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七章,染染脾气不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2097 2020-02-16 18:00:00

  第二天清晨,顾云清的队伍开始整理物资准备出发时,洛蕊队伍里的成员才三三两两地从楼上下来。

  看着恢复精神气的队员,洛蕊亲自去向顾云清道谢。

  “多谢顾队昨晚的体谅,我们队伍成员精神恢复得很好。”洛蕊客客气气地说完,又苦笑着补充道,“自从灾难发生以后,难得睡了个好觉。”

  “哈哈,不用这么客气。”顾云清毫不在意地笑道,“要谢就谢司叙好了,昨晚是他值班。”

  安排空间系的异能者值班,就不怕中途出什么意外吗?

  洛蕊笑容未变,大脑飞快地转动起来。

  难道说,那位司教授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秘密武器,可以让顾云清对他这么放心?

  “那位司教授在哪里?我想亲自去跟他道谢。”

  她不是畏首畏尾的人,遇到不明白的问题首先选择的就是寻求答案。而要想透彻的了解一个人,必要的接触是不可避免的。

  “司叙?”吩咐手下的队员再次检查一遍五辆大卡车上装载的货物,顾云清漫不经心地回道,“应该还在客厅吧,没看到他出来。”

  在客厅?洛蕊道了谢,转身往客厅走去。

  司叙在客厅?可是她刚才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客厅还有人啊。

  ……

  昨晚后半夜撑不住的江染被司叙扔回到房间休息,或许是因为这个身体难得放松下来,等一觉睡醒,天色已经大亮。

  江染看着天花板呆了呆,才后知后觉自己不是在宿舍。

  耳边隐约可以听见楼下有人说话的声音,她紧绷的心慢慢放松,从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正在装车准备出发的队伍。

  江染麻溜地从床上爬起来,草草洗漱以后,下楼去找司叙。

  以现在的情形来看,她暂时只能选择跟着司叙,而司叙嘛……似乎和她原本以为的人设有点不一样,只要能一路相安无事到西岭基地,到了沈家,江染染就算有了依靠。

  至于之后的事……算了算了,不想了,能不能活着到西岭基地都还是个未知数呢!

  ……

  洛蕊走到客厅,果然看到司叙正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书。

  他昨天就以这样的状态,在这里守了一整晚?

  “司教授。”

  “……”听到有人叫他,司叙抬头看了眼说话的女生,继续低头看书,“什么事?”

  女生迟疑片刻,说道,“昨晚谢谢你。”

  “谢我什么?”司叙疑惑。

  “顾队告诉我昨天是你守夜……”

  “不用谢我。”女生温柔的感谢词被打断,司叙解释,“我也不是为了你。”

  “嗯?”她当然知道他不是特意为了她的队伍守夜,可是自己特意来道谢,他难道不该顺势客气两句吗?直接否认是什么意思?

  “你还有事吗?”见女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司叙提醒她,“顾云清的队伍马上就要出发了,你们要一起上路的话,最好快点收拾。”

  司叙语调平平,算是下了逐客令。

  这是末世以来,她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吃瘪。

  洛蕊是越挫越勇的性格,更何况,她来找司叙也不仅仅是为了道谢。

  想起自己隐秘的小心思,她咬了下嘴唇,小声道:“司教授,染染她……”

  提到江染,司叙终于正眼看她:“嗯?”

  果然,这男人很在乎江染染。洛蕊眼里漾起不自觉查的笑意,故作关心:“染染她脾气不是很好,应该是从小被父母宠着长大的,以前和承之在一起也经常闹脾气,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多包涵——要是她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和她好好沟通……”

  女孩一番话说得温柔又体贴,除了直白的透露出江染染脾气不好以外,还委婉地告诉司叙,江染染曾经和谢承之是情侣。

  但凡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心里想着别的男人吧?

  司叙听完后如她所料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很好,这个司教授一看就是聪明人,自己这么说,他肯定能推测出江染染心里还放着谢承之——区区空间异能者,她不担心他伤害谢承之,但江染染是个普通人,能不能受得住他的怒火,就是个未知数了。

  等了片刻,司叙终于开口,沉声道:“江染脾气不好么?”

  嗯?他的重点是这个么?

  “其实也还好啦。”贬低的言辞说的太明显会引起反弹,洛蕊见好就收,“有钱人家的小女孩嘛,有点公主脾气也挺可爱的。”

  可爱么?司叙点点头,笑:“是挺可爱的。”

  洛蕊:“……”这男人的反应为什么是这样的?也对,毕竟是刚拿到手的女人,宠着也很正常。

  江染一心扑在谢承之身上,被自己强迫去跟着这家伙,她能给他什么好脸色?到时候只要稍加挑拨,那个蠢女人就会像个炸弹一样彻底爆发——等到了那时,这家伙还会说她可爱吗?呵。

  “你叫洛蕊?”

  沉思中,听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洛蕊点头:“对。”

  “你为什么要关心江染?”

  这个问题……洛蕊皱眉,反问:“染染是我的队友,我身为副队长,关心她不是应该的吗?”

  “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队友,而且,你们是情敌。”

  “两个女孩是情敌”这件事是顾云清昨晚告诉他的——那家伙平日里最爱在队伍里说些乱七八糟的消息。

  虽然他不太能理解女生之间的这种复杂关系,但既然是敌人,关心自然也是没有必要的。

  司叙道:“你讨厌江染才把她送给我,现在又要摆出一副关心她的样子来打听她的消息,如此勉强自己,不累吗?”

  这人在说些什么?这种事,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为什么要云淡风轻地说出来?

  从来没有人会当着她的面说这种话!

  洛蕊呆呆站在原地,第一次生出被人扒光了衣服的羞耻感。

  她很想反驳男人的话——她可以有无数种理由来反驳他,可不知为何,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最后,女生只是恼羞成怒地瞪了青年一眼,扔下一句“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后转身跑出客厅。

  司叙:“……”

  没明白女生为什么委屈,自认为只是说了实话的男人有些不开心:那个叫洛蕊的女人好像脑子不太好使,以后得让江染离她远一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