水之后便吸收不到灵力,女儿啊……你为何如此鲁莽!”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