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二十七章,养不好会死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181 2020-03-07 18:01:00

  江染染灾难之前并没有来过武中市,跟着司叙走了片刻,听到他悠闲地说道:“听顾云清说,前面不远处是很有名的景区。”

  景区?说起武中市有名的景区,江染脱口道:“是冬临湖?”

  “好像是吧。”

  穿过接道和公园,再往里,是大片的红枫林,有三三两两的丧尸在其中游荡着,闻到新鲜血肉的味道,晃晃悠悠地往他们这边走来。

  江染下意识握住司叙的手,声音有些颤:“它们发现我们了。”

  “嗯,我知道。”司叙没把丧尸放在心上,在空间里翻翻找找,“我有东西给你。”

  江染紧盯着加快速度靠近的丧尸,吞了口唾沫:“司、司叙,它们过来了……”

  “嗯。”司叙依然心不在焉地应了。

  下一秒,枪声响彻枫林,惊得树上的飞鸟呼啦啦冲上了上空。

  江染:“……”

  看着应声倒地的丧尸,以及被枪声惊动后齐刷刷往这边冲的其它丧尸,江染内心在疯狂咆哮:啊啊啊啊!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想干嘛!

  ……

  听到枪声的瞬间,正和队员们商量明天行程的顾云清抬手扶额。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队长的碎碎念里满是辛酸泪,宋榕对此报以十分的同情:“队长,要安排人去保护染染妹子么?”

  司教授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拿丧尸出气——不是用异能,而是用刀或者枪……总之,等他们过去收场的时候,看到的永远都是满地属于丧尸的残肢断臂。

  只要一想到江染染那样的软妹子要面对那样的场景,他就从心底里对女生表示同情。

  “不用。”顾云清敲了敲桌子,“继续开会。”

  司叙特意把江染带过去,肯定有所思量,他可不想过去坏他好事。

  ……

  枫林里,江染看了眼被司叙塞到手里的小型手枪,又疑惑地看向司叙。

  “试试吧。”司叙退到她身后,单手按在她肩膀上,低声道,“以前接触过射击吗?”

  回过神的江染想起自己中午跟他说过的话,她微微睁大眼睛,愕然:“司叙,你要教我吗?”

  她吃中饭时跟他提过一次提高自己自保能力的话题,他给出的回答让她以为他不愿意教她。

  “刀不适合你。”司叙道,“身体素质不够,刀对于你来说就是累赘。”

  “可是枪的话……会惊动其它的丧尸。”就像现在这样。

  “我故意的。”司叙道,“你要是能适应这个,我这里还有一把改装过的,消音。”

  故意的?江染恍然:他故意开枪把丧尸吸引过来给她做活靶子?

  想通这一点,江染道:“我以前在射击训练室玩过几次,算是有一点点经验。”他们辩论队的队长很喜欢射击,混熟以后经常带她去玩。

  “这和那种练习室有点区别,不过你这也算是有经验。”司叙从身后握住她的手,“这枪本来是沈白改造以后给他妹妹沈窈防身用的,我觉得不错,让他多改造了两把——沈窈和你一样,没有觉醒异能,也是普通人。”

  言下之意,沈窈能用,她也可以。

  他握着她的手,低头说话时温热的气息会落在她的侧脸……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极淡极淡的烟草味。

  江染僵着身体,胡乱的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说明了一遍枪的特点,司叙握着她的手,瞄准即将扑到他们身前的丧尸,开了第一枪。

  丧尸脑袋破出一个洞,出于惯性往前冲了两步,摔在地上。

  “……就像这样。”司叙松开她的手,“枪里有六颗子弹,用完了找我换。”

  江染:“好。”

  ……

  江染点头以后,司叙便放手让她自己去练习。他守在她身边,替她解决那些她来不及打死或者没打中的漏网之鱼。

  因为以前有过练习,江染上手很快。司叙对此并没有表示惊讶,不过依然按照惯例夸奖了女孩两句。

  和练习室里完全不一样的体验让她第一次明白了射击的乐趣,当再一次把六发子弹射完后,江染活动了一下手腕,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酸得抬不起来。

  女生吸了口气,哭丧着脸:“司叙,我……我手酸了。”

  挥刀解决就近的丧尸,司叙看着源源不绝向他们靠近的活死人,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收拾了这些,我们回去。”

  江染连忙点头:“嗯嗯。”

  ……

  枫林里的枪声终于停了,等在门口的顾云清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地说道:“看来司叙那家伙要回来了。”

  对于队长的行为,宋榕很是不解:“队长,司教授不是让我们不用等他吗?要不你先去休息,我……”

  “我有事跟司叙说。”顾云清再次打了个哈欠,表情有些丧。

  “什么事?很重要吗?”

  “很重要。”顾云清回头看了眼,客厅里已经没什么人。他小声道,“司叙明天不是也要进城吗,让他带着贺茹。”

  “啊?”怎么突然说起贺茹了?

  “那姑娘太娇气了。”顾云清无奈,“司叙的意思是让她给我们搜查提供有效的建议,今天一天跑下来,她的作用和我们的收获不成正比,划不来啊。”

  那姑娘的确对这个城市熟悉,可也仅限于灾难发生前的武中市。

  今天带了她一天,她几乎没给任何有用的意见,反而影响了他们搜查的速度……太娇气了,看来之前的队伍应该从来没有让她出门寻找过物资。

  “队长,你要是觉得她没用,明天不带着她不就好了?”

  “那不行。”顾云清道,“那家伙是司叙带回来的,我可不能打司叙的脸——再说了,你没看出来,那姑娘对司叙挺有意思的吗?”

  宋榕:“……队长,你让司教授带着那妹子,其实只是因为你想看修罗场吧?”

  “胡说八道,你队长我是这种人吗?!”顾云清翻白眼,“我是考虑到妹子的心情——不让她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就是对她的否定,知道不?”

  宋榕:“……”

  视野里,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宋榕道:“队长,司教授回来了,我去值班,你和他聊吧。”

  顾云清挥挥手:“去吧,认真工作哈,后半夜我来替你。”

  ……

  顾云清特意等在门口,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江染识趣地先一步回房间。

  准备先洗澡,江染自然而然地看到了被男人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头边的睡衣,想起早上的事,脸颊的温度再次不受控制地上升。

  “那家伙……”忽然有点看不透他了。

  中午听到他的回答后,她对自己的提议已经不抱任何期待,哪知道,他已经为她选好了更加合适的武器。

  “干嘛不告诉我嘛,真是的。”江染抱着睡衣往浴室去,碎碎念,“以后听他说话,还是要多留几分心思……”说不定就不小心闹出什么误会。

  ……

  对于顾云清的提议,司叙无可无不可。

  反正,他明天会跟着顾云清的队伍,贺茹跟着他还是跟着队伍,没什么区别。

  “哎。”正事说完了,顾云清单手搭拉着司叙的肩膀往楼上走,“练了两个小时,染染妹子有没有天赋?”

  知道他问的是射击,司叙点点头:“还行。”算不上有天赋,不过也不笨就是了。

  “那你可得好好夸奖夸奖她……”

  顾云清话音未落,就见司叙一脸奇怪的表情盯着他,他不禁结巴了一下:“你,你盯着我干嘛?我告诉你啊司叙,我对男人没兴趣的……”

  “你对江染有兴趣?”

  “啊?”什么什么?他怎么就对江染有兴趣了?

  “你最近经常在我面前提起她。”司叙若有所思,“你以前除了工作以外,提到最多的只有苏沁。”

  “哎哎哎!你千万别误会!”生怕这家伙误会了自己的心意,顾云清举起一只手,“我发誓,我对染染妹子绝对没啥心思!不然让我被丧尸咬死!”

  “……”

  “哎,我实话跟你说,司叙,我不是关心染染妹子,我是关心你——怎么样?养女朋友挺有意思吧?逗她开心,哄她睡觉,心情不好的时候还可以跟她吵吵架……比你实验室的工作有意思多了吧?”

  “唔。”是比工作有意思一点点。

  “不过嘛,司叙。”顾云清眯眼笑,“我看你好不容易对一个妹子上心,很担心以你的情商搞不定人家啊……”

  “你是这么想的?”司叙淡淡道,“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你听你听。”顾云清指着他,“你这语气,这话,要是被染染妹子听到了肯定跟你翻脸!”

  “嗯?”只是在说陈述句的司叙有些懵,“我……说错了什么?”不是小女孩,难道是男人不成?

  “……”这家伙扭曲的思想不是一两天能扭回来的,顾云清扯了扯嘴角,“你没说错,染染妹子的确是个小女孩——不过司叙啊,正是因为她是小女孩,所以啊,你平日里要多问问她的想法,多关心她,知道吗?小女孩很脆弱的,养不好就容易死。”

  “嗯?”养不好容易死?司叙拧眉,“江染没有那么脆弱。”

  “有!”顾云清正色道,“阿沁是异能者,在我看来也远比男人要脆弱,更别说江染那样的普通人。”

  “……这样啊。”养不好容易死——要是江染死了,他在她身上花的那么多心思岂不是都白费了?“我会好好养着她,不会让她轻易死了。”

  顾云清:“……”完了,他好像说得太委婉,没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这家伙误会得更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