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我师傅实在太刚猛了

25、深夜惊魂

我师傅实在太刚猛了 九月战歌 2341 2020-02-26 09:20:57

  送别了爷孙二人之后,钱氏兄弟走上前来。

  刚才的那番话,老头没有特意避讳两兄弟,虽说声音不大,还是落在了他们二人耳中。

  钱小乙走到林不易身前,有些踌躇道:“玄奘法师,咱们要不然在城外暂且住下,等到明日天亮了,再装作过路的行人悄悄进城?”

  “也好,顺便看看夜里究竟是什么情况。”林不易点头应允。

  现如今他也不敢贸然行动,既然很多村落都会在夜里出现死者,说明作祟的妖魔可能不止一个。

  如今的他,也难以判断自身的实力究竟如何,如果夜里碰到什么小喽啰,也正好用来试试自己经过强化后的超度,以及自身的防御究竟多强。

  “对了,洪州城内有间客栈,你们知道么?”

  先前白翎在临走时,告诉过林不易落脚的客栈,方便他到来之后前去碰面。

  “洪州虽然偏居一隅,但也不是小城,城里的客栈加起来少说也有几十家,不知法师所说的……是哪一家?”

  “名字就叫‘有,间,客,栈’。”

  林不易撇了撇嘴,对这客栈的名字也是无力吐槽。

  “到时候进城了,打听一下就好。”

  钱小乙摸了摸额头上一闪而过的黑线,从背囊中拿出地图看了看,接着又指了指官道旁的一条岔路道:“沿着这条小道再走大约五里地,就到了最初事发的牛家村。”

  林不易顺势接过地图,看了看地理分布。

  洪州城外,各个县城星罗棋布,村落更是鳞次栉比,不下百处。

  以现如今所处的位置为中心,往四周蔓延就有十多个村子,牛家村当然不是距离最近的,但是半年前发现的第一具尸体,便是牛家村中人,所以林不易当即答应了下来,看了看方向,牵着马往牛家村所在的路口走了过去。

  又走了一刻钟左右,到达村口处时,几人再次停了下来。

  “法师,村口有人在盘查……”

  “无妨,见到人之后,你们便把郧国公给的令牌亮出来。”

  “可是……咱们不是要暗中查探么?之前郧国公派来的人,亮出身份后没多久便都悄无声息地失踪了……”

  “就是想把一切放在明处,才能看出这里的妖邪究竟有什么伎俩。”

  林不易傲然道,紧接着便朝村口大步走了过去。

  牛家村隶属永平县,此时通往村里的各个路口,都已经有不少衙役在站岗放哨,见林不易三人上前,立刻走过来盘查询问。

  钱小乙听从吩咐,也不愿和他们纠缠太久,亮出令牌之后,其中的头目立刻点头哈腰,口中不断奉迎着“上差,上差”。

  林不易站在一旁,不但从这些衙役的眼神中看出了畏惧,还有个别人的目光中……居然充斥着一抹特别的意味——

  就像在看死人一般。

  也许是因为之前朝廷派来的人,也都是手持郧国公令,之后全都不了了之,死在了当地,所以衙役们的眼神才会如此。

  几人没有多说,令衙役们帮忙把马栓好,又从村子里找了间空房子住了进去。

  进门前林不易特意打听过,这间屋子之前所住的,就是最初死在护城河里的人。

  他叫牛栓柱,是村子里的一名老光棍。

  由于他孑然一身,故而经常在夜里,去周围村头的寡妇门前打打闹闹,因此也常常彻夜不归。

  于是乎,半年前他突然消失,村里人也都没当回事,直到后来事发,才弄清楚这人的行踪。

  “法师……圣僧……咱们今晚就住这儿?”

  看着屋子里简单的陈设,钱小乙的声音有些颤抖。

  钱小甲虽然也面露惊慌,却还是强自镇定道:“怕什么,有圣僧给咱们撑腰,就算恶鬼出世,还能吃了你不成?”

  然而林不易没告诉兄弟二人的是……他自己现在心里也很慌。

  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直面而上,要不然万一真有什么恶鬼凶灵猛然间冒出来,没有准备的话恐怕会死的更惨。

  况且退一万步来说,法明不是还派了法刚悄然随行么。

  虽说这一路上林不易不论是经过深山老林,还是走到平原旷野,都没能看到法刚的踪迹……

  “放心吧,有贫僧在。”

  话一出口,符咒的效果也恰巧消失,一朵金莲再次从口中冒了出来,头顶也泛起了金光。

  钱小乙看到金莲佛光之后,心头顿时大定,颔首道:“那就全仰仗圣僧了。”

  半夜无话。

  吃过晚饭后,三人便躺在土炕上闭上了眼睛。

  起先林不易心头丝毫不敢松懈,隔三差五的睁开眼睛,却没有出现任何情况。

  反倒是经常和钱氏兄弟对视在一起。

  他们二人也迟迟难以入睡……

  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空气中充斥着尴尬的气氛……

  一想到天亮之后还要来回奔波,林不易又怕兄弟二人难以支撑,便坐起身来,教了他们一套从藏经阁里学来的静心咒。

  二人躺在被子里跟着默念,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方才沉沉睡去,此时已经是子夜时分了。

  林不易看着兄弟二人一左一右响起了鼾声,便也不再打坐,盖上被子开始观想周身经络图。

  心头却丝毫没有放松。

  ……

  随着他的观想,经络图中又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红光。

  如果顺利的话,今天夜里便有望再次打通一条脉络,毕竟最初的修炼,难度也不是太高,金山寺里很多小和尚都已经贯通了身上的不少脉轮。

  难点是在真正达到了五蕴皆空之后,将体内的脉轮完全贯穿起来,使灵气入体之后,能在周天运行中转化为真元。

  林不易静静观想着经络图,眼看着蓝光被红光步步紧逼,又一条脉络再次打通,心头顿时一喜。

  此时已经快到卯时,兄弟二人的鼾声也渐渐微弱,屋子里几乎落针可闻。

  窗外冷风吹过,窗纸随之发出了呼啸之声,林不易不时睁开眼看看四周,还是没有任何异象发生。

  由于初春的夜里依旧寒冷,快到黎明时,身边的钱氏兄弟都扯了扯被子。

  可是三人一炕,大被同眠,谁又能扯得过去。

  于是乎,林不易又感觉两人都朝着他的方向挤了挤,其中一人还将胳膊搭在了他的身上。

  “小甲,把胳膊拿开些。”

  林不易柔声道,可是声音在寂静的夜里依旧显得尤为响亮。

  钱小甲好像没有听到,仍旧在自顾自睡着。

  钱小乙又把腿搁在了林不易身上,林不易顿觉烦躁,轻轻推了推他,可是手掌刚一和他的身体接触,却觉得入手冰凉,仿佛不是活物一般!

  林不易连忙睁眼,身旁的情境落入眼中,顿时惊得他毛骨悚然!

  只见本该睡在他身侧的两兄弟,此时已经变得浑身惨白,头发将整个脑袋完全箍住,只留下一双浑浊的眼睛,直勾勾朝他看了过来!

  这是……女鬼!!!

  林不易连忙屏息凝神,不敢有丝毫动作。

  谁曾想,穿越后第一次同床的异性,居然特么的——

  连人都不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