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二十九章,最后一颗子弹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130 2020-03-09 18:00:00

  这是继裴婉儿那件事之后,顾云清第一次听到司叙这样的语气,他下意识看了眼低垂着脑袋的下属,重重踹了他一脚,骂:“司叙问你话呢!快说,染染妹子掉下去多久了?”

  “唔……”小腿一痛,宋榕回过神,忙回道,“十……十分钟左右。”

  “十分钟?”司叙点点头,往前走了两步。

  强大的灵压扑面而来,身体出于本能反应想要逃跑,然而宋榕强忍着不敢后退一步:“司教授,是我的疏忽,对不起。”

  “你的疏忽?”司叙脸上看不出喜怒,只回道,“我知道了。”

  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宋榕还想继续道歉,就听到顾云清出声,声音有些急:“司叙,你疯了?江染都掉下去十分钟了!你现在下去,也不可能把她捞起来!况且……”

  急忙往前踏出两步拉住司叙,顾云清厉声道:“水里有些什么东西,你我都不清楚,江染一个普通人掉下去,没有淹死,也……”

  “被吃掉了。”司叙接话,语气平静,“我知道,她被吃掉了。”

  “那你还往前走?!”再踏出一步,不就跟着江染一起下去了?

  顾云清有些抓狂:他虽然挺喜欢江染,但这种喜欢完全是基于司叙看中她——一个普通人,长得再漂亮,也不值得司叙为她拼上性命。

  “我下去看看。”司叙脸色依然没什么变化,“要是她死了,我会把她的尸体带回来,要是被吃了,我会把她的骨头带回来。”

  迎上青年浅褐色的眸子,顾云清呆了呆,慢慢松开他的手:“司叙,我跟你一起下去。”

  他很清楚,所有人死了都没关系,司叙必须活着回到西岭基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有他是必须活着的那个人。

  “不用。”拨开好友的手,司叙道,“不出意外,苏沁的队伍明天会到,你们尽快把市区的物资收集起来,七天以后要是我没有回来,你们先动身回基地。”

  “可……”顾云清还想再说,眼前人影闪过,青年已经从桥上一跃而下。

  在他接近水面的刹那,平静的江面仿佛打开了一扇门,水流纷纷往两边散开,白色的人影落入“门”中,江水回归原位,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是……”洛蕊眯起眼睛,喃喃道,“水系异能?”这么看来,司叙的双系异能是水系和空间系。

  不过就算是水系异能者,也不可能把落水十分钟的江染染带回来。

  病毒扩散以后,水面下会孕育出什么样的怪物,没有人知道。

  江染染一个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又是从这么高的地方落水,就算没有摔死,也只能成为水下生物的食物。

  江染染死了。

  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司叙却要视而不见,依然跳下去找她……难道他是真的喜欢江染染不成?

  哈哈?有这个可能吗?当然没有。对于那种异能者来说,没有了江染染,还可以有别人,就像贺茹,品貌不比江染染差……想到这里,洛蕊看向贺茹,果然看到女生嘴角扬着一抹不自觉查的弧度。

  呵呵,她就觉得江染染落水这件事有点奇怪,原来真是她动的手——这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真是狠得下心呢。

  ……

  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如果她真的死了,司叙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很快就有了别的女人?

  这是失去意识之前,江染最后的念头。

  ……

  冷空气呛进喉咙,江染克制着声音咳嗽两声,小心翼翼地在病房里翻找,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她没有死,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即使掉进水里,即使是个普通人,她也没有死。

  再次醒来时,自己正趴在江边的台阶上,衣服湿透,全身江冷。

  周围没有丧尸,也没有变异兽,只有她一个人。

  她挣扎着爬起来,还没弄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就被一只丧尸追着,躲进了街边的建筑。

  她躲进医院,开枪打死了一只丧尸,把那东西腐臭的血肉涂在自己身上,用来遮掩自己的味道。

  凭借这种方法,她一路躲过活动在医院的丧尸,到了现在这间病房,找到了病人离开时没有带走的衣服。

  锁好门,检查了一遍房间,确定里面没有丧尸,江染飞快的换好衣服,擦干头发,避免感冒。

  擦头发的时候,女生坐在床上,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贺茹把她推下来,肯定以为她必死无疑。

  真是奇怪,那么高的距离,还是掉在未知情况的江里,她都可以为自己脑补一百种死法……哎现在这样活着,也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司叙会来找她吗?想到这个问题,江染自嘲地笑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依赖他了?这种情况,该好好清醒清醒。

  没有人会相信她还活着,司叙对这个末世最为了解,那他必然是最能肯定她已经死了的那个人。

  再说,就算她真的还活着,司叙也没有特意寻找她的必要——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贡献值,也没有任何价值,在他认识的那么多人里,他可以轻易地找出代替她的存在。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来寻找她?寻找一个于他而言,不过是个玩物的女人。

  理智在不停地告诉她,事实就是如此。然而私心里还是怀着小小的期待,期待那个人会来寻找自己,期待还有再次和他见面的机会。

  江染苦笑: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大概就是说来告诫她这种贪心不足的人。

  擦干头发,江染看了眼逐渐暗下来的天空,搬了桌椅把锁好的门再次加固后,扯了被子缩到墙角。

  即使到了深夜,门外也并不安静。

  有丧尸来来回回,偶尔还能听到可怕的兽类的嚎叫。

  江染握紧司叙送给她的枪,裹紧被子,紧盯着房门不敢闭眼睛。

  来到末世以后,第一次独自一人度过的夜晚,不能寐。

  要是司叙在身边就好了。

  脑子里不止一次冒出这个想法,明明之前的每个晚上都在想着让那个人离自己远一点……江染慢慢红了眼眶。

  原来,在那个人身边的时候,自己得到的东西远比感受到的要多得多。

  如果还有再见面的机会,一定要跟他说声谢谢。

  ……

  接触到江水的那一刻,司叙便知道江染不在水里。

  十分钟,不算长的时间里,江染可能被冲到哪里?或者,已经被吃掉了?

  就算被吃掉,这么短的时间,他应该也能感应到她的血肉残留的气息。

  没有。什么都没有。

  江染不在水里。

  被冲到岸上去了?还是被暗流卷到别处去了?

  既然没有被水里的变异种吃掉,是不是意味着江染还活着?

  还活着……

  “小女孩很脆弱的,养不好就容易死。”

  想起昨晚顾云清的话,司叙烦躁地从水里跃出,沿着河岸一路往下游走去。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户洒进房间,江染站起身活动四肢,准备离开病房找出路。

  不可能在这里躲一辈子,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弄清楚自己的位置,再尽可能的往顾云清他们队伍搜查的街道靠近。

  只有这样,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和昨天一样,打死一只丧尸把血肉抹在身上,江染最后检查了一遍羽绒服,从口袋里摸出两颗大白兔。

  啊,是司叙奖励给她的,没来得及吃的奶糖。

  被江水泡过的软糖有些变形,江染撕开一颗含在嘴里,妄图靠小小的奶糖来填补腹中的空虚,

  一路僵着身体往医院外面走,在临近出门的瞬间,忽然有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吼!”

  低低的咆哮,引得周围的丧尸开始往这边靠近。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变异兽,江染全身僵硬。

  比起狗,眼前的生物更像狼——高大的身体,长长的黑毛,尖利的尖牙,一双碧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江染。

  江染毫不犹豫举起了手里的枪。

  与此同时,变异兽朝她冲来。

  它的速度很快,不停改变奔跑的路线,江染连开两枪不中后,果断转身就跑。

  被变异兽牵引,丧尸们也好似闻到了活人的味道,疯狂地追在江染身后。

  简直是个噩梦。

  不知道自己爬了几层楼,抬头看到楼上晃悠着往下移动的丧尸们,江染撞开安全门,开枪打死走廊里的丧尸,推开了最近的一间病房门。

  门开,一个人影直直扑向她,猝不及防,江染被它撞倒在地。

  没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它一口咬在她胳膊上。

  “呜!”江染吃痛,奋力挣扎着把压着她的丧尸甩开。

  还好,和她一样,丧尸是个年轻的女孩,显然身前也遭受了非人的对待,身体早就残破不堪。

  踢开丧尸的瞬间,安全门被撞开,移动的尸体们争先恐后地扑向地上的女生。

  江染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了病房,反手甩上门,后背紧紧抵在门上。

  锲而不舍的拍打,撞击,不知持续了多久,门外终于安静下来。

  江染回头从厚实的玻璃往外看了一眼,正好望进一双绿色的眸子。

  变异兽。

  它在走廊里盯着她。

  没有直接破门而入,它正在欣赏到嘴的猎物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明白这一点后,江染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也恍然明白司叙那句话的含义。

  最后一颗子弹要留给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