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十七章,不许比我先起床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2287 2020-02-26 18:00:00

  “我应该有什么事?”似是不解,司叙从阳台走进房间,随手关上阳台门,“我要休息了,你还不出去?不出去的话……”

  “哈?”这人脑子不清醒吧?黄毛被他的话逗乐,转念一想这人就是个空间系异能者,他也不怕他,便挺直了腰杆子,“听雷哥说,你小子挺拽啊,小爷我今天就……”

  话音未落,他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好似骨头断裂的脆响,整个视线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只能看到原本在身后的房门。

  耳边,男人语气平静的补充完被打断的话。

  “不出去的话,就去死吧。”

  “啊,啊啊……”他很想反驳他,很想骂他,他有一肚子骂人的话,可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单音。

  房门打开,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甩出房间,重重砸在走廊里。

  失去意识的最后,他看到青年走到门边,最后看了他一眼,关上了房门。

  那是他活了二十年从未见过的,不带一丝为人的感情的冰冷目光——就像,此刻被他夺走的不是人而是一只蝼蚁的微不足道的性命。

  啊啊,要死了吗?那个家伙,怎么能不让他把耍帅的话说完呢?以前被雷哥邀请进基地的异能者,被迷药放倒后不能动弹,听到他说那句话以后都会吓白了脸。

  他以为今天也不会例外——他已经解决了那么多异能者了啊,多一个不多,他早就习惯了。

  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没事?为什么能这么淡定……这么淡定的拧断他的脖子?

  怪物……

  ……

  在司叙关上门以后,另一个房间门打开,男人壮硕的身体像只断了线的风筝,啪叽摔到地上,和自己的好兄弟躺成一排。

  顾云清走到门口,打了个哈欠,居高临下看着满脸惊恐的雷堂,笑眯眯地说道:“雷哥,我可是把你当兄弟啊,你这么算计我,可真是不厚道。”

  “你,你你你,你居然还能动?!”身体被无形的气流压抑着无法动弹,雷堂结结巴巴道,“你没中毒?!”

  不可能啊,那些菜,他明明吃了,还喝了酒!

  “你说你下在菜里的迷药?”顾云清眯眼笑道,“你也是异能者,难道不知道,普通的迷药对异能者没什么用?”

  “不可能!”以前那些路过这里的异能者都……

  “当然有可能,只是因为你的异能还做不到这一步而已。”顾云清讽刺地笑着,瞟了眼不远处的尸体,啧啧两声,“你让那家伙去司叙的房间了?真是惨啊。”

  被他提醒,雷堂这才转头看向走廊另一边,脱口道:“阿,阿翔!”不可能,不可能,阿翔一个二阶异能者,居然栽在了空间系异能者的手上?

  “哎,庆幸吧,去司叙房间的不是你,不然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你了。”顾云清笑着说完,拍拍手,“好了好了,宋榕,安排两个人把他们收拾好,该换班的换班,该休息的休息,难得环境这么好,别浪费了啊。”

  ……

  次日清晨,江染从睡梦里醒来,稍微一动,便察觉到身边的异样。

  司叙正单手搭在她腰上,闭着眼睛,呼吸悠长。

  她愣愣盯着他看了许久,小心翼翼拿开他的手,爬下床去卫生间梳洗。

  昨晚睡得很好,一夜无梦,就是醒过来以后脑袋有些疼,难道是睡得太沉了?

  ……

  听到细微的动静,司叙睁开眼睛,慢腾腾坐起身。

  抱在怀里的人不见了……

  心里不爽。

  他四周看了一圈,没发现女生的身影。

  不爽愈发明显。

  没去细思不爽快的原因,男人懒洋洋起身换衣服。

  江染端着厨房准备好的早餐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司叙脱了睡衣准备穿衣服。

  听到动静,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很随意地把拎在手里的睡衣扔在了沙发上……

  江染:“……”

  不动神色地移开视线,江染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双手捧到嘴边哈了一口气:“雪停了,不过外面很冷,比昨天还冷。”

  “嗯。”

  “真是奇怪,我去厨房的时候听准备早饭的阿姨说,雷堂他们有好几个人不见了……”

  “哦。”依然是没什么情绪的应了。

  这人对不感兴趣的事向来不会多问,江染也把早上听到的新闻抛之脑后,问他:“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阿姨准备了包子花卷啥的,还有小米粥,我都拿了一点。”

  司叙坐到桌边:“我不挑食。”

  “嗯呐。”江染盛了小米粥给他,把装着包子的碟子摆到他面前。

  “你不吃吗?”

  “我在厨房吃过了。”女生说着,笑得眉眼弯弯,“我还去外面走了一圈,雪地上的第一个脚印就是我的——会有好运的!”

  不知道这是什么说法,司叙安静地吃东西,不说话。

  以为他对这样的话题不感兴趣,江染换了个话题:“司叙,你们在神木市还遇到过别的幸存者吗?”

  “没有。”

  “也是啊,毕竟都已经半年了,那里没有建立基地,异能者的话肯定早就离开了那里,普通人的话……没有活下来的可能吧。”

  “嗯。”

  “其实,如果不是谢承之和洛蕊,我可能早就死了。”江染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司叙,自言自语道,“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感激他们的……”

  听她这么说,司叙拧紧眉头:所以,她想表达什么?告诉他那两个脑子有问题的人对她有多好?还是觉得他对她不够好……自己对她还不够好……吗?

  正在男人自我怀疑时,江染继续嘟囔道:“毕竟要是没有他们,我也没机会遇到你了呢……”

  司叙:“……”这倒也是——从这一点来说,那两个傻子还算做了件合他心意的事。

  不过,这女人是不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听她这么碎碎念也挺有意思的,但让他不爽的事还是要提醒一下她。

  “江染。”

  忽然被叫了名字,江染疑惑:“嗯?”

  “以后……”顿了顿,司叙放下小勺子,看着女生漆黑的眸子,平铺直述,“不许比我先起床。”

  “啊……”江染眨眨眼睛,更加疑惑,“为什么?”他要是睡到中午,难道她也要在床上待到中午?

  “因为很不爽。”对,醒来发现怀里的暖手宝没了,让他很不爽。

  江染:“……”

  司叙:“……”

  江染了然地点头,接受了他的要求:“哦,我知道了。”

  司叙是个占有欲超强的变态——江染染的评价应该不会错。这家伙,连睡觉起床的时间都要管着她啊,真是……难怪最后也没追到江染染。

  转念一想,也不对,司叙根本没有追过江染染——江染染于他而言或许就是个打发时间的小玩意儿,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便懒得管她,一旦真的惹怒他,他也能毫不手软地把人打残了扔进丧尸堆。

书墨染香

蟹蟹小可爱们的礼物和红豆,么么哒   因为平日里工作比较忙,上架前应该会保持每天2000+不断更,上架当天会大概率爆更。   觉得更新慢的小可爱可以先收藏养肥了再看。   再次感谢,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