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第三十章,我被咬了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书墨染香 3091 2020-03-10 18:01:00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想起司叙的话,江染下意识检查手枪后,陷入了更深的绝望。

  枪里没有子弹了——刚才惊慌失措的逃跑中,她用光了所有的子弹。

  几乎是在察觉到这个现实的瞬间,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眼眶,她咬住嘴唇,飞快地眨眨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去。

  没办法用枪快速地结束痛苦,如果真要成为那只变异兽的盘中餐,不如从窗户跳下去。

  这么想着,她咬紧后槽牙,趁着那只变异兽没有攻击,挪动桌椅和床抵在门边。

  知道这样的抵挡对于变异兽来说就是螳臂当车,江染爬到窗户边,拉开窗户。

  她往下看了一眼。

  十二楼的层高,跳下去肯定会死。

  好,如果那只变异兽冲进来,她就从这里跳下去。

  按住不停流血的胳膊,江染苦笑:就算不跳下去,她也没有生路了啊——她被丧尸咬了,不需要几个小时,她就会变得和外面那些行尸走肉一样,丧失理智,以活人的血肉为生。

  不能变成那样,所以,不如从这里跳下去……摔成肉泥以后,就算变成丧尸,也不会有伤害别人的机会。

  只是可惜了江染染,她本来应该活着去往西岭基地,现在却要被她连累早早死在这里了。

  ……

  再往前,就是离开武中市市区的另一条出路。司叙随手甩出空间刃砍掉一只冲过来的丧尸的脑袋,毫不迟疑地往前走。

  沿江出城,要是仍然感应不到江染的气息……

  心脏被狠狠撕扯了一下,有些难受。司叙微微拧眉,单手按在心口。

  啧,这种感觉,可真是让人不爽。

  走了两步,身侧传来一声似有似无的变异兽的嚎叫声,司叙停下脚步,循声看过去。

  那边……是医院?

  青年腾空而起,落在最近的一栋高楼楼顶。

  变异兽在捕食,引得丧尸跟着躁动起来,那个方向有活人?还是其他生物?

  真要是活人的话,会是那个笨女人么?

  ……

  不知等了多久,门口的变异兽终于失去了耐心。

  随着一声咆哮,房门发出一声巨响,那只变异兽用力撞在门上。

  江染在病房里转了一圈没找到可以作为武器的物件,干脆爬到窗户上,只等变异兽破门而入,她就直接两眼一闭跳下去。

  “砰!”“砰!”

  撞门声越来越密集,丧尸们靠近的脚步声也逐渐繁杂。

  江染往下看了一眼,闭上眼睛,吞了口唾沫。

  跳下去一定会死的吧,她可不想摔得半死不活,还要被丧尸啃。

  这么想着,迎面房门终于被撞开,漆黑的野兽随着四溅的碎屑直奔她而来。

  江染果断松手,仰身从窗户口跌落。

  ……

  跃过最后一栋挡着视线的高楼,目光所及,熟悉的纤细身影宛如一只蝴蝶,直直地从窗口落下。

  司叙瞳孔骤然缩紧,胸口被撕扯的痛楚更加明显。

  “江染……”喃喃的低语,散进冬日凛冽的风中。

  ……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明明坠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江染却觉得好似过了很久很久。

  没有预期中落地的剧痛,她被一双手稳稳托住,紧接着落进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怀抱中……让人心安的味道。

  是做梦吧?还是她已经死了,所以才有了飞升的幻觉?

  江染颤巍巍睁开眼睛,映入视线的是昨晚在她脑子里徘徊了一整晚的脸。

  “司叙?”轻轻的两个字脱口而出,她下意识抬手紧紧抱住了他。

  真的是他,他来找她了,他找到她了。

  ……

  抱着女生落在医院对面的高楼上,司叙低头看了她一眼,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肩膀,抬眼看向对面窗口的变异兽。

  “嗷!”察觉到危机,变异兽夹着尾巴后退两步,逃之夭夭。

  找到了人,司叙暂时没心思去管逃跑的变异兽。

  两人所在的大厦最上面六层是酒店,司叙下楼随便找了个房间踹门而入,把怀里的人放在床上。

  女生身上有难以掩饰的血腥味,司叙检查她的身体:“有没有受伤……”

  话音未落,他看到她胳膊上的伤口。

  齿痕,只要再用一点力就可以把肉生生咬下来。

  是丧尸咬过后留下的伤口。

  司叙的视线定格在她的胳膊上,江染瑟缩着收回胳膊,涩声道:“司叙,我被丧尸咬了。”

  “我看到了。”司叙问她,“还有没有别的伤口?”

  江染麻木地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

  好?哪里好了?不知为何,眼泪不争气地往外涌,江染正准备抬手擦眼泪,面前的人忽然伸手,将她揽进怀抱。

  “没关系,江染,我会救你的。”小姑娘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他似乎能感觉到她眼泪的温度,“如果你变成丧尸,我会把你带回西岭基地,治好你。”

  他的语气很平静,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这话在她心里掀起了翻滚的巨浪。

  “司叙。”她挤出一抹笑,仰头望着他,“谢谢你。”

  她慢慢推开他,撇开眼睛不看他:“司叙,如果我真的变成了丧尸,能不能请你,杀了我。”

  平静地说出自己的愿望,江染捏紧拳头,干涩地补充道:“我不想杀人。”

  “江染,被丧尸咬过以后,并不一定会发生转变。”单手覆在女孩的发顶,司叙温声道,“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不是异能者,被变异兽咬了,也没有变成丧尸。”

  听到这话,江染黯淡的眸子有了一丝光彩:“真的吗?那个人最后……”

  “好好活着。”

  女孩很快被安慰到,她捧着脸,小声道:“说不定我也能这么幸运呢,毕竟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

  “嗯。”司叙再次托住她的胳膊,“我帮你处理伤口——如果没有变成丧尸,最后却因为流血过多死了,不是很不划算?”

  这次江染没有推开他。

  她低垂着眸子,看他在她面前蹲下身,从空间里拿出药和绷带,从她的角度,可以看见他漆黑的额发和长而翘的睫毛……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匀称,因为过于白皙,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力量感。

  可他托着她腕子的动作很稳,手心传来暖暖的温度,让她冰冷的身体也渐渐温暖起来。

  “司叙……”她抿了抿嘴唇,软软叫他的名字。

  他给伤口涂上药,头也没抬的应了一声:“嗯?”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面临的结局,到了嘴边的话便说不出口了。江染安静地看着他,笑了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呀?”

  问出这个问题后,女生又是一愣:“你……你一个人出来找我吗?”

  本来没有抱任何希望的期待着,当他真的出现在面前时,她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真的在找她。

  “司叙,你应该比其他人都清楚,我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是零……”

  “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

  司叙的语气很淡,江染却从中听出了一丝不悦,她下意识闭嘴。

  对啊,事实是,她还活着,他找到了她,这就够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找她呢?知道这个答案的话,是不是能够让她更加坚定自己的心意?

  ……

  江染在下午开始发热,整个人昏昏沉沉失去了意识。

  司叙换了一套床上用品后,把人放到床上,扯过被子盖好。

  他打了一盆水,拧干毛巾后敷在她的额头,想着能让她舒服一些。

  小姑娘睡得不安稳,两颊是病态的红晕,每次他替她更换毛巾的时候,她都会勉强睁开眼睛瞅他一眼。

  “江染。”知道她心中所想,司叙单手覆在她眼睛上,低声道,“好好休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她用能动的那只手握住他的手,哑声道:“司叙,你应该到外面去,要是我变成丧尸,会咬你。”

  “没关系。”司叙握着她的手,轻笑,“我是异能者,就算被丧尸咬了,也不会发生转变。”

  “对哦,可是被咬了还是会痛呀。”她喃喃,“咬疼你的话,我会心疼的……”

  小姑娘终于放心的睡去,因为发烧,呼出的气息都是灼人的热度。

  这是普通人类感染病毒以后必然会经历的过程,转换病毒为己所用,还是被病毒转换成为丧尸……

  其实,他刚刚骗了江染。

  那个被变异兽咬过后依然活得好好的人是不存在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而且,他心里很清楚,在末世初期,能够适应病毒的人肯定已经觉醒了异能,像江染这种没有觉醒异能的,必然是无法转换病毒的人。

  她和基地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一旦被丧尸咬了,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编出了那样的故事欺骗她……不明白自己的举动有什么意义,只是潜意识里那样做了。

  不过,这样也好。

  等江染变成丧尸,失去罪恶感和为人的意识后,他就把她绑了带回基地。

  如果在有限的时间里,实验室没办法研究出解药,他可以一直养着她,直到她化为白骨为止。

  嗯,就这么决定了。

  青年苍白的指尖顺着女孩脸部的轮廓细细描摹,等她小猫似的蹭蹭他的手指,他便扬起一抹温柔的笑。

  江染,不要想着让我杀了你,除非你不再属于我,不然,就算你变成丧尸,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书墨染香

谢谢小可爱们的礼物和红豆,谢谢,鞠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