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十四章,凛冬已至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2309 2020-02-23 18:00:00

  傍晚,顺着乡间公路前进的车队抵达了一个小村庄。

  出乎意料,村庄外围竟然被人用高大的篱笆围了一圈,篱笆外伸出尖锐的木桩,好几个上面挂了挣扎的丧尸。

  把玩着江染头发的司叙忽然抬眼,冷声:“停车!”

  宋榕条件反射踩下刹车。

  顾云清先用对讲机和后面的车队联系,回头问司叙:“怎么了?”

  “地上有东西。”司叙拍了拍江染的肩膀,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女孩放在座椅上,推开车门下了车。

  顾云清跟着他下车,往前走了两步,看到横亘在路上的路障——埋在土里的一排排尖锐细小的钉子朝天立着,不显眼,对于车队来说却是个大麻烦。

  司叙眯眼在四周看了一圈,淡淡道:“说话吧,那边瞭望台上有人在看我们。”

  “哦?”顾云清挑眉,依他所言喊话,“我们是来自西岭基地的队伍,回去的途中路过这里,还希望各位能行个方便!”

  顾云清的声音在夜风里传出很远,很快,对方有了回应。

  高耸的篱笆栅栏一侧打开了一道仅容一人进出的小门,几个男人从里面走出,停在几步开外。

  “大哥,打扰了,我们就想从这里过去,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暂时撤开这些东西。”顾云清客气地笑着,“要是觉得麻烦,可以由我们队伍自己动手,车队过去以后保证帮你们恢复原样。”

  “你们……从西岭基地来?”站在最前面的男人裹着厚实的棉袄,叼着一根香烟,瞟了眼司叙和顾云清,又看向他们身后的车队,“那些,都是物资?”

  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顾云清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笑道:“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如果我们队伍有的,作为过路费交换,也不是不可以。”

  “作为过路费?”男人眼里有难以掩饰的贪婪,“我要什么,都可以?”

  顾云清微微一笑:“那也得我们有才行啊。”

  “哦,那……”男人正想着要从这些过路人身上诈些什么,就看到越野车的车门打开,年轻的女孩子从车上下来,立在门边静静看着他们这个方向。

  真是……漂亮啊!男人眼睛不由得睁大,想看得更清楚一点:漂亮倒是其次,主要是干净。

  霸占了这个村落建立基地以后,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少,但那些女人总是愁眉苦脸,或者又脏又瘦,不像眼前这个,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不是异能者,从车上下来,是这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的玩具么?还是说,是队伍公用的?

  察觉到他的目光,司叙回头,对着江染招了招手。

  江染迟疑着走到他身边。

  现在是什么情况?小说里车队不是平安无事地回到了西岭基地吗?怎么突然多出了莫名其妙的东西?

  难道说,因为她的到来,改变了什么?

  女生走近,男人眼神里的贪婪更加明显:“你要是真的想要交换的话,用这个女人换,如何?”

  顾云清以为自己听错了:“哈?”这家伙,物资不要要女人?缺女人缺疯了吗?

  “她,”男人指着江染,眼神露骨,“把这个女人送给我,我让你们过去。”

  哎?听到这话,江染惊了:司叙专门把她喊过来,不会是想用她做交换吧?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她完全摸不清司叙的想法……

  想到这里,她条件反射抓住司叙的手,抬眼看他。

  有些冰冷的柔软手指紧紧缠着他的,司叙诧异地看向她,正好望进女生湿漉漉的双眼。

  不安?

  他愣了愣,以为她被对面几个丑东西吓到了,便回握住她的手,安慰似的,把她扯到身后,挡住男人打量的视线。

  “这样啊。”顾云清无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能没得谈了。”

  他和司叙对视一眼,转身要走。

  从这个村庄穿过是捷径,并不代表非这里不可。

  在不引起什么麻烦的情况下,他们可以绕过这里。

  也不是不能直接闯过去,不过,末世嘛,大家生存都不容易,没必要为此断了别人的生路。

  眼见他们要走,男人连忙出声道:“也不是非她不可。”

  顾云清停下脚步。

  “嘛,这种世道,大家都不容易,你们有什么物资,留下一点作为过路钱,我放你们过去。”男人瞟了眼江染,看向顾云清,豪爽地笑道,“现在也是晚上了,你们晚上赶路不方便,不如留下来过一夜再走?”

  对方让步,顾云清就坡下驴:“要是不打扰的话,我们也正有这个意思。”

  “打扰什么呀,我们也就靠这个生活。”男人意有所指,和身边的人交代两句,那人立刻往村子跑去。

  “我叫雷堂,是这个小基地现在的负责人。”男人自我介绍。

  顾云清很是自来熟地和男人握手:“我叫顾云清。”

  司叙面无表情:“司叙。”没有介绍江染的意思。

  说话间,跑腿的男人去而复返,抬了好几块石板扑在了钉子上面。

  “可以过了,老大。”

  顾云清招呼车队进了村落,司叙没有上车,牵着江染跟在雷堂身后步行进村。

  村落很安静,只有寥寥几家屋子有光。听到动静,有人从窗户探头往外看,也有人从大门出来,和雷堂打招呼。

  江染紧跟在司叙身边,尽量不左顾右盼,可目光所到之处,总觉得有莫名的违和感。

  和村子外围的砖瓦房不一样,雷堂带他们停在了一座小洋楼前面。

  “这是我的住所,也是我们基地接待客人的地方。”

  说到这里,雷堂特意看了眼江染,想在女人眼里看出点什么,谁知女生只是垂着眼帘,根本没看他。

  安置好车队,留下人守夜,顾云清带着队伍其他人过来。

  “哟,这别墅挺漂亮啊。”顾云清毫不吝啬地大加赞美,“看来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谢谢雷哥款待!”

  “哪里哪里。”雷堂嘴上谦虚,眼里多有得色,“各位是客,请进。”

  顾云清和司叙交换了一下眼神,跟着雷堂进屋。

  司叙没有动,江染自然也跟着没动。

  从江染面前经过时,周笺瞥了她一眼,重重哼了一声以示厌恶。

  江染:“……”她都已经不在洛蕊的队伍了,这女人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嫌弃?真是莫名其妙。

  队伍的人都进去了,江染往里面看了看,问道:“我们不进去吗?”

  “坐了一天车也累了。”司叙搂住她的腰,“陪我走走。”

  村落里没有照明设施,在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情况下,几乎算得上伸手不见五指。

  一阵风过,有冰凉的东西落在脸颊上,融化成水。

  江染睁大眼睛,伸手接住了一片飘落的雪花。

  “下雪了。”她喃喃道,灾难爆发在盛夏,如今半年过去,迎来了冬日的第一场雪。

  凛冬已至。

  不知道一个冬天过去,会死多少丧尸?又会死多少人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