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四章,你的救命恩人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2193 2020-02-13 18:00:00

  司叙……

  呢喃了一遍这个名字,江染用僵硬的手指开始换衣服。

  原小说里最后的boss,西岭基地实验室的负责人,第一批实验体唯一的幸存者,小说里的战力天花板。

  西岭基地的最高指挥官是沈家的沈朗,也是江染染的外公。因了司叙为人的任性肆意,沈家和他结怨已久,后来又因为江染染被司叙霸占,沈朗终于找到借口对司叙动手。

  击败司叙的那场围剿战中,洛蕊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杀了司叙以后,洛蕊也凭借这一战绩,得到了沈家人的认可,成为沈朗的义女。

  至于江染染,在司叙死后,也没等到沈家人的救助,直接自杀了——都已经熬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等到掌控着她人生的男人死了,她却选择了自杀……

  越想越觉得女生的举动很诡异,或许,是因为作者要为洛蕊铺路,所以只能炮灰了江染染?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位反派大boss和她所想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手指活动不便,使得她换衣服的整个过程都无比艰难。沉默让她很没有安全感,江染小声开口道谢:“那个,司叙,谢谢你。”

  不管这个人是出于什么原因给予她帮助,受人恩惠就该心怀感激,这点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听到女孩说话,司叙回头看向她——刚刚褪去湿哒哒衣裳的后背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肤色白皙,线条柔美……司叙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重新背过身。

  “我掉到水里,打湿了衣服……”因为没有队伍贡献点,所以没办法换取新的衣服。

  “我知道。”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小小的弧度,“是我把你从水里捞起来的。”顿了顿,男人补充道,“顺手。”

  “嗯?”是他把她从水里捞起来的?等等,失去意识的最后看到的那个白色身影,是司叙,不是谢承之?!

  江染彻底愣住。

  原来……竟是如此?原来竟是如此!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江染染救她的人是谁,导致直到最后,江染染都以为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谢承之,甚至误会谢承之对她余情未了,一心只想着偿还谢承之的救命之恩。

  其实,那个人根本不是谢承之,根本不是。

  对啊,洛蕊一心只想甩开江染染这个大包袱,怎么可能让谢承之知道江染染落水,而且,就算谢承之知道了,也未必会出手相救。

  是司叙救了江染染——他们之间姻缘的开端,在他跃入水中拉住她手腕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是你……救了我?”

  “只是顺手。”再次强调了一遍顺手,司叙道,“我看你的队伍急着逃命,没人管你。”

  “嗯。”江染吸了吸鼻子,小声,“谢谢你。”

  男人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她的道谢:“嗯。”

  “那个……”

  江染正要说话,房间门被人一把推开,与此同时,一件宽大的男士外套兜头落在她身上,将她没来及穿好衣服的身体盖住。

  “洛蕊说你不在房间,你这家伙……”男人嚷嚷的声音戛然而止。

  江染裹紧司叙的大衣,探头看向说话的人。

  男人保持着推门的动作,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圆,嘴巴动了动,难以置信地喃喃道:“司叙,你行啊,悄无声息就和漂亮妹妹搞上了……”

  听到好友直白的措辞,司叙皱眉,冷声:“出去。”

  “啊?”男人回过神,连着说了两声对不起,飞快地退出房间。“我走了,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没来过哈哈哈。”

  交谈的兴致被打扰,司叙拿起桌子上的香烟:“你换衣服,我出去抽根烟。”

  江染:“哦。”

  ……

  门外,顾云清果然没有离开。看到司叙出来,他立刻迎上来,一脸姨母笑:“就是那妹子?”

  司叙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反问:“什么?”

  “你多管闲事救起来的那个?”顾云清啧啧两声,“这可是你第一次管无关紧要的人的生死啊,司叙,看上那妹子了?”

  司叙皱眉:“看上?”

  “哎哎,我说你,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养个女人在身边了。”顾云清道,“我看那小姑娘年纪不大,长得也挺不错,你要是喜欢,先养着呗。”

  “……”没有否认顾云清的提议,但也没有同意。

  “哎,我跟你说,女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了——特别是撒娇的时候,保证比你实验室里的工作有意思……”

  “是么?”司叙挑眉,“……唔,也不是不可以。”

  “你真的看上那妹子了?我记得她好像是洛蕊队伍里的,你等着,我去帮你要。”

  顾云清说着,再次拍拍他的肩膀下楼去了。

  抽完一根烟,司叙回到房间,江染已经换好衣服,正抱着他的大衣站在床边,不知道在看什么。

  “换好了?”

  “嗯。”换了一身新衣服的小姑娘露出满足的笑,把外套递回给他,“司叙,真的很谢谢你。”

  “唔,我知道了。”

  不是“不用客气”,而是“我知道了”。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回应别人的感激,江染觉得有趣:“哦,对了,我叫江染,江河湖海的江,染色的染。”

  “嗯,我是司叙。”在女孩明确叫过他名字的情况下,他还是一本正经的自我介绍,“是你的救命恩人。”

  江染抬眼看他,没明白他为什么要专门强调这句话。

  “所以,从今以后,你的这条命……”男人稍作停顿,认真道,“属于我。”

  这话听起来像情人间的海誓山盟,然而江染知道,他这么说不带任何情欲色彩,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占有欲——司叙是个占有欲爆炸的变态。小说里江染染是这么评价他的。

  当然,这话司叙也对江染染说过,自认为深爱谢承之的江染染当场和他翻脸……

  “哦。”对此没有任何异议的江染点点头,很是自觉地接受了男人的主权划分,“这是应该的,本来也是你救了我,我的这条命以后都是属于你的。”

  如果没有司叙,她肯定已经死在了冰冷的湖水里。

  这么想着,江染忍不住再次偷偷打量司叙。

  看小说时,她对这位反派boss印象不好,因为作者着重描写了在洛蕊眼里的司叙是如何的喜怒无常滥杀无辜……可是如今有了真正的接触,她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洛蕊眼神不好。

  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人。

  女孩的回答让他很是满意,司叙微微一笑,浅褐色的眸子里映着她的身影:“你要是违背了今天的话,我就杀了你哦。”

  江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